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荞花

荞花

夕阳映照在墙角的蜘蛛网上。不知什么时候,蜘蛛网的正中央网住了这两只蝴蝶,一只白色的,一只黑色的。落日的余辉给它们披上了彩色的衣装,蝴蝶煽动着翅膀,却怎么也飞不出。
   年轻的时候,荞花就想象着自己变成一只白蝴蝶。飞啊飞,飞到章裕的怀抱里。在那里,章裕也变成了一只黒蝴蝶。一白一黑,他们比翼双飞。
   几十年过去了,荞花已经很老了。
   老态龙钟的荞花坐在墙角蛛网的对面,她死死盯着蜘蛛网里的两只蝴蝶,那双眼睛像极了扔满烂菜叶子的污水池,看不出一点生气。
   太阳终究还是按着自己的轨迹落下去了。
   盯着两只蝴蝶,荞花依然没有一点想起身的样子。
  村里人常听荞花说,自己的男人叫章裕。这句话,一说就是几十年。
   这几十年,章裕生不见人,死不见鬼,可是荞花还是一直在等。如今的荞花,牙齿脱落了,头发花白了,依然不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说起章家,自祖上起,那可是富甲一方的大户人家,庄子里上百亩的良田,城里还开着好几家商铺。到了章裕那一辈,尽管家族已经开始败落,但正像俗语里说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昔日的威风不在了,但章家的人进进出出,还是表现出与普通人家不一样的派头。风流倜傥,一表人才的章裕,十大几岁的年龄,本是县城里读书的一名学生,正赶上了民族危亡的动荡岁月。
   天上飞机呼啸,地上炮火轰鸣。看着小日本在大中华的土地上烧杀掠抢,无恶不作,这让年轻气盛的章裕热血沸腾起来。他毅然决然地脱下了学生制服,换上一身戎装,就要奔赴抗战的最前线。
  临行前的那一晚,没有星光,没有月亮,乌黑的云压在头顶上,让人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那一刻,小章裕三岁的荞花依偎在章裕的怀里,竟然一点也不像以前那样羞涩。
  荞花和章裕青梅竹马,若不是兵荒马的缘故,两家父母早该为二人成亲了。如今自己的心上人,就要冲锋陷阵去杀鬼子,尽管荞花千不舍万不舍,却也不想拉章裕的后腿。
  “你走吧,我等你!”荞花说。
  “打走了鬼子,我就回来娶你。”章裕说。
  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那一晚,荞花把自己交给了心爱的男人。
  麦子黄时,十月怀胎的荞花生下了儿子章恒。
   年复一年,门前的柿子树红了一茬又一茬……
   荞花眼见着章恒的儿子章久读完中学读大学,毕业后也早已成家立业,儿女绕膝。只有荞花守着老宅子,还在等,等她的心上人。
  “奶奶,我爷爷是烈士,您为他守了几十年,如今我爸爸又患了重病,不能在床前孝敬您。您看……”章久走到跟前,又想劝说奶奶进城生活。
  “孙儿,你就别操这份心了。奶奶答应过你爷爷,哪也不离开,就在这老宅子里等他,等他!”荞花漏风的嘴说出来的话,干脆利落。
  说话间,夜幕即将降临。
  荞花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噌地站了起来,扬起手里的拐杖冲着蜘蛛网打去。
  挣脱了蜘蛛网的束缚,白蝴蝶飞走了,黑蝴蝶也飞走了。荞花,不知道它们想往哪里飞,也不知道它们能飞到哪里。
  夜色中,“咚”的一声,荞花手里的拐杖掉在了地上。荞花的喉咙里发出一串呼噜呼噜响声,听起来既似笑又似哭,随着一阵风吹出去很远很远……
  倒在了拐杖旁边的荞花,再也没有起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一块钱·一套房
下一篇:认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