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菜的与买菜的(微小说)

廖阿姨夫妇在自家田园里种了十几亩垄菜。今年由于风调雨顺,青菜长势非常好。站在田埂上一眼望去,油绿绿的。廖阿姨夫妇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他们心里盘算着,等菜长大卖个好价钱之后,今年刚刚转正的儿子就不愁娶媳妇的钱了。于是他们更加勤快了,天天起早贪黑,甚至饭碗一放就去田间给菜锄除杂草及虫害防治。在他们的精心管理下,十几亩市场紧俏菜终于可以出园了。
  天刚朦朦亮,廖阿姨她们就已经到菜地了。先把摘得的菜一排排放在空畦上,然后选菜,把黄的老菜叶丢过一边,好的用稻草扎成一把一把的再装上三轮电瓶车的车厢里。就这样,他们天天拉着摘来的菜到街上去卖。但不知道为什么,任凭他们怎么吆喝,菜就是不好卖。
  “便宜菜,便宜菜呵”廖阿姨想早早脱手,菜价都比别人低了伍角。
  听说菜便宜,有人围了过来。
  见菜相不错,有几人选菜了。这时隔壁摊不干了,丢下一句:“那种便宜菜,白送你都不敢吃。”
  有的人选了菜,听这话也不敢称了。
  “人家菜都有虫咬,你这菜叶面却如此光滑水嫩,卖相这么好,怕是洒过农药的吧。”一位衣服印有“桂湘国企”采购大姐抓了菜又丢到地上并狠狠地踩了一脚。
  “没洒过农药的……也没用化肥啊……全部是农家有机肥……”廖阿姨慢声细浯的解释在众多买菜的人质疑眼光浪潮里被淹没。
  “现在就你家的菜用有机肥?谁种不用有机肥种?!”采购大姐一阵强风式的质问,根本不容廖阿姨申明。
  “股长,这个卖菜的阿姨,好像是我们公司那个刚转正的廖技术员的妈妈哦!我们不买就别再说人家了。”同样的着装,肩挂着个小包包随行的一位小姑娘,低声地附着采购大姐的耳根说道。
  “呵,你说的那个干柴小廖吗?”采购大姐用力抽回被拉着的胳膊,竟大声嚷嚷:“是他妈妈又怎么样?小小的技术员有什么了不起,他在场我一样说她!卖有农药的菜不准人家讲吗?”
  “我的菜没有农药……”无论廖阿姨他们怎么样辩解或说明自已有市场监督局备案登记的,再也无法在菜摊前挽留人们的脚步。
  眼红、排挤,让廖阿姨的菜很不好卖,只有着一些买过的顾客光顾自己的摊子……
  为了儿子,廖阿姨夫妇也不与他们吵,依旧风里来雨里去,种菜、去卖菜。虽然收入不如意,好在有儿子暖暖的安慰:“妈妈,我已报名北京一家培训班学习EMBA专业,考个职业经理人。以后我们的日子会好起来的。”廖阿姨不知道什么叫做EMBA,但她相信儿子。
  三年后的某一天,廖阿姨在菜摊正忙着,突然来了几个穿着仍然是“桂湘国企”衣服的人。“廖阿姨!廖阿姨”甜甜的声音飘进她的耳朵。
  这声音似曾相识,廖阿姨抬头一看,正好与叫她的人打了个照面,原来是三年以前丢她的菜又骂她的那个采购大姐。“你来做什么?还来踩我的菜吗?”
  “你现在借她十个胆,她也不敢骂你了。还不快给廖总的妈妈道歉?!”说话的是三年前的那个跟班小姑娘。
  “廖阿姨,我错了。我为我三年前的鲁莽行为道歉。对不起!”众目睽睽之下,采购大姐突然朝廖阿姨下跪。
  “别这样,起来,快起来!我早不记这个事了。”廖阿姨遂上前扶起买菜大姐:“不过我告诉你,我从来不做昧着良心的事。”
  “对!对对!!这市场没有比廖阿姨更好的菜。现在我决定,廖阿姨这个菜摊今后就是我们“桂湘国企”绿色蔬菜固定供应点!”小姑娘爬上一个高高的小凳子上,大声地向几个采购员宣布。
  “把廖阿姨全部的菜放上公司的采购车!”
  一下子廖阿姨已无菜可卖。菜摊上只见几只苍蝇在那里飞来飞去……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血色密码
下一篇:群众演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