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母亲的这一场约定   


  母亲生养了六个儿女,作为家中的老幺,她从小就有点任性。人都说小女儿是妈妈的贴身小棉袄,可她这件棉袄,棉絮里是杂合了好多刺的。
  小时候的事情记不大清楚了,但十二岁那年的一件事,她至今记忆犹新。那一年,母亲给哥哥姐姐们都做了新衣服,虽说是粗布,但一个新字是满溢了喜悦的。那一次她也有,却是用边料拼接的,而且颜色也不一致。为此,她用整整三个月不叫妈妈狠狠惩罚了母亲。
  后来的她长大了,在外打工期间谈对象了,她兴高采烈带着男朋友回老家,母亲反对,还联合了父亲。他们的理由听起来冠冕堂皇,说那个男孩子说话做事虚浮,眼睛里埋着不安分,怕她以后会吃大亏。他们还说,两家离得太远,他家里又穷,要是以后女儿受委屈了,或者受不得那许多苦,做爸妈的抓不到搭不够可咋好?话里话外好像她这个女子就是面团捏的。母亲那一次说得泪眼婆娑的,而且用了好长的时间来说服她,直到最后把她关了禁闭。与此同时,母亲还快速发动亲戚邻居,替她说了一门亲。
  刺猬般的她自然是不会屈服的,斗争的结果,她以死相逼。最后,无可奈何的母亲咬牙切齿喊了句“算了,算了,就当我没生你,你想走就走吧!以后你最好过得好好的,要不就别回来!”
  不回就不回,谁稀罕!气冲霄汉中,二十岁的她负气离开了老家,离开了母亲。
  这一走,三十年过去了,她在万里之遥的异地成了家,生了子,日子自然过得不堪回首。
  三十年里,她没有回过娘家,负气不是主要的,过得不好是原因,婚后第五年老公另结新欢也是原因,生活的重负压得她抬不起头还是原因。
  当青春渐渐从浪漫中剥脱出真实,当年龄从青涩里一步步走向成熟,当紫火蓝烟的旖旎慢慢演变成油盐酱醋的琐碎时,她终于深悟了生活的不易和母亲对她深埋在骨子里的爱。可这时,一切都为时已晚,因为这时的她,已经深陷在生活的泥坑里而无法解脱,她得做一双儿女依靠的大树,她是孩子们的天。
  艰苦难捱的时光前行中,她独立支撑一个家,咬牙让一双儿女走进了大学门,走过的每一步都充满了艰辛坎坷。她曾在服装厂里日夜不停地干过,在三尺柜台站过。再后来,她做过保姆,还做过保险。那些年里,她忘记了苦的味道,只知道不拼命干,一对儿女希望的翅膀就伸展不了。终于,苦尽甘来,守得云开见月明,孩子们都有了称心的工作,又成了家。
  日子好了的她开始想娘,想那万里之遥的老家了。其实,三十年里,她又何曾断离过想家。想父母啊,以至于好多次想得心疼,想得泪湿枕头,梦里喊着妈。
  日子走进了2021年的岁头,屈指算,母亲马上就要九十大寿了,她觉得自己真的真的该回家看看母亲了。虽然说,这些年来,也曾想方设法、拐弯抹角打听过老家的消息,知道父亲去世前还叫着她的乳名,知道母亲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固执。可听来的消息终究是虚的呀。
  说干就干,五十岁的她打点行李,买票,出门,还是一副雷厉风行的范。
  家越来越近了,三十年未见的老家早已经不是记忆中的样子,好在事先有哥哥姐姐的细细介绍,好在有两位姐姐亲临车站相迎。
  两位姐姐在通往家的路上细说着母亲的种种“不是”。她们说,母亲现在谁的话都不听。家人要替她洗澡,她不让;要她搬进哥哥家的楼房去,她不愿;要她跟着姐姐去城里享清福,她不愿;哥哥姐姐要把早已经不住人的老房子拆了,她还是不愿。家人问她为什么,母亲骂他们没心没肺,说,这里是小六子的家,老房子不见了,小六子还哪里找到家!
  两位姐姐的话使她的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掉,直到见到母亲,搂住母亲的肩膀,与母亲脸贴脸的时候。母亲嗔怪:“你是谁家的丫头呀,湿哒哒的,都弄到我脸上啦。”
  母亲是真的老了,都老得不认识她这个女儿了!哽咽中,一声“妈呀,我是妈的小六子啊!”顷刻间把三十年的长度缩成了尺距。母亲大喜过望,孩子般又哭又笑地问:“哎呀呀,我的小六子回了呀,回了呀!我,我这不是做梦哪?”
  自从见了她,母亲的固执没有了,母亲的温顺回来了,甚至变得有点娇滴滴的了。吃饭,母亲要和她单独在房间里吃,一边吃,一边看着她,看来看去都看不够似的。她替母亲洗澡,母亲乖得就像孩子,还朝着她傻傻地笑。晚上睡觉,母亲非要和她一张床上一个被窝躺着,直到她生怕挤着母亲便找了个借口,可早晨醒来却又见母亲就坐在她的沙发边痴痴地看着她。
  十天的时间弹指一挥过去了,她得走了,毕竟她也是做了母亲、做了奶奶、做了姥姥的人呐。走之前,她要母亲使劲活,好好活!她和母亲约定,来年的五一她们再相会。那一刻,母亲笑了,那笑容灿烂得就像秋末路边的菊花,一瓣瓣,把满脸的皱褶都化作了干菊花的甜。母亲说,说定了,你一定要来,我等你哦。
  那一天,她真的走了,是母亲拄着拐杖亲自送的她。直到她走远了,不见了,母亲才说,我的小六子哦,明年的五一,我是一定在这里的,只是到时你能见到我,我恐怕是见不到你咯。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 谁知女人心
下一篇:不好意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