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妻子与母亲

妻子与母亲

1
  3月,春暖花开,阳光明媚。
  清晨,西安南郊灵梧花园小区绿化区里的鸟儿欢快地唱着,悦耳的鸟鸣声飞向南边28层高楼的家家户户。
  住在18层主卧的老林迅速穿衣起床,轻轻地走进小卧,开灯观望,99岁的母亲还躺着,轻柔的蚕丝被覆盖着母亲柔弱的身躯。
  老林下楼,在小区花园中晨练,沿着周围小径步行,每天7000步。老林今年62岁,退休两年。
  1个多小时后,老林从楼下奶箱中取出按月定购每天1斤的牛奶鲜奶,跨进电梯,尽快回家。牛奶比去年贵了1元,现在是每斤5元。
  四室两厅,140平米的房子,住着母子俩,没有妻子的身影,老林觉得太过空旷。可有什么办法呢?老林不能没有母亲。
  老林走进家里,母亲已起床,叠好被子,收拾整齐床铺,拄着四脚拐杖在偌大的客厅里慢行健身。
  老林边注视着母亲步行边走向厨房。
  “妈——,坐下喝奶。”老林把一只不锈钢碗放在餐桌上,白哗哗的牛奶散发着香气。桌上还摆放着面包、白吉饼、煮鸡蛋、红萝卜丝。早餐的味道氤氲着整个餐厅,飘向客厅。
  “妈刚喝了半杯温开水,等会儿喝奶。你先喝。”老母亲说。老母亲特别看重1日3杯水——睡前1杯,起夜1杯,起床1杯。
  “妈——,你先喝,喝不了了,我再喝。”老林应道。
  老母又走了两圈,老林跟着陪着。母亲1.55m,那么瘦小单薄;老林1.82m,那么高大健壮。这样的儿子跟随着母亲,母亲必定幸福安康。有人说,壮实的男人憨厚孝顺,大多是义气之人。
  老母坐下喝奶,喝了大约一半,把不锈钢碗推到儿子面前。
  “老三,送我回家,我要回去。”母亲说,“我把衣服都包好了,在床头放。”
  “妈——,你今后就住在这儿,不回去了。”老林说。老林在家里排行老三,也是老小。他上面有两个哥哥,1个姐姐。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一定要回家。”老母亲再次告诉儿子,“自从我来了,三媳妇动不动就不见人了,这咋行?”
  “妈——,没关系,你不能回。”老林说,很坚定。
  
  2
  3个月前,老林接到大哥的手机电话。
  “老三,你到大哥家来坐坐,聊聊家里事。”老大说,声音很低。
  老林答应了,他猜想大哥一定会说老娘的事:大哥现在这样,没心思养老娘;二嫂是有名的歪婆娘,不同意二哥养老娘,二哥又惹不起二嫂;姐夫长年有慢性病,姐姐家负担重,姐姐没能力养老娘。怎么办?好办,他们不养,我养。
  到了大哥家,兄弟俩坐在客厅里,其他人回避了。
  “老三,大哥活不久了,这是必然的。父亲十几年前因肺癌早逝,现在我也到了肺癌晚期,花光了家里钱。”大哥说,“以后谁来养妈?按理由我养,可我现在这样,看见妈就烦。”
  “大哥,我养,我愿意。你放心。”老林说,“二哥家不愿意养,人家也有理。但我不说这个,我是儿,养妈应该。姐家自身难保,爱莫能助。我回去收拾收拾房子,给妈1间住。”
  老大放声大哭,为自己,难过的泪;为老三,感动的泪;为老母,放心的泪。
  “老三,咱们几个家庭合起来照1张全家福吧!”老大边哭边说,“你叫叫他们,越快越好。”
  老林点点头,他念大哥的情。听父母讲,大哥为了全家生计,小小年纪就弃学干苦力活;没文化,吃了一辈子苦。
  老林父母家属于西安市城中村,城中村改造,旧房换新房,人人有补助。老林因年轻时当兵复员后转为西安城市户口,没有补助。由于老大养父母,父母的新房、补助全归了老大。
  2个月前,老林把母亲接到自己家。
  1个月前,老大去世;至今,老林没有告诉母亲,怕母亲承受不了,一命呜呼。
  那张合影照的愿望,直到老大闭眼也没有实现;作梗的就是老二家,他们不露面。
  “照合影照,没心情。”老二媳妇说,“自家得利,想让人家养老母,没门。”
  
  3
  小林在西安西郊的一家研究所工作,从事产品开发。她懂AutoCAD、ProE,测绘、设计、研发的挖泥船绞刀达到国际同等水平,国内领先水平,然而价格是国外的1/3,寿命比国外的长1个月以上。人有才华,年薪几十万。
  周末,小林自驾红色mⅰnⅰ从西郊回到南郊家里。
  “奶奶好啊!”小林看见祖母,一脸笑容,“爸爸,你好孝顺,陪老妈聊天呢。”
  “你奶命苦,我不陪谁陪?”
  小林在家里寻视一圈,喊道:“我回家看父母,怎么不见我妈?”
  “别提了,这么大年纪了,一点不宽容。”老林走出小卧,来到客厅,“我妈来了,你妈走了,回娘家去了。”
  父女坐在客厅,促膝交谈。
  “爸——,我妈有湿疹,不宜生气,你怎么不让着她?”小林说,“你去请她回来,三顾茅庐,她能不回来吗?”
  “不请她,不理她,爱回不回。”
  “你到底爱我妈还是你妈?”
  “两个都爱。”
  “更爱哪个?”
  “两个爱不同,没有可比性。我爱我妈,这是亲情;我爱你妈,这是爱情。从时间上说,先有我和我妈的亲情,后有我和你妈的爱情。两个爱我都需要,两个爱没有冲突,没有对立,没有排斥。”
  “哪个爱更重要?”
  “两个爱都重要。你们女人怎么这样,总要比个高低?一个家里,为什么不能两个爱并存?”
  “谁能陪伴你一生,不是我妈吗?”
  “是你妈。但因为你妈,我就不要我妈吗?我就不要女儿吗?你们三个女人都是我生命里重要的女人,意义不同,都很重要,我一个都不能少。”
  小林睁大眼睛盯着父亲,十分惊讶。这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啊。这就是老林这几个月的思想火花,人生思考。
  “爸——,你给我妈打电话,把我妈请回来,就说我想见她。”小林告诉父亲,“你给我妈一个台阶,她就回来了。”
  “我不打,要打你打。”老林说,“我认为自已孝敬母亲没错。我不打。”
  
  4
  小林打通了母亲的手机。
  “妈——,你回来吧!我想你。”
  “啊——,宝贝女儿回来了。——让你爸请我,让你爸打。否则,我就住娘家。”
  小林把手机递给父亲,给父亲递眼色。老林心领神会,接过手机。
  “老婆,回来吧!我们都是一家人。”
  “回来可以,但你妈的事咋办?”
  “难道我孝敬我妈有错吗,老婆?”
  “没有错,完全应该,我非常理解。”
  “没有错,完全应该,——那你就回来吧!”
  “没有错,但这不公平。”
  “为什么?”
  “你大哥走了,你大嫂在。除了你大嫂,你二哥、你姐还在。要养,大家养。母亲是大家的,应该大家养。”
  “你说得对,可他们——,他们——”
  老林正结巴着,电话里传来挂断音……
  
  (2021-04-02初稿,2021-04-03修改)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贼”娘
下一篇:打野猪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