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那年夏天

那年夏天

阳光暖暖地照在玻璃窗上,轻轻柔柔的,像妈妈的手。篱笆墙上的喇叭花羞涩地闭紧了嘴巴,火红的大丽花在微风中轻轻摇摆,甜蜜地笑着,肆意地张扬着她们的青春与美貌。几只蝴蝶飞过来飞过去,似乎在跟她们一起捉迷藏,玩得正欢。
  暖暖的玻璃窗突然冷了脸,有泪流下来,刚刚还挂在西山的太阳也藏起了半边脸,忧郁地躲在了云层后面。下雨了!妈妈中午洗的衣服还在外面,可怜巴巴地看着我,似乎在低声哀求,让我放她们进来。是的,该让她们进来,不然妈妈就白洗了。可是妈妈说就让我在炕上玩,不要下地,更不要出门的,这可怎么办呢?
  妈妈,妈妈会原谅我的,是吗?我顺着炕沿儿出溜到地上,走到院子里,可是,可是我踮着脚尖,伸长了手臂,还是够不到一个衣服角儿。我转着头四处寻找,那里有根长竹竿,是平时妈妈用来赶鸡的。我用长竹竿把衣服一件件挑下来,还好,雨不大,还没淋湿。我抱着它们,努力探着头看着脚下的路,生怕不小心绊倒,摔了它们。
  雨还在细密地下着,太阳偶尔也会从云层里探出那半张脸,偷偷瞄上几眼,再躲起来。蝴蝶们也飞走了,不知道藏到哪去儿了,只有大丽花似乎比刚才更加娇艳了。咦,那只蝴蝶怎么了,她怎么还在哪里?她受伤了吗?要不要也把她请到屋子里来呢?
  哇,走到跟前才看清楚,她好漂亮啊!浓得像墨汁一样的翅膀上面点缀着无数红色的斑点,翅膀的边缘还镶嵌着一圈金色的花边,似乎要圈住那些墨汁,省的它们一不小心就会流淌出去一样。我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就快抓住她了,可是,她突然慢慢飞起来了!她好像真的受伤了,飞了两下,就停在另一朵大丽花上。我蹒跚着走过去,她又飞到了另一边。你是在故意逗我吗?我气鼓鼓地想,要不是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我才懒得管你!下雨了,也不知道躲起来,大笨蝴蝶!
  每次在我快抓住她的时候,她又摇摇摆摆地飞走了,要不是看着雨越下越大,我真不想管她了!不知道她是不是也来了小脾气,竟然离开了大丽花,慢慢地向院子外面飞去,只可惜,她飞不高,也飞不快,努力地扇动翅膀飞几下,就要停下了喘口气。我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我就不信我抓不住她!
  可恶,她居然落在了爸爸还没挖好的粪坑(农村一种用来存放农家肥的池子)里!虽然爸爸说还没挖好,可是好像已经挺深了,这可怎么办呢?我总不能爬下去抓她回来吧?她好像也感觉到了暂时的安全,停在那里,努力平复刚才的疲累,却用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好像我是万恶的小魔头,要带她进入万劫不复之地似的。
  我们就这样对视着。我不走,她也不肯出来;她不出来,我也不肯走。越来越多的雨水划过脸颊,淋湿了我的衣裳,也打湿了她的翅膀。风一吹,我不禁瑟缩了一下,好冷呢。她似乎也感觉到了寒冷,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却固执地不肯上来。好吧,我输了!我扭过脸,假装往回走。我发誓,只要她肯上来,找个躲雨的地方,我就不抓她回屋子了。
  我走了几步又悄悄折回来,藏在土堆后面,捂着嘴巴,偷偷看着她。她很努力地扇动了几下翅膀,却还是没有飞起来。她,她不会飞不起来了吧?这么大的雨,会不会浇死她啊?半年前,他们说爷爷死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看见过爷爷了。她要是死了,我是不是也看不到她了?她那么漂亮,她的孩子是不是也像她这么漂亮?她死了,她的孩子怎么办呢?
  地上的积水顺着坑沿儿慢慢流向坑底。坑底的蝴蝶好像也感知到了危险,她蹒跚地挪到了更高一点的地方,却仍然没有飞起来。不行,一定要让她飞起来!我拿起身边的一个小石子,瞄了瞄,假装恶狠狠地砸过去。小石子落在了她身边不远处,激起的几个泥点落在了她美丽的翅膀上,吓了她一跳,她张惶地看着这一切,却丝毫没有想要飞起来的样子。
  坑里的水越来越多了,我也变成了一个小泥人。抬起胖胖的小手,抹了抹脸上温热的水滴,我绕到坑的另一边,趴在地上,慢慢地顺着坑沿儿滑下去。坑里的积水已经漫过了我的小脚背。蝴蝶躲在一个角落里,惊恐地看着我,无可奈何地瑟缩着身子。我尽量放轻脚步,一步步朝她走过去。她努力地扇着翅膀,却始终没有飞起来,只好重新瑟缩起身子。
  我在屁股后面蹭了蹭满是泥巴的小手,这才弯腰,用两根手指,轻轻捏住蝴蝶的翅膀,把她提起来。小心翼翼地把蝴蝶放在掌心,用另一只手的指肚轻轻地盏去她身上的泥水,又用小嘴吹了几口仙气儿,妈妈说这样就不疼了。我用胖胖的小手给蝴蝶撑起了一把小伞,接着又犯愁了:我们该怎么出去呢?
  蝴蝶瑟缩在我的手心里,我蜷缩着身子瑟缩在角落里,似乎这样就能少淋一点水。积水在路面冲开了好几个小水沟,再哗哗地流淌到坑里。坑里的水已经漫过了我的小屁股,我不得不站起来。两只小手扣在一起,我不得不尽量打开双臂,维持平衡。我张开嘴,想要大声呼叫。除了灌进一嘴雨水,我发不出任何声音!我无力地闭上嘴巴,紧紧咬着下唇。
  坑里的积水已经快到我的肚子了,雨还在哗哗地下着。爸爸妈妈还不到下工的时候,阿婆还在隔壁自己的房间里,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只有越来越大的雨,噼噼啪啪地砸下来,陪伴着我和我的蝴蝶。
  坑太深了,我举着双手也够不到坑沿儿,何况我合拢的双手里还有一只蝴蝶,我是不可能伸长手臂的。我眼睁睁地看着坑里的水越来越多,就快到我的肩膀了。虽然还是夏天,好像已是深冬了。
  水离我的脖子已经不远了,我就快要站不住了。我努力把双手凑到唇边,张开一条小缝儿,默默地对蝴蝶说,“你走吧,找个地方躲起来,雨停了再出来……”
  我不知道蝴蝶是否听到了我心里的声音,我对着她吹了最后一口温暖的气息,努力扬起双臂,将她奋力地向外泼撒出去!蝴蝶扇动了几下翅膀,从我眼前消失了。我缓缓地靠在坑边,努力支撑着身子,不让自己倒下去……
  那天的雨不知道何时停下来的。我最后的记忆是村子里的振南伯伯,他跳进齐腰深的水坑里,把我抱了出来。他说他是出来找小鸡的,却看见了我努力挥动的红衣裳,发现了只剩下一个小脑瓜的我。那天的雨下得真大,是我一生一世中最大的一场雨。那个夏天真冷,是我生命里最冷的一个夏天,却也是最温暖的一个夏天。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香琴
下一篇:那年夏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