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香琴

香琴


  香琴的老公在建筑工地从外架上摔下来后,成了半身不遂的残疾人,一家的生活重担就落在了她一个人身上。
  那年她二十八岁,长相俱佳,有文化,有口才,别人劝她改嫁,但她还是选择留了下来。正好村里缺一名妇女主任,乡里决定提拔她,村长也有意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她。
  香琴听了村长这么一说当然高兴,哼着小调邀上同村的花妹去捞枞毛丝。花妹问香琴咋怎么这样开心呢?香琴告诉花妹,俺要进村里做妇女主任嘞,听说以后还有机会转为公务员呢!
  花妹说:“香琴,真替你高兴。”说完叹了一口气:“唉,要是我有这个机会多好。”花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香琴高中毕业,而自己初中都没读完,虽然家里日子过得不好,那是因为老公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想到自己嫁给这样的男人,还不如香琴呢,不禁黯然伤神。
  香琴一时无语,都不知道怎样安慰小花。
  “哦,村长的名字叫什么来着?”花妹问。
  “村长的名字你也能忘?叫甄道严!”
  “什么厌?”隔着几棵枞树,风有点大,小花没听清楚。
  香琴不由得抬高了嗓门说:“甄道严。”
  此时,村长甄道严正从山下走过,他看到了香琴,而香琴并没看到他。“甄道严”三个字在香琴的口中喊出,由于音色不宽的嗓门又加持了音量,三个字飘到山下村长的耳朵里稍微变了形,成了“真道厌”。在村长甄道严听来,那是带着多么的不屑,是多么的嘲讽,想象着香琴这个人是多么的傲慢!一向高高在上的村长觉得人格上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但又不好发作。
  在会议讨论的时候,他说:“香琴这个人嘛,文化是高,但是人相当傲慢,这样的人怎能真正为村民服务呢?”香琴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因为那天的“大不敬”而没有当上村妇女主任,而当上妇女主任的是花妹,花妹一路春风得意,几年以后又到了乡政府上班,开会发言时口沫横飞,一副张扬的样子。然后又在城里买房买车,过上了村里人仰视的生活。香琴还是那个香琴,命运在原地打转。
  香琴怎知决定她一生命运的就是村长那几句话,阴差阳错,当上主任,吃上公粮的,竟然是貌不惊人,初中都没毕业的花妹。自己一直呆在农村,侍侯公婆,照顾丈夫。开始,香琴还在想,命运怎会开如此大的玩笑呢,流过太多泪,吃过太多苦,最后也只好认命了。
  十几年过去了,为了照顾丈夫,香琴一直在镇上打零工,饱经风霜的脸上,俨然成了一个老太婆的模样。因为一场暴风雨让自己再一次与村长相遇。几天几夜的骤雨将童家山水库冲出了一个大口子,水势顺着小小的山沟汹涌而下。在镇上上班的香琴预感到不妙,村里一片汪洋,家人生死未卜,急急找了个木盆向村里划去。四顾洪水滔滔,香琴情不自禁号陶大哭,我的命呀,咋就这么苦呢?
  正在木盆里漂呀漂的香琴,突然看到前方水中露出半截的树上,挂着一只黑乎乎的东西,乍一看还以为是只死狗,仔细一瞧,大吃一惊:“甄村长,甄叔,怎么是你呀!”尽管后来甄村长也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香琴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你是……”
  “我是香琴呀,甄叔,当年我还差点……?”
  甄道严两眼一亮:“想起来了,想起来了,香琴,快救我!”
  香琴抓住树枝,从木盆里下来,将木盆推到甄道严跟前,香琴推着木盆与木盆里的甄道严又在水里往前漂。香琴想起了十几年前,要是如愿地当上了村妇女主任,是不是也可以象村长一样,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命运呀,总是这样阴差阳错。
  浸泡在冰凉的水中的香琴,冷得直打颤。不知游了多久,只觉得身子一点点往下沉,一点点往下沉……而甄道严得救了,香琴的生命从此划上了句号。
  香琴永远也不会知道,在甄道严此后的余生里,无数次地想:要不是自己当年的一句话,当村妇女主任的就不是花妹,而是香琴,要不是香琴在农村呆一辈子,那次洪水我就不会遇上香琴。要不是我遇上她,我的生命也不会得救!
  “天意呀,真是天意!”
  甄道严在人生的弥留之际,守在床边的儿女看到父亲眼中挤出几滴清泪,嘴里不断地嘀咕着两个字:香琴,香琴……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不好意思
下一篇:那年夏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