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故乡

故乡


  清澈的蓝天与碧绿的田地在天际线的分割下完美地共存着。但在这般淳朴美丽的景色中,弥漫着不和谐的黑烟以及刺耳的警笛声。
  警戒线将这间被烧的漆黑的小破砖房与外面的世界隔离开来,穿着制服的警察在砖房内外走来走去,砖房的门就仿佛一张大张的嘴,吞吐着来去的人们。
  “尸体身份清楚了吗?”
  “根据村民反映,死者应当是六十岁的女性,是个远近闻名的钉子户。平时独自一人在村里游荡……还有一个儿子,在南方生活。屋子已经被烧的剩的差不多了,不过,我们在那尸体身边发现了这个。”
  “你判断是自杀,还是他杀?”
  “我觉得应该不是自杀。房子周围有……”
  “先等一下,我看看这沓纸。”
  头发已经渗出银丝的队长边询问警员,边接过警员递过来的一沓纸,这沓纸很明显被房屋的主人精心地保存过,但由于大火的炙烤已经开始发黑,有些地方也已经辨认不清。队长在屋子周围找到了一块显眼的大石头,也不在乎石头凹凸不平的表面,一屁股便坐了下去。
  他开始费力地阅读起这堆在大火中幸存的纸片。
  “92年10月9日……”
  92年10月9日
  妈!
  我跟小妹终于来到了S市!
  这里真的太漂亮了,比咱们那个小山沟简直大到不知道哪里!这就是南方吗!有好多高楼大厦,晚上也不像咱们小山沟那么静,晚上特别热闹!
  小妹是最高兴的,她就想来南方看大海。我跟小妹会好好干活给家里赚钱,妈,你可以不用愁弟弟的学费了。
  下面的字迹就辨认不出来了,与黑色的碳化物纠缠在一起。
  队长从兜里掏出一支烟,但没点火,就噙在嘴里叼着,然后将这封信翻走。中间夹了很多张完全碳化的纸,手轻轻一碰便化成了灰。
  “92年11月……”
  92年11月
  妈,我们在这里找到了一个老乡!人特别好,看起来也有钱,他介绍我跟小妹来一家玩具厂做工,管三餐住宿,他说平常还有休假,还组织出去玩,好的很!我跟小妹抱在一起哭了好久,我们转了那么多厂,受了那么多累,终于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了!
  那个老板可不像是咱们内地人!戴着墨镜大金表,一口听不懂的南方话,我们猜这也许是香港人?好像工厂最近遇到了困难,好多人都走了,看见我们俩也挺能干的就答应了。正式上岗之前,他们那边来了人收走了我们的身份证,也不知道他们拿去干嘛,介绍我们来的老乡说是拿去办什么什么险,我也听不大懂。
  妈,你和弟弟怎么样?弟弟大学念的好不好呀?我们也不懂这个,不然真想找弟弟聊聊学校是咋样的。唉,真想一下子就知道你们现在的样子。但这里离家太远了,信还得送好久才能送到那个小山沟里。
  队长将信再次翻到最后,但下一封信好像不太一样,看起来像是房屋的女主人还没送出去的信。在模糊中可以隐隐约约地辨认出下面的字,这行字写的清丽娟秀:
  大妞,二妞,你们在S市可千万别累着自己!妈好着呢,你弟弟也听话用功,以后不用给家里邮那么多钱,留着自己吃点好的,穿点好的!
  “看起来像是……她口述找儿子代笔的……”队长咕哝着,嘴里的烟也跟着上下摆动。接下来又是几张根本辨认不清任何内容的残片,终于,一张辨认的内容的信出现在队长的眼前。
  93年3月
  妈,我做不下去了。
  这星期妹妹缠着我聊转厂的事儿,实话说,我考虑过这事。我身边有很多女工离开了厂子,都是被厂子赶走的。
  我实在是干不下去了,每天窝在那么点儿破地跟那个破机器呆在一块闷得人头疼!这个月我辛苦了一个月,就赚了50块钱,那个挨千刀的骗了我们!每天在高高的围墙里一直做一直做,一加班就加到两三点,这让人怎么熬得下去!
  这几天每天晚上,我一闭眼就能看到咱家,咱家的地,咱家那片蓝蓝的天,我想回家了妈妈。这里就是一处豪华的监狱,别人看我都不像看一个人,像个做到死的机器!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像条累死狗……
  不管怎样,我要转厂。
  队长感觉自己手中原本轻飘飘的这沓文件突然变得仿佛有千斤重,他缓缓地将这张纸拿到一边,却被下一张纸吓了一跳,而这张纸的内容在这沓文件中算是较为清晰的。
  93年5月
  我已经被厂子强制休假,我的身份证也被他们扣下了!这群王八蛋!我这下一分钱也拿不到了!妈……妈!我该怎么办!
  队长震惊地看着充斥着年轻女工的暴怒的言辞充满了整张纸,但最后一行赫然写着:
  我明天去求求厂子让我返工,加班也行,加到几点都行。我再也不考虑转厂的事了。
  另,我可能很久之后再往家里写信了,我手头有点紧,没钱买邮票,但我会尽力往家里寄钱。
  下一张纸可辨认的内容仍然非常少,依稀能看出一句话:
  93年10月
  ……我认识了……阿南……下个月……结婚……我会努力……
  然后信件到这里便戛然而止。
  在这张小小的纸片下面,是一张旧报纸,纸面已经发黄,但仍然能看到报纸头版有一排醒目的大字:
  “1993年11月16日,S市XX玩具厂发生特大火灾事故……”
  “……400人丧生。”
  “经调查,应是以厂房私接电线为主要原因导致的事故。”
  新闻的配图是黑白色的,图注是一排小小的字:
  “XX厂火灾现场,是丧生人数最多的地方。”
  队长仔细端详着那张黑白的照片,但眼前的却被什么东西模糊着。他尽力看出工厂那脏乱的地上躺满了乱七八糟的鞋,这些鞋静静地躺在覆盖着灰烬的废墟中,一道被灰烬掩埋着,讲述着死难者在被火海吞噬前挣扎的样子,每只鞋上都沉睡着一个孤苦的灵魂。
  工厂的墙上还挂着一个在黑白色的照片中十分扎眼的锦旗,锦旗上有四个被火烧过后扭曲的字:
  安全生产。
  队长放下手里的文件,对着苍蓝的天空点了一支烟。缥缈的烟雾与房屋那被烧焦的青烟一道盘旋着升起,就像两个一直渴望回家的灵魂,绕过被烧毁的砖房,向着远处新盖起来的楼房飘去,愈来愈远。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被游戏的逻辑
下一篇:大漠•断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