一块豆腐(微小说)

我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几天前的一个清晨,我在松岭路香港东路附近一家高档小区拉了一位女乘客。女乘客约摸六十几岁的年纪,着装不俗,我遇着她的时候,她手里拉着一个购物小拉车,正是晨起赶早市采买的时间,这样的人群随处可见并没有什么稀奇,只是她面无表情目光呆滞直勾勾看人的样子,着实让人觉得有些异样。然而上车便是客,我心里虽然一再犯嘀咕,等她上了车,我还是像对待其他客人那样先是客气地打声招呼,然后再问及她的目的地。
    “您好,师傅。去哪里?”
    我小心翼翼,生怕她看出我的疑虑。出人意料地,女乘客并不急着回答我的问话,她先是静静地盯望了我一会儿(虽然她一直盯望着我,但我敢肯定,其实我并没有进入她的视线,她盯望着的只是一片虚无),又自觉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气,眼珠转动一下,有气无力地说一句:“先让我想想。”然后又回到她先前的状态里去了。在这样的一个时候,我实在不便说什么,只有耐心地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师傅,先走着,朝王戈庄方向。”足足过了五分钟,女乘客终于说话了。
    女乘客居住小区的大门口正处在松岭路上,沿着松岭路一路往北走滨海大道去王戈庄真的是又快又近便,只是我这里刚刚将车子往前开了几十步,却又听见乘客说:“师傅,前面左转,走李村公园、王沙路、惜福镇方向。”女乘客坐的是后排,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并不能看到她的脸,只能听见她说话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过来。
    “走李村公园、王沙路、惜福镇方向?”
    负责任地说,从女乘客打车的地方去王戈庄,一路向北走滨海大道是最佳路线,如果按照她说的路线走,就相当于绕了一个大大的“G”字型,路程远不说,而且上班高峰期马上就要来临,路塞堵车在所难免,不仅耽误时间,路费也是正常价格的好几倍。另外再就是,我拉上的这位客人看上去有些异样,等到了地方,如果她积极地买单付款倒还罢了,一旦拒付车费,真的是一件既无可奈何又万分棘手的事。因为惊异,更因为心怀了顾虑,我说话的语气里就带着了不解和疑问。我想我表达的意思已经够明确了,可是女乘客却并没有什么表示。又等了片刻,见女乘客依旧不吭气,我也只能硬着头皮抱着碰碰运气的心态按照她提出的方案继续往前行驶了。我这里正往前行驶着,不料想女乘客居然拿着一张百元大钞从我的身后递到前面来。我侧过脸去看了她一眼,就看见她正面无表情地盯望着我呢。见我回过头来,她的嘴唇蠕动了一下,终究是什么也没有说,只将那张百元大钞轻轻地放在了我的副驾驶的车座上。
    “不急,不急。”见到这种情势,我急忙回应了一句。
    女乘客依旧不说话,但却微微地诡异地笑了。
    女乘客看上去虽然有些异样,但我敢肯定地说,那一刻她一定是看出了我的顾虑,才又将一张百元大钞送到我的面前来的。唉!有什么办法呢?人穷志短。要不是受网约车冲击的影响,要不是在出租车收入锐减家庭开支剧增的今天,谁又敢轻易地和一个看上去有些异样的乘客下赌注呢?如今我手里有了一百块,情势就大大不同了,按照客人提出的路线走,一百块的路费肯定是不够,但是有了这一百块钱打底,我心里也就踏实多了。
    一个小时后,我们的车子越过了崂山、李沧,而后到达了城阳边界,就在这时,一直在后排座上闭目养神的女乘客又突然地开口说话了。“又回来了!”她说话的声音很低,像是在与谁说话,更像是在自言自语。通过车顶棚上的后视镜,我朝对方张望了一眼,就看见一直静坐于后排座上的女乘客,她先前的一双呆滞的空洞的眼睛突然地发出熠熠的光来,她先前的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也泛着了生命的亮色,与刚才上车的时候相比,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这一带是我小时候待过的地方。”片刻的安静过后,我听见女乘客又说。
    “噢,您老家就是这一带的?”定定神,我试着追问了一句。
    “嗯,是的呢。”女乘客的回答里居然带着了几分娇柔。
    有了前面的开场白,女乘客就打开了她的话匣子。一路上,她侃侃而谈,滔滔不绝,她不时地向我聊起她的童年趣事,那神色仿若又回到了自己天真无邪的童年时光。更让人惊异的,她居然还向我聊起了那一带的风土人情人文地理,以及那一带曾经发生过的历史大事件,她渊博的学识,不一样的谈吐,真的让人自愧弗如了,以至于让我觉得我对于她先前的判定,确乎就是一种错觉及误判。我们一路前行,她如数家珍般地一路谈说着,不知不觉间郝家营、松树庄、东铁、羊山夼、西台、东台这一排溜的道边小村通通地都抛在我们的车后了。
    再往前走不远,就到王戈庄地界了,女乘客指挥着我在何家庄的一个馒头房门前停了下来。我本以为她的目的地到了,正要支起空车灯,没想到她低头看了一眼计价器,随后又从随身背着的背包里抽出一张百元大钞来,她一边朝我的方向递,一边说:“师傅,多退少补,再给你一百块,一会你再把我拉回去。”
    “一会您还要回去?”我惊异地问。
    “嗯,一会我还要回去。”女乘客似乎并不在意我的惊讶,撂下这一句打开车门下车了。
    王戈庄大馒头闻名遐迩,何家庄是它的生产基地,以往每当开车经过此地,我都会买上几个捎回城里去。可是当女乘客从馒头房里走出来的时候,我想她手中提着的一定是王戈庄大馒头,另外再有其它的一些吃食,然而出乎意料的,我看见她手里提着的只是一小块豆腐,并且一等她上了车,她就将那块豆腐紧紧地抱在了怀里。那一刻,我几乎就是瞠目结舌了。我穷尽想象也想象不出,她让我带着她兜了那么大一个圈子,到头来仅仅是为了到何家庄来买一小块豆腐。回程的路我们走的滨海大道,我本以为她还会向我讲起她的过往,然而却没有,自从她再次上车的那一刻起,她似乎又回到了最初在她家门口上车时的那种状态里去了。她不说话,我也不好搭讪什么,任由车子一路飞驰。
    行驶途中,透过后视镜我又朝女乘客张望了一眼,就见她依旧抱着她在何家庄馒头房里买下的那一小块豆腐,只是与先前不同的,我看见有两行泪水正从她紧闭着的眼睛里缓缓地流淌下来。我不知道她到底发生过什么,也无意猜度她的过往,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已经有了的、又抑或是固有的生活,正是我们苦苦追寻的,而她苦苦追忆的,却又是我们日渐遗逝的。车子一路飞驰,我的无端的思绪也随了车子的飞驰蔓延开来……
  
  (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科室的那点破事
下一篇:亮着灯的小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