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谁知女人心

谁知女人心

夜色已经深了,莫儿还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不时抬起头看看墙上的挂钟。峰子今天晚上回来,她要在这里等他。尽管结婚已经三十年了,一想到峰子,莫儿的心还是跳的加速了起来。十年前,峰子离开家去南方打工,从此一去就杳无音信,她和儿子相依为命。这些年她吃尽了千辛万苦,一个人拉扯着孩子,都没有任何怨言。一方面,她想给儿子一个名义上还算完整的家,另一方面,就是她还爱着峰子,期待着峰子回归的那一天。皇天不负有心人,而今,峰子终于回来了!莫儿真的很激动。
  “叮咚!”门铃声响了起来,莫儿仿佛听见了天籁之音,从沙发上一跃而起,飞奔着去开门。由于用力过猛,摔倒在地,她爬起来,来不及拍打身上的尘土,揉一揉发痛的膝盖,急忙打开了房门。
  峰子面色疲惫地出现在门前,日思夜想的人呀,今天总算是回来了!莫儿的喉头竟然像堵住了一个巨大的硬块,千言万语都说不出口来了,只是说了一句:“你回来了。”峰子淡淡地应了一声,将沉重的旅行箱拖进门来。莫儿弯腰给他穿上拖鞋,又站起来给他脱去外套,小心地拍去灰尘,挂在了衣帽架上。
  “渴死了。”峰子肥硕的身躯倒进沙发里,他一边扯着胸口的领带,一边咕哝着。“我给你倒水。”莫儿拿起杯子走向饮水机,看着晶莹的水流进杯子里,折射着灯光,让莫儿的心里感到暖洋洋的,充满了喜悦。接好了水,莫儿捧给了峰子,峰子瞥了一眼冒着热气的水杯,“我要喝凉水。”“我给你换一杯。”莫儿慌忙又拿起一只杯子。
  看着峰子将她接好的凉水一饮而尽,莫儿的眼光散发出了亮光,她挨着峰子坐了下来。她的肌肤刚刚碰到峰子,峰子就弹簧一般站了起来:“我要去洗一个澡了。”说着头也不回的走向浴室。
  莫儿的心却激动了起来,想着即将到来的缠绵画面。莫儿站了起来,走到衣柜前面,拉开柜门,在里面各种颜色的衣服里寻找着什么。她在找一件绿色的蚕丝睡裙,绿色曾经是她最喜欢的颜色,只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她的头上也会有一片绿色的草原。莫儿看着那条薄如蝉衣的绿色睡裙,往事历历在眼前展现了出来,那是十年前的一天......
  莫儿在超市工作着,夏天的闷热加上空气中各种蔬菜水果的气味掺杂在一起,让她有些窒息。莫儿的肚子忽然有些疼,面色苍白起来,豆大的汗水滴落下来,终于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里面了,峰子坐在了她的面前。“我怎么会晕倒,医生怎么说的。”莫儿试图坐起来。“别动,医生说你怀孕了,好好躺着休息吧!”峰子按住了她,柔柔的说。
  “我怀孕了?这怎么可以呀?儿子小来还小,咱们也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再说,政策也不允许呀。”莫儿着急了起来,她心里更怕失去超市理货员这份工作,虽然工作很累,又没有多少收入,但是总是能让家里的经济改善一些,要是没有了这个来源,她真的不敢设想会怎么样。
  “这个你不用操心,我来想办法。你知道的,我喜欢孩子,不管男孩女孩,我还是想再要一个的。既然已经怀孕了,你就安心养胎,其他的你就不要管了。”峰子说着,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试图让她安静下来。
  “可是......”莫儿还想再说什么,峰子的唇压到了她的唇上,将她没有说出口的话堵了回去。
  即使是这样,莫儿还是偷偷背着峰子去医生那里做了流产手术。她坚信,峰子是爱她的,就会体谅她的良苦用心,她这么做,也是为了这个家呀!
  可是她还是盘算错了。当峰子得知她做了流产手术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经常早出晚归,及时回到家里,也是沉默寡言,心事重重的,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莫儿开始害怕起来,竭尽所能地为峰子做着一切,希望能补偿他的失落,可是这一切都无济于事。
  终于有一天,莫儿接到了峰子的短信“我要去南方打工了,准备登飞机了,你在家里带好儿子,不要找我。”莫儿看着这一行冷冰冰的字,心口撕裂一样的疼痛着。她疯了一样去拨打那个号码,传来的却是关机的提示音。“他会开机的,一定会的。”莫儿一遍一遍打着这个电话,一打就是十年,却再也没有打通过。
  而就在今天下午,峰子居然给她打电话了!告诉她他今天晚上回来,十二点到家。莫儿就这样坐在沙发上,一次次看着墙上的挂钟,等到了十年不曾回家的峰子。
  莫儿拿起了那条绿色的睡裙,穿在身上转了一圈。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莫儿不由得感叹起来:岁月真是把杀猪刀,昔日的腰身已经臃肿了起来,皮肤也松弛了下来,鱼尾纹也慢慢爬上了眼角。毕竟是年近半百,如今竟然连半老徐娘的风韵也荡然无存了。
  莫儿叹了口气,躺在床上,等着峰子洗完澡回来。期待了十年的温存,不知道今夜会是怎样的刻骨铭心,莫儿开始期待了起来。一次一次在床上翻着身,时间好像一个世纪一样漫长。
  终于,峰子裹着浴巾走了进来,身上散发着沐浴液的清香,撩拨着莫儿的心,让她有些激动了起来。峰子一声不吭地钻进了被窝,随手关上了台灯,屋子立刻陷入了一片黑暗中去。只有莫儿的眼睛像两颗星星,在黑暗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莫儿紧张的汗水涔涔,呼吸也加快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每一分钟都像一个世纪一样漫长。在莫儿热切的期待中,身边的峰子发出了均匀的鼾声。他竟然睡着了!期待了十年的温存,最终还是没有到来。莫儿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泪慢慢划过布满皱纹的面庞。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