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血色密码

血色密码


  李家庄有名的大户李有财在鸡叫三遍,天方蒙蒙亮的时候就背起了小竹篓,他弯身捡拾着街里散落着的猪屎狗粪。
  而此时,他的儿子李旺福正在被窝里呼呼大睡,昨天晚上赌到半夜,当摇骰子的庄家连续两次摇出一四五和一二一的时候,李旺福抬起头盯着庄家的眼,庄家的眼睛中射出一道精光,好像暗示着什么,又似乎只是那么随意一瞥。
  他进家门口的时候,正好是李有财背起竹篓捡拾猪屎和狗粪的当口,李有财对着李旺福低低骂了一声:“败家玩意!”
  李旺福对着李有财说道:“爹,您老去我姥家住几天呗!去看看我姥。”
  李有财骂道:“老子送你去英国读书,你回来就知道赌博,我真是愧对祖宗,生出你这么个败家玩意儿,你让我去你姥家,是不是想卖老子的房子?”
  “爹,你听我说……”
  “说你娘个蛋,不要跟我扯,我不会让你把家败了的。”
  清晨的阳光穿透无边的黑暗,它普照了整个大地,李有财眯着眼看着远处升起来的太阳,觉得身上也渐渐有了温暖,他朦胧的老眼看到远处一架呼啸而来的飞机正朝李家庄快速而来。
  只听到像哨子一样的声音由远而近,“轰隆”一声过后,李有财的耳朵里就只有“嗡嗡”的回声,巨大的响动吓得李有财摔了个狗吃屎,怀中的粪便滚落一地,星星点点粘在身上。
  他顾不得理会粪便的臭气,站起来看到一柱巨大的黑烟如条长龙在十几米远外的人家升腾着。
  李旺福被炸弹的响声吓得一激灵,他趿拉着鞋子跑出家门口,他看到自己的父亲,他朝着李有财喊了一声“爹!快跑。”
  李有财的眼光充满了恐惧和无助,已经完全没有了平日里恨铁不成钢的愤怒。
   “爹,爹,爹……你趴下,趴到地上……”李旺福看到那盘旋在低空中的飞机又投下一颗恼怒的炸弹。
   又一声“轰隆”过后,他已经看不到自己的父亲李有财,他的头脸除了落满了灰尘之外又觉得粘腻腻的,他知道那是父亲的鲜血,李旺福抹了一把脸,他看到李家庄那些村民畏缩着身子像极了吓破了胆子的老鼠,他们摇头晃脑地聚来。
   二
  细雨绵绵,湿漉漉的街道上泥泞不堪,屋檐上滴下的水珠又圆又亮。十几个荷枪的日本兵拥着李家庄的村民像驱赶牲口般往村东的打麦场行走,被飞机轰炸过后的李家庄死气沉沉。
  空旷的打麦场瞬间被人群挤满,李旺福的妻子紧紧搂住女儿的肩,一个日本兵友好地抚摸了女孩儿的头发,另一个日本兵在李旺福妻子身上又摸又捏,被陌生之手的侵扰使她感到惶恐不安。
  雨在风中歪歪斜斜地抖动,她看到丈夫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凄苦的笑,心中的悲凉盖过了恐惧,似乎放弃了扭怩不安的挣扎。
  李旺福的二叔李有喜咬牙切齿,他冲到日本兵跟前,双目圆睁,老拳紧攥,第三个日本兵端平了上刺刀的枪,朝着他的背脊哇哇大叫着冲上来。李有喜毫无反应,也许他并不觉得背后的喊叫预示着死亡的召唤。李旺福看到二叔的身体像是被推了一把,他往前走了两步,胸前就生出了一把刺刀,他的眼睛睁得浑圆,眼珠子将要飞奔而出。
  日本兵抬起腿踹了他一脚,顺势拔出了刺刀。他喷出的鲜血溅了日本兵满满一脸,使得调戏李旺福妻子的另外两个日本兵哈哈大笑,那个日本兵洋洋自得地举着明晃晃的刺刀高喊了几声:“八格雅路。”
  鲜血刺激了他们,日本兵们像一群狼狗一样扑向村里的女人们,李旺福的妻子盯着女儿的头,她被一个日本兵扑倒在地,撕扯了她的衣服。
  李旺福的女人嘴角流淌着腥红的鲜血,两个眼珠好似癞蛤蟆的眼睛已经突出,显然已经失去了生命特征。
   三
   日本军官拔出自己的武士刀,只见刀光一闪,李旺福母亲的头颅就滚落在地,无首的脖腔中像泉水一样喷涌着鲜血。
  时光静如流水,日本军官扭头跟翻译官说着什么。
  那翻译官站直身子朝着乡亲们说:“你们谁知道梁家庄怎么走,太君说了,谁带路,大大地有赏!”
  李旺福站了出来,他仿佛冷漠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老娘,顺带着瞥了一眼他的已经凉透了身体的妻子女儿。
  人群之中终于有几个血性汉子忍不住骂了起来:“李旺福,你他娘的,你爹让日本人炸死了,你妻女都被日本畜类奸污了,你竟然还当汉奸走狗卖国贼?你还是不是人,你不知道梁家庄是八路的根据地吗……”
  训练有素的日本兵们把枪端了起来,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骚乱的人群。
  日本兵军官脸上带着狞笑,他用刺刀挑破李旺福的衣服,然后两个日本兵上来扭住了李旺福的双臂。
  那日本兵军官用刀划开李旺福琵琶骨两端的皮肉,鲜血窜了出来,日本兵军官哈哈大笑,日本兵们哈哈大笑,翻译官嘻嘻笑着,他用铁链穿了李旺福的琵琶骨。
  李旺福眼前一黑,几欲昏倒,他明白这些日本人是怕他逃跑,什么重赏云云全是骗人的鬼话。
   李旺福带着日本兵们穿过一片树林,穿过一排排民房,李旺福的身体上淌满了鲜血,他走的仿佛很艰难,在村头的老槐树上,在一排排民房的墙壁上,都留下了李旺福的血迹。
   他艰难地行走着,黑幕无情地压来,天地之间一片黑暗,日本兵们举着火把在李旺福的带领下走进了八路军布下的地雷阵,这队残无人道的日本兵连同翻译官还有李旺福都被八路军团团围住射杀在包围圈里。
   直到解放过后,一位首长才解释了那些留在槐树和墙壁上血迹的真正含义,由于当时特殊时期,他们约定以白居易的一首《暮江吟》做为暗号的交流方式。
   李旺福早在英国留学期间就已经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回到祖国之后从事地下秘密工作,他当时在李家庄的树上、墙壁上密密麻麻的留下自己的血迹,那血的痕迹尽管歪歪扭扭,但依稀可以辨认出就是4和2。
   李旺福留下的4字对应第一句中的第四个字阳,第二句对应第二个字江,阳江村九月初三夜里歼灭敌人32名,大大鼓舞了中国人民的士气。
  而那位解开密码的首长就是当年摇骰子的庄家,李旺福的单线联系人。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小张
下一篇:卖菜的与买菜的(微小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