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大漠•断刀

大漠•断刀


  西北大漠,狂风怒吼、黄沙漫天。恶劣的生存环境,让居住于这片土地上的人,在勤劳和朴实之中,多了一份勇敢、彪悍和血性。就是在这片荒芜的土地上,却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一把断刀的传说......
  “知道啦......”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带着一丝痛苦与无奈地开口“老头子,你都讲了800遍了,我耳朵都听得起茧子了,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忘记的。”
  声音的主人是一位年约十八九岁的青年,青年口中的老头子,是他的师傅,一位很慈祥、也很古板的老人。老人每天都会给青年讲同一个故事,一个讲了十几年从来都不变的故事。
  “夜哥哥,你在吗?”门外传来一个俏皮可爱的少女声音。
  青年听见这道声音,双眼立刻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向门外跑去,同时还大声回答道:“在,我在,马上就出来了。”
  青年跑到门口,看见一位二八少女正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一身淡蓝色的衣衫,乌黑及腰的秀发,还有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在不停的眨动着。
  屋内传来老人的声音:“丫头来啦,到屋里来坐吧,别在门口站着。”
  “不了,我是来找夜哥哥玩的,冥爷爷不会不同意吧?”少女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哀求,但眼睛里却透露出一丝狡黠。
  “小丫头都亲自来要人了,老头子还能不给吗?不要玩的太疯了。”老人一边说着一边向门口走来,“最近大漠里不太平,每年到了这个季节,风沙吹得更为频繁,而且时有沙匪出没,不要跑的太远了。”
  “是,冥爷爷您就放心吧,莲儿是最听话的了。”少女一边说着一边拉着青年向小镇外走去。
  “还是我厉害吧!一来就把你给解救出来了,快点夸我呀!”少女眯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嘴角微微上翘,脸上带着纯真的笑容,向青年邀功的说道。
  “我家莲儿是最棒的,比我都厉害。”青年夸赞道,同时捏了捏少女的鼻尖,还顺手揉乱了少女一头柔顺的长发。
  “夜哥哥......你又欺负我......”少女抱怨道,但是嘴角的弧度却不曾消失,脸上依然带着纯真而又迷人的微笑。
  前方,传来一阵青年爽朗的笑声。
  “夜哥哥等等我,”少女小跑几步追上青年“冥爷爷又在给你讲那个故事吗?”
  “是啊!”青年苦着脸说道“都讲了十几年了,我都能倒背了,老头子却还天天讲,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嘻嘻......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想听这个故事,冥爷爷都不让我听,你却在背后抱怨,回头我就告诉冥爷爷,看他怎么惩罚你?”少女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好啊!小丫头,你敢威胁我,看我怎么收拾你。”青年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向着少女扑去。
  两人一路打打闹闹,很快就来到了小镇外的一处绿洲边。并排坐在绿洲畔的树荫下,少女歪着头看向青年,开口道“:夜哥哥,你给我讲讲这个故事吧!我也好想听,但冥爷爷只讲给你一个人听,我保证,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青年沉吟片刻,缓缓开口道:“好,我相信莲儿,不会说出去的。”
  据古老相传,这片大漠以前是没有沙匪的,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勤劳朴实,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快乐而又平静。直到有一天,一个受伤的外乡人闯进这片大漠,晕倒在沙丘上,被路过的居民发现。善良的村民把他带回家,并且还为他疗伤,三个月后,外乡人的伤势痊愈了。这一天,外乡人向村民们辞行,热情的村民赠送给外乡人很多大漠特产。
  外乡人带着村民赠送的特产回到了属于自己的世界,并且变卖了这些特产,却意外的发现,原来大漠的特产如此值钱,顿时心生邪念,想要将大漠据为己有。于是,他便开始组织人马、聚集势力,为攻下大漠而做准备。三年,短短三年时间,他就组建了一个帮派,并且还网罗了一批杀手,只等时机成熟,便会发兵大漠。
  每年秋天,大漠风沙最小,他在等待着。秋天终于来了,时机已成熟,他剑指西北,似乎大漠已是他的囊中之物一般。
  “大漠,我又回来了,这次我要让你臣服在我的脚下,哈哈哈......”在大漠的边缘,他站在队伍的最前面,眼中尽是疯狂与贪婪之色。战斗就此拉开了序幕......
  在刚刚进入大漠的前几个月里,一如他所料,大漠的居民根本就没有组织起有效的抵抗。他势如破竹,但凡要有反抗者,一律都被他无情的杀死。直到有一天,大漠中有一把刀横空出世......
  “哈哈,老子的运气真不错,居然在这里发现了一对野鸳鸯,兄弟们快把他们围起来,不要让他们跑了。”忽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静谧的湖畔。
  “啊!!夜哥哥,是沙匪,”少女惊恐的看着忽然出现的一群人,口中惊呼道:“怎么办?怎么办呀?他们会不会杀了我们呀?我不要死,我还这么年轻......”
  青年警惕的看着四周忽然出现的沙匪,将少女挡在自己的身后,大声问道:“不知各位来此,所谓何事?”
  “既然知道老子是沙匪,还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的,把身上值钱的物品全部拿出来,老子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其中一个沙匪猖狂的说道。
  “好的,好的,我这就把我们身上所有的值钱物品全部拿出来,还请各位好汉不要为难我们二人,放我们离去。”青年一边说着,一边把身上所有的值钱物品拿出来放在了地上。
  “算你小子识相,滚吧。”沙匪的头领挥挥手说道。
  “等一下,头儿,你看那小姑娘长的如此俊俏,带回去能收不少赎金啊。”其中一个沙匪谄媚的说道。
  “不错,还是你小子机灵,”沙匪头领赞赏了一句,然后转头对青年说道:“小子,回去准备好赎金,三天后到天鹰堡赎人,如果你敢不来,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对这个小姑娘做点什么,哈哈......”四周同时响起了其他沙匪猥亵的笑声。
  “不行,你们是妄想,我必须要带莲儿回去。”青年坚定的说道,并且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哼,别给脸不要脸,兄弟们,给他点颜色瞧瞧。”说着四周的沙匪便一拥而上。尽管青年奋力反抗,但很快便被打得遍体鳞伤。
  “小子,记住了,你只有三天时间。”远处传来沙匪嚣张的声音。
  青年拖着满是血污的身体,一点一点爬回了村落。
  “师父,莲儿被天鹰堡的沙匪带走了,他们要求三天之内凑足赎金,不然......”青年悲愤的说道:“是我没用,没有保护好莲儿。”
  “不怪你,好好养伤,三天后我们一起去救莲儿。”青年的师傅缓缓的说道。然后老人转身来到了中堂,从香案架上拿起一把满是锈迹的---断刀。老人捧着断刀来到后院,打来一盆清水,开始慢慢的磨刀。三天时间转瞬即逝,第四天清晨,老人带着青年,背着断刀,缓缓向着天鹰堡而去。
  “断刀出世,大漠必将染血啊!”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村落中年岁最长的一位老者开口说道。
  “太爷爷,为什么断刀出世,大漠就要流血呀?”一个孩童向长者问道。
  长者捋了捋思绪,随后讲起了一段传说。
  昔年,有外族强者觊觎大漠资源,发动了一场侵虐战争,所过之处,生灵涂炭,但凡有不从者,一律格杀勿论。就在大漠子民陷入绝境之时,一位大漠的强者,携一把刀,孤身闯入外族强者大营,悍不畏死,浴血而战。一时间,杀的外族强者手足无措,短暂的震慑住了入侵者。随后,这位强者抽身而退,组织大漠子民进行抵抗。一场拉锯战就此展开,战争整整持续了五年。
  在这五年内,尽管大漠子民占据地利与人和的优势,但奈何外族强者太多,且个个心狠手辣,无所不用其极,给大漠以及大漠的子民带来了不可言喻的重创。将近一半的大漠子民牺牲于这场战争,好在大漠有大漠之神的守护,也有英勇的强者引领,最终我们还是守住了大漠。
  漫长的战争,让双方都陷入了疲惫与焦虑,五年后的一天,双方达成协议,在大漠的边界进行决战:胜者,可得大漠资源;败者,终身不得踏入大漠。那一场决战,异常惨烈。大漠强者的刀---断了;入侵者的首领---服诛。大漠子民胜了!但是入侵者并没有遵守诺言,他们没有就此退出大漠,而是化为在大漠上四处流窜的沙匪,继续祸害着大漠。
  当年带领大家守护大漠的强者终身未娶,只收了一个徒弟,并且立下祖训:凡入我门者,需以手中的刀,守护大漠,阻击外族入侵。从此,那位强者用过的断刀,便成了大漠守护者的象征。并且每一位大漠守护者皆终身不娶,只收一个孤儿为徒,继续守护大漠。每次守护者出手,都是因为有沙匪作乱,需要用断刀还大漠一份宁静。
  “哇!那位强者好厉害呀!那冥爷爷是大漠的守护者吗?”孩童问道。
  “是的,青冥就是大漠这一世的守护者。”长者肯定的回答道。
  “那夜哥哥是冥爷爷的徒弟,就是下一代的守护者吗?”孩童继续问道。
  “是啊,玄夜就是下一代的守护者。”长者说道,过了一会,长者用低沉的声音缓缓的开口道:“希望玄夜也是最后一位守护者......”
  正午时分,天鹰堡大门前出现两道身影,一老一少,正是前来救人的大漠守护者---青冥与玄夜师徒。
  “呦?小子,看不出你对那个小姑娘挺上心的嘛!这么快就来了,挺准时的嘛!”大门口,三天前掳走少女的小头目戏谑的开口道。
  “莲儿呢?你们把她怎么样了?她人在哪里?”青年满脸担忧且焦急的喝问道。
  “小兔崽子,你是找死不成,居然敢这么和老子说话,别以为带个老东西就可以在这里撒野,赎金带来了吗?”小头目一脸凶恶的叫嚣着。
  “放心,钱,一分不少的带来了,只要莲儿没事就好。”老人平静的开口道。
  “老东西,你说不少就不少吗?先把钱交出来,让老子看看再说。”
  “莲儿呢?”
  “到现在还惦记着女人呢?那么水灵灵的一个小姑娘,兄弟们可是好好的享受了一番,你们两个今天也别想走。”说着,小头目和周围的沙匪一起露出了淫邪的笑容。
  “啊......畜牲,我要杀光你们这群畜牲。”青年撕心裂肺的咆哮道。
  “找死。”老人冷冷的吐出两个字,一直平静的脸上也露出了怒容,反手拔出背在身后的断刀,向前劈去,血花在绽放。
  老人带着青年一路杀到大堂。大堂的首位上坐着一位魁梧的中年男人,此时杀机凛然的开口道:“断刀青冥,你可还记得我?”
  老人满脸悔恨的开口:“当年我就不该一时心软,看你还是少年,便放过了你。”
  中年男人冷漠的回应道:“25年前,你当着我的面杀了我全家,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说着便抢先向老人发难,大战再起。青年趁着老人和中年男人大战的时间,在一个房间里,找到了衣不蔽体、满身淤青,已经没有了生命气息的少女。
  啊......青年睚眦欲裂、怒火焚烧九重天,他颤抖着双手,为少女整理好衣衫,抱着少女的尸体来到大堂。大堂中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中年男人被老人压制的节节败退、岌岌可危,随时有被击杀的可能。
  青年向着老人悲愤的喊道“师父,莲儿被他们害死了,您一定要替莲儿报仇啊!”
  老人的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有了一瞬间的分神,中年男人抓住这个机会,大举反攻,反过来压制住了老人。老人左挡右支,形式不容乐观。老人的心神受到了震颤,并且因为体力不支,渐渐呈现出颓势,中年男人的攻势越发猛烈。半盏茶时间过后,老人被击败。不过老人在被击败的同时,以自身可能陨落为代价,也同时重创了中年男人。两人双双倒地,血流不止。
  “师傅。”青年惊呼一声,向着老人扑去。
  尽管老人身受重创,但持刀的手却没有一丝颤抖,老人将手中的刀递给青年“夜儿,趁此时机,你去将他击杀,不能让他跑了,否则,将后患无穷。”
  青年接过老人手中的刀,慢慢走到中年男人的面前。中年男人凄然一笑,闭上了双眼。青年手起刀落,一颗头颅就此飞起。
  青年回到老人身边,老人挣扎着让青年扶自己坐起来,并且从青年手中拿过了断刀。
  “夜儿...跪...跪下。”老人气若游丝,已然到了油尽灯枯之时,用断断续续的声音对青年说道:“我...给你...讲...讲的...故事...你...还记得...吗?”
  青年拼命的点头,口中回答道:“记得,记得,每一个字我都记得。”
  老人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继续开口道:“从...从现在...起...你就是...大...大漠新...新的...守护者...这把刀...我...我就交...交给...你了...记住...守护大漠...是...我们的...”责任二字终究没来得及说出口,老人就此逝去。
  “师傅......”青年嚎啕大哭,口中不停的念叨着:“莲儿...师傅...莲儿......”
  许久之后,青年才颤抖着从老人手中拿起断刀,背在身后。青年抱起老人与莲儿的尸体向外走去,并且放了一把火,将这个罪恶之地,焚为灰烬。
  青年埋葬了老人与莲儿。在夕阳中,大漠上有一道落寞而又悲伤的背影,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在这一道背影手中,还有一把---断刀。
  大漠又一次恢复了往日的主旋律,风沙依旧漫天。但断刀的传说还在继续......
  西北大漠,狂风怒吼、黄沙漫天。恶劣的生存环境,让居住于这片土地上的人,在勤劳和朴实之中,多了一份勇敢、彪悍和血性。就是在这片荒芜的土地上,却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一把断刀的传说......
  “知道啦......”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带着一丝痛苦与无奈地开口“老头子,你都讲了800遍了,我耳朵都听得起茧子了,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忘记的。”
  声音的主人是一位年约十八九岁的青年,青年口中的老头子,是他的师傅,一位很慈祥、也很古板的老人。老人每天都会给青年讲同一个故事,一个讲了十几年从来都不变的故事。
  “夜哥哥,你在吗?”门外传来一个俏皮可爱的少女声音。
  青年听见这道声音,双眼立刻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向门外跑去,同时还大声回答道:“在,我在,马上就出来了。”
  青年跑到门口,看见一位二八少女正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一身淡蓝色的衣衫,乌黑及腰的秀发,还有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在不停的眨动着。
  屋内传来老人的声音:“丫头来啦,到屋里来坐吧,别在门口站着。”
  “不了,我是来找夜哥哥玩的,冥爷爷不会不同意吧?”少女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哀求,但眼睛里却透露出一丝狡黠。
  “小丫头都亲自来要人了,老头子还能不给吗?不要玩的太疯了。”老人一边说着一边向门口走来,“最近大漠里不太平,每年到了这个季节,风沙吹得更为频繁,而且时有沙匪出没,不要跑的太远了。”
  “是,冥爷爷您就放心吧,莲儿是最听话的了。”少女一边说着一边拉着青年向小镇外走去。
  “还是我厉害吧!一来就把你给解救出来了,快点夸我呀!”少女眯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嘴角微微上翘,脸上带着纯真的笑容,向青年邀功的说道。
  “我家莲儿是最棒的,比我都厉害。”青年夸赞道,同时捏了捏少女的鼻尖,还顺手揉乱了少女一头柔顺的长发。
  “夜哥哥......你又欺负我......”少女抱怨道,但是嘴角的弧度却不曾消失,脸上依然带着纯真而又迷人的微笑。
  前方,传来一阵青年爽朗的笑声。
  “夜哥哥等等我,”少女小跑几步追上青年“冥爷爷又在给你讲那个故事吗?”
  “是啊!”青年苦着脸说道“都讲了十几年了,我都能倒背了,老头子却还天天讲,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嘻嘻......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想听这个故事,冥爷爷都不让我听,你却在背后抱怨,回头我就告诉冥爷爷,看他怎么惩罚你?”少女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好啊!小丫头,你敢威胁我,看我怎么收拾你。”青年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向着少女扑去。
  两人一路打打闹闹,很快就来到了小镇外的一处绿洲边。并排坐在绿洲畔的树荫下,少女歪着头看向青年,开口道“:夜哥哥,你给我讲讲这个故事吧!我也好想听,但冥爷爷只讲给你一个人听,我保证,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青年沉吟片刻,缓缓开口道:“好,我相信莲儿,不会说出去的。”
  据古老相传,这片大漠以前是没有沙匪的,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勤劳朴实,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快乐而又平静。直到有一天,一个受伤的外乡人闯进这片大漠,晕倒在沙丘上,被路过的居民发现。善良的村民把他带回家,并且还为他疗伤,三个月后,外乡人的伤势痊愈了。这一天,外乡人向村民们辞行,热情的村民赠送给外乡人很多大漠特产。
  外乡人带着村民赠送的特产回到了属于自己的世界,并且变卖了这些特产,却意外的发现,原来大漠的特产如此值钱,顿时心生邪念,想要将大漠据为己有。于是,他便开始组织人马、聚集势力,为攻下大漠而做准备。三年,短短三年时间,他就组建了一个帮派,并且还网罗了一批杀手,只等时机成熟,便会发兵大漠。
  每年秋天,大漠风沙最小,他在等待着。秋天终于来了,时机已成熟,他剑指西北,似乎大漠已是他的囊中之物一般。
  “大漠,我又回来了,这次我要让你臣服在我的脚下,哈哈哈......”在大漠的边缘,他站在队伍的最前面,眼中尽是疯狂与贪婪之色。战斗就此拉开了序幕......
  在刚刚进入大漠的前几个月里,一如他所料,大漠的居民根本就没有组织起有效的抵抗。他势如破竹,但凡要有反抗者,一律都被他无情的杀死。直到有一天,大漠中有一把刀横空出世......
  “哈哈,老子的运气真不错,居然在这里发现了一对野鸳鸯,兄弟们快把他们围起来,不要让他们跑了。”忽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静谧的湖畔。
  “啊!!夜哥哥,是沙匪,”少女惊恐的看着忽然出现的一群人,口中惊呼道:“怎么办?怎么办呀?他们会不会杀了我们呀?我不要死,我还这么年轻......”
  青年警惕的看着四周忽然出现的沙匪,将少女挡在自己的身后,大声问道:“不知各位来此,所谓何事?”
  “既然知道老子是沙匪,还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的,把身上值钱的物品全部拿出来,老子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其中一个沙匪猖狂的说道。
  “好的,好的,我这就把我们身上所有的值钱物品全部拿出来,还请各位好汉不要为难我们二人,放我们离去。”青年一边说着,一边把身上所有的值钱物品拿出来放在了地上。
  “算你小子识相,滚吧。”沙匪的头领挥挥手说道。
  “等一下,头儿,你看那小姑娘长的如此俊俏,带回去能收不少赎金啊。”其中一个沙匪谄媚的说道。
  “不错,还是你小子机灵,”沙匪头领赞赏了一句,然后转头对青年说道:“小子,回去准备好赎金,三天后到天鹰堡赎人,如果你敢不来,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对这个小姑娘做点什么,哈哈......”四周同时响起了其他沙匪猥亵的笑声。
  “不行,你们是妄想,我必须要带莲儿回去。”青年坚定的说道,并且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哼,别给脸不要脸,兄弟们,给他点颜色瞧瞧。”说着四周的沙匪便一拥而上。尽管青年奋力反抗,但很快便被打得遍体鳞伤。
  “小子,记住了,你只有三天时间。”远处传来沙匪嚣张的声音。
  青年拖着满是血污的身体,一点一点爬回了村落。
  “师父,莲儿被天鹰堡的沙匪带走了,他们要求三天之内凑足赎金,不然......”青年悲愤的说道:“是我没用,没有保护好莲儿。”
  “不怪你,好好养伤,三天后我们一起去救莲儿。”青年的师傅缓缓的说道。然后老人转身来到了中堂,从香案架上拿起一把满是锈迹的---断刀。老人捧着断刀来到后院,打来一盆清水,开始慢慢的磨刀。三天时间转瞬即逝,第四天清晨,老人带着青年,背着断刀,缓缓向着天鹰堡而去。
  “断刀出世,大漠必将染血啊!”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村落中年岁最长的一位老者开口说道。
  “太爷爷,为什么断刀出世,大漠就要流血呀?”一个孩童向长者问道。
  长者捋了捋思绪,随后讲起了一段传说。
  昔年,有外族强者觊觎大漠资源,发动了一场侵虐战争,所过之处,生灵涂炭,但凡有不从者,一律格杀勿论。就在大漠子民陷入绝境之时,一位大漠的强者,携一把刀,孤身闯入外族强者大营,悍不畏死,浴血而战。一时间,杀的外族强者手足无措,短暂的震慑住了入侵者。随后,这位强者抽身而退,组织大漠子民进行抵抗。一场拉锯战就此展开,战争整整持续了五年。
  在这五年内,尽管大漠子民占据地利与人和的优势,但奈何外族强者太多,且个个心狠手辣,无所不用其极,给大漠以及大漠的子民带来了不可言喻的重创。将近一半的大漠子民牺牲于这场战争,好在大漠有大漠之神的守护,也有英勇的强者引领,最终我们还是守住了大漠。
  漫长的战争,让双方都陷入了疲惫与焦虑,五年后的一天,双方达成协议,在大漠的边界进行决战:胜者,可得大漠资源;败者,终身不得踏入大漠。那一场决战,异常惨烈。大漠强者的刀---断了;入侵者的首领---服诛。大漠子民胜了!但是入侵者并没有遵守诺言,他们没有就此退出大漠,而是化为在大漠上四处流窜的沙匪,继续祸害着大漠。
  当年带领大家守护大漠的强者终身未娶,只收了一个徒弟,并且立下祖训:凡入我门者,需以手中的刀,守护大漠,阻击外族入侵。从此,那位强者用过的断刀,便成了大漠守护者的象征。并且每一位大漠守护者皆终身不娶,只收一个孤儿为徒,继续守护大漠。每次守护者出手,都是因为有沙匪作乱,需要用断刀还大漠一份宁静。
  “哇!那位强者好厉害呀!那冥爷爷是大漠的守护者吗?”孩童问道。
  “是的,青冥就是大漠这一世的守护者。”长者肯定的回答道。
  “那夜哥哥是冥爷爷的徒弟,就是下一代的守护者吗?”孩童继续问道。
  “是啊,玄夜就是下一代的守护者。”长者说道,过了一会,长者用低沉的声音缓缓的开口道:“希望玄夜也是最后一位守护者......”
  正午时分,天鹰堡大门前出现两道身影,一老一少,正是前来救人的大漠守护者---青冥与玄夜师徒。
  “呦?小子,看不出你对那个小姑娘挺上心的嘛!这么快就来了,挺准时的嘛!”大门口,三天前掳走少女的小头目戏谑的开口道。
  “莲儿呢?你们把她怎么样了?她人在哪里?”青年满脸担忧且焦急的喝问道。
  “小兔崽子,你是找死不成,居然敢这么和老子说话,别以为带个老东西就可以在这里撒野,赎金带来了吗?”小头目一脸凶恶的叫嚣着。
  “放心,钱,一分不少的带来了,只要莲儿没事就好。”老人平静的开口道。
  “老东西,你说不少就不少吗?先把钱交出来,让老子看看再说。”
  “莲儿呢?”
  “到现在还惦记着女人呢?那么水灵灵的一个小姑娘,兄弟们可是好好的享受了一番,你们两个今天也别想走。”说着,小头目和周围的沙匪一起露出了淫邪的笑容。
  “啊......畜牲,我要杀光你们这群畜牲。”青年撕心裂肺的咆哮道。
  “找死。”老人冷冷的吐出两个字,一直平静的脸上也露出了怒容,反手拔出背在身后的断刀,向前劈去,血花在绽放。
  老人带着青年一路杀到大堂。大堂的首位上坐着一位魁梧的中年男人,此时杀机凛然的开口道:“断刀青冥,你可还记得我?”
  老人满脸悔恨的开口:“当年我就不该一时心软,看你还是少年,便放过了你。”
  中年男人冷漠的回应道:“25年前,你当着我的面杀了我全家,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说着便抢先向老人发难,大战再起。青年趁着老人和中年男人大战的时间,在一个房间里,找到了衣不蔽体、满身淤青,已经没有了生命气息的少女。
  啊......青年睚眦欲裂、怒火焚烧九重天,他颤抖着双手,为少女整理好衣衫,抱着少女的尸体来到大堂。大堂中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中年男人被老人压制的节节败退、岌岌可危,随时有被击杀的可能。
  青年向着老人悲愤的喊道“师父,莲儿被他们害死了,您一定要替莲儿报仇啊!”
  老人的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有了一瞬间的分神,中年男人抓住这个机会,大举反攻,反过来压制住了老人。老人左挡右支,形式不容乐观。老人的心神受到了震颤,并且因为体力不支,渐渐呈现出颓势,中年男人的攻势越发猛烈。半盏茶时间过后,老人被击败。不过老人在被击败的同时,以自身可能陨落为代价,也同时重创了中年男人。两人双双倒地,血流不止。
  “师傅。”青年惊呼一声,向着老人扑去。
  尽管老人身受重创,但持刀的手却没有一丝颤抖,老人将手中的刀递给青年“夜儿,趁此时机,你去将他击杀,不能让他跑了,否则,将后患无穷。”
  青年接过老人手中的刀,慢慢走到中年男人的面前。中年男人凄然一笑,闭上了双眼。青年手起刀落,一颗头颅就此飞起。
  青年回到老人身边,老人挣扎着让青年扶自己坐起来,并且从青年手中拿过了断刀。
  “夜儿...跪...跪下。”老人气若游丝,已然到了油尽灯枯之时,用断断续续的声音对青年说道:“我...给你...讲...讲的...故事...你...还记得...吗?”
  青年拼命的点头,口中回答道:“记得,记得,每一个字我都记得。”
  老人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继续开口道:“从...从现在...起...你就是...大...大漠新...新的...守护者...这把刀...我...我就交...交给...你了...记住...守护大漠...是...我们的...”责任二字终究没来得及说出口,老人就此逝去。
  “师傅......”青年嚎啕大哭,口中不停的念叨着:“莲儿...师傅...莲儿......”
  许久之后,青年才颤抖着从老人手中拿起断刀,背在身后。青年抱起老人与莲儿的尸体向外走去,并且放了一把火,将这个罪恶之地,焚为灰烬。
  青年埋葬了老人与莲儿。在夕阳中,大漠上有一道落寞而又悲伤的背影,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在这一道背影手中,还有一把---断刀。
  大漠又一次恢复了往日的主旋律,风沙依旧漫天。但断刀的传说还在继续......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故乡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