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隔空担忧

隔空担忧


  这几天特别冷,风嗖嗖地刮,每年的腊月寒冬都如此。幸好我小儿子在十月份回了一趟老家,给我准备充足的枯柴。一早醒来我就生火取暖,套上几件灰色棉衣(是我二女儿买的),但不如炉火管用。
  “咳咳......”我的喉咙里总有咳不完的痰。右手手背起了一个很大的脓包,肿痛得碗都端不起来。左手不知怎么的,也不太听使唤。弯驼的腰部更是疼得要命,整夜痛得我睡不好觉。桌上一包包续命的药,有降血压的,有治疗心血管的等等。
  我往炉上颤颤巍巍地添了几根枯木柴。这时电话响了,我也不知道是谁打来的,我习惯地摁了绿色键。
  “喂,妈啊,”是我三女儿的声音,“今天煮饭吃了吗,我看天气预报,老家特别冷哦,穿上棉衣没有?”
  没等我回话,三女儿就一个劲地发问。现在我没胃口,也还没煮饭呢。
  “哦,梅儿,吃了......吃了,厚衣服也穿了的,老家不怎么冷啊,你那边冷......冷吗?”
  听说,我三女儿和她老公到沿海的一个城市做建筑工去了,这么冷的天,手摸那钢筋水泥,哎!那得多遭罪啊。但是不去做这种苦工,家里两个娃的开销怎么办,都在上学呢。我三女儿很心疼我这老娘,每年过节都送来衣服、鞋子。
  “妈啊,小弟说给你买了电磁炉和电饭锅,你平时煮饭就不用再烧柴火了,太麻烦。”她哪里知道,我不会用这些电玩意,去年我试着用,结果线路起火,吓得我再也不敢碰那玩意了,还是生火好,都几十年了,习惯、放心。
  “嗯嗯,买了......买了,都在用着,方便很多的。”我答道。
  我平时不懂主动打电话,只会接,这正好,我有事叮嘱呢。
  “梅儿,天太冷,你就休息几天吧,身体动过手术,别硬撑,落下病根就不好了,”我用力地咽下一口痰,把手机举远一些,免得她听到,“你两个娃都好吧,没感冒吧。”
  我三女儿说一切都好,但是我并不放心,她最要强了,跟我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
  我们母女两聊了一下家常,就挂了。我准备煮点粥吃,干饭实在咽不下。顺便烧些水,擦擦脸和脖子,洗澡太麻烦,又危险,以防我洗的时候倒下,家里一个人都没有,谁扶?我都一个多月没洗澡了,衣服也没洗。
  电话又响了,我忍者痛,使劲直起腰,接通后,是我二女儿的声音,她是医生,在城里医院上班,特忙。
  “妈,我看天气预报,老家今天特别冷。你手怎么样,头晕吗,腰还痛吗,给你开的药按时吃吧,生火了吗......你要当心啊,别像上次那样,差点倒进火盆里。”
  “哦,玲儿啊,手好多了,腰......腰也不怎么痛,药都吃着呢,生火我都开着窗呢,没事......没事。”
  其实我哪里有力气开窗啊,那些苦药我也不想吃了,八十几岁了,还折腾那些干啥,听天由命吧。我二女儿算过得最好,两口子都在单位上班,有固定收入,儿女也上学了,但是上班太忙太累了,还经常排夜班,春节都不得回家过年。我也有两年多没见到她了。
  我又想到了什么让我放心不下的,我赶紧叮嘱:“玲儿啊,在医院太忙,下班回家就抓紧睡觉啊,你那偏头痛最近好没,对了,听说病毒闹得很凶,你在医院要当......当心啊,千万要穿好那......那个什么防护服啊。”
  我再宽慰了她几句,让她别担心我,以免上班分心。
  到了中午,我想躺下休息会,准确地说是蜷缩着身体,想眯一下。我大女儿又来电话了。
  她也很担心我,但是她在遥远的省城呢,照管她的孙子,她有两个孙子了,我没见过,但是脑子想想那模样,一定特别可爱。她也很忙,也有好些年没回来看我了。
  我有三女一儿,都成家了,各忙各的了。女儿们嫁出去后就不提了,我小儿子成家后也是忙于生计。他最孝敬我了,但不出去干活,留在老家种庄稼,家里的开销是没办法承担的。
  两个娃读书需要花费,家里人情往来需要掏钱,我平时看病开药需要开销,这一件件,都离不开钱啊。
  五年前老伴走后,就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老家了,一把老骨头,一身病,一年年的寒冬冷风吹,风烛残年不知还剩几许,我的儿女们都盼望我健康长寿,我知道他们都担忧我这村里的孤寡老人,我也担忧着他们,但又奈何呢。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醉人的夜
下一篇:一块钱·一套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