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何火最近为了老爹上医院的事犯了踌躇。
  何火住在城里,何老爹住在农村。前几天回老家看爹,见爹消瘦了,脸色也不好看,就追着问,才得知了情况:他爹近来老是小腹痛,大便带血,在社区诊所抓了几样药吃了也未曾见好。何火担心就想带着老爹去城里大医院看,可老爹却犟得很,说小毛病吃吃药就好了。
  何火知道爹心疼钱,一辈子会过,有个头疼脑热抗抗就过去了。何火心想不去也罢,小毛病上大医院就成了“大毛病”。
  过了一个星期,何老爹腹痛渐渐加重,果冻状的大便里带着脓血。何火便着急忙慌地带着老爹四处去看,中医,西医,什么秘方偏方的,吃了一堆药,最终也不凑效。何火媳妇便埋怨道:“那些小诊所、小偏方也就治个小病,大病能治吗?我看咱爹这次不是小毛病,还是得去大医院看!”
  何火便带着爹去了市人民医院。挂了专家门诊,排了半天队才坐到肠胃一科罗主任的身旁。罗主任中西医兼修,是市内有名的肠胃病专家。一通操作,先是把脉,又看舌苔,又让平躺敲打按压腹部,五分钟不到看完了,说是初步诊断为结肠炎,有些严重,还要做肠镜才能最终确诊。无奈,何火只好给爹办了住院,又是排了几天才排上做肠镜的手术。做之前先是一通检查,先做了血常规、尿常规,又做了彩超和CT。
  手术做了一个多小时,很顺利,结果正如罗主任所说。接下里就是住院治疗,每天除了打针就是吃药。硬捱了半个多月,何老爹觉得康复得差不多了,另外也心疼钱,就嚷着要出院。何火便去找罗主任说老爹要出院的事,那会儿罗主任已看了十多个病人了,有些累,便站起身舒展了一下筋骨,问道:“还没有完全康复怎么就要出院呢?”
  何火恭敬地笑道:“差不多了,我父亲非要出院,要再住下去会憋出病的。”
  罗主任面无表情地说:“可以,不过要带些药回去,要定期来做检查,要不然发展厉害了会癌变的。”
  何火心里一惊,答应了一个“哦”。
  办完出院,结账一算除了新农合报销的费用外自个还花了近一万块钱。何老爹心疼得差点掉了眼泪。何火虽也心疼,但还是劝慰道:“爹,咱们钱没了可以再挣,只要没病好好的比啥都强!”
  日子在紧张而又忙碌中悄然过去。何火每天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除了家就是4S店。他在店里是维修主管,是技术大拿,凡是技术上的问题到他这里都能迎刃而解。那天,解放路店遇到了一个技术难题,便请他去解决。他去了之后,一看是发动机的问题,没多大工夫就鼓捣好了。从修理车间出来,便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来,一看竟是罗主任!
  “我的车子修好了吧?”罗主任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修理员小孙忙笑着回道:“您的车修好了,正要跟您说呢!”
  “罗主任,还认识我不?”何火接过话茬说。
  罗主任先是一愣,又对着何火打量了一下,才平静地说:“哦,你,你是小何吧?”
  “是啊,可真凑巧,这个帕萨特是您的?”何火问道。
  “是的,你在这里工作?”
  “对,我干修理的。”
  “哦,你父亲好了吧?”
  “好了,还得多谢您哪!”
  罗主任扶了扶眼镜说:“那就好。我的车子可以开走了吗?”
  小孙刚要说话,被何火接了话茬:“罗主任,您的车还有问题,我再给检查一下,您先去休息区稍等一会儿!”
  罗主任平静地说了声“那好”。
  过了大半个钟头,何火从修理车间出来,来到休息室,递给罗主任一个修理单。
  “罗主任,您的车还有不少问题,刹车片磨损严重了,需要更换;发动机里积炭挺多也需要清理;还有前氧传感器也出了问题……”
  何火列了一大堆问题,说都需要修理,没想到罗主任竟全然答应了。这让他感到有些意外。他赶紧让小孙去打了一下费用单子,一合计得三千多块钱,罗主任看了一眼单子就在上面一丝不苟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何火又折回了修理车间,小孙跟在后面小声地问道:“何哥,你跟他有仇吗?你这么他!”
  何火狡黠地一笑:“这叫宰吗?这是为了顾客的安全着想,干活去吧!”
  又过了一个小时,便全部都搞定了。何火把车开到院子里的停车位上,又亲自把钥匙送到了罗主任的手上,让引导员带着他去财务室缴了费,才目送罗主任开车驶离。
  何火看着罗主任的车子缓缓驶出了4S店,心里美滋滋的,思忖着:下次来还得宰一次……
  他在解放路店逗留了一会,便骑着电动车往总店走。刚过了两个路口,就见前面路边簇拥了一群人,何火骑到近前,停下车,靠上去一看,只见一位中年男人正跪在一个老头儿身边给他做着胸外按压,老头儿脸色苍白,呼吸微弱,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那个中年男人又按压了几分钟,只见老头儿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身体似乎也有了知觉……
  那个中年男人累得兀自瘫坐在了地上,何火从侧面一看觉得面熟,又转到正面去看,竟然是罗主任!
  后来在电视新闻里看到市长为一支援非抗疫医疗队送行的画面,其中,有一个特写镜头专门给了披戴大红花的罗主任。
  何火在很多年以后还能清晰地记着那个画面。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大漠•断刀
下一篇:天上掉下个后老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