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雪莲花

雪莲花


  有对年轻人逃亡到清凉山中。
  男孩决定向女孩求爱那天,大清早就上了清凉山巅,寻觅圣洁的雪莲花,那将是他献给心爱女孩的定情物。昨晚,当地大娘说起这一带有关雪莲花的传说时,他看到女孩偷偷笑了,害羞了,男孩当时就打定主意。第二天一早,他瞒着女孩,悄悄上山了。
  其实,女孩是知道的。他心里想什么,她都知道。他一定会采回来的,让雪莲花见证他们俩永恒的爱。至死不渝。
  中午,大娘让女孩去叫他吃饭。
  “大娘,不用等他。”女孩骄傲地说,“他上山采雪莲花去了。”
  “啊哟!糟了糟了……”大娘扔下筷头拔腿就往外跑,嘴里一个劲地念叨,“冒冒失失的,上山也不说一声……”
  女孩追出去:“大娘,有啥问题吗?外地人不许上山?山上有豺狼虎豹?到底怎么啦?大娘,您倒是说话呀!”女孩被她的第一反应吓坏了。直觉告诉她,男孩很危险。
  老村长叫了八个经验丰富的村民,上山找人。
  “阿弥陀佛!”大娘用手拍着抽破风箱似的胸膛,缓过气来说,山上经常雪崩,太危险了。
  女孩转身就往山上跑。
  “别去,危险。”大娘喊破了嗓子,但她早已没影了。
  男孩相当幸运,他没有遇到雪崩。而且,他采到了雪莲花,正从主峰上蹦跳着下来。
  下到半山腰,他发现有一群人正在上山。定睛看,他从人群中认出女孩来。其实,他看到的人影才树叶儿大小,那么远,他看得清楚谁呀?但他心里就是认定,一定是她。她一定是着急了,担心了,怕……这一刻,他无比幸福。
  他高举双臂,朝她挥舞着雪莲花。他等不了到她跟前,他现在就要告诉她。猛吸一口气,他大声地向全世界宣布。
  “以天,我爱你!”大山回荡:“以天,我爱你!”
  “子恒,我也爱你!”女孩回应道,发疯似地朝山上跑。
  蝴蝶效应。喊声撼动积雪深处最纤弱的神经,就像利刃挑断蛛丝。就在男孩身后,飞流直下的是排山倒海的积雪,雪尘暴腾空而起,主峰消失了,天地混沌。
  “子恒……”女孩尖叫着冲上去,老村长拦都拦不住。一位壮汉将她拦腰抱起,扛着拼命挣扎的她,迅速撤下山去。
  顷刻间,雪峰巨浪将他们冲得七零八落,腾起的雪雾瞬间覆盖了他们。他们被巨大的雪浪冲到山脚,离雪线很近。全村人赶来抢救,挖出女孩和老村长他们。女孩睁开眼睛,尖叫起来,她挣扎了两步,又一头坠倒。女孩被背回村里,由大娘精心照料。
  女孩天天以泪洗面,时时刻刻念着男孩。
  老村长残酷地告诉她,要找到他是不可能的。他在半山腰被埋,埋得很深,少则十数米,多则数十米。这么深的积雪底下,你就是知道他的下落,也无法挖出来。更何况,他的下落是不确定的,因为雪崩等原因,山上积雪每年下移几十米或上百米,他随时都会移动,直到有一天,才可能……
  女孩仰起头,问,“才可能什么?”
  “唉!孩子,你还是离开这儿吧,”老村长叹息道,“去重新生活。”
  大娘告诉她,村里那些在雪崩中丧生的人,过上三五十年,甚至更久,就会随着下滑的积雪移到雪线附近,被人发现……
  “大娘,您是说,有一天他会回来?您是这个意思吗?”
  “是的。”
  女孩决定留下来。
  三年后,女孩第一次见到失踪者,出现在雪线附近。她穿上婚纱,匆匆赶到现场。那个失踪者不是男孩,是四十多年前失踪的一个村民,才二十多岁,看上去是那么年轻。他的父母已经老了,他的妻子也已是其他孩子的奶奶,但他的妻子依旧哭得那么伤心。女孩深有感触,更坚定了信念。
  漫长的岁月里,失踪者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她一次又一次地披上婚纱,去迎接她的新郎。但等来的,都不是她的男孩。
  她整整等了五十年,终于等来了她的新郎。他依旧是那个十八岁的男孩,青春,英俊。他双手举着纯洁鲜艳的雪莲花,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他张大嘴巴,呼唤着她的名字。她听到了五十年前他呼唤的声音:“以天,我爱你!”而女孩这时早已老态龙钟,满脸皱纹深得跟刀刻似的,但她依旧深深地爱着他。
  女孩扑向男孩,紧紧拥抱他的那一刻,她气绝而亡。
  在这五十年里,女孩早就准备好了一切。村民按照女孩的遗愿,将她和男孩合棺,安葬在她生前准备的墓穴里。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雪莲花
下一篇:二根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