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骤雨中的那点事

“张国良,你到了吗?甲公司催货催了好几遍了。”
  “还没呢!前面堵车。”
  “你要抓紧点!客户要得急。”
  “我会的。”
  业务员催了一遍又一遍,张国良的心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恨不能长个翅膀飞过去。
  可急又有什么用?他急,老天爷不急,一场滂沱大雨急遽而下,路面积了较深的水。
  张国良和其他司机一样,打开双闪灯,把车挂上一档,慢慢地开。
  车子在积水路面上行走,好像轮船在惊涛骇浪中航行,飞溅起的水波噼里叭啦地拍打着车窗玻璃,车前仿佛一片汪洋,根本看不清路。
  电话铃声又响了,张国良看了一下来电显示,这次催的已不是公司业务员,而是公司老板。
  老板催了,当如是甲公司要货的紧急程度又加了个级别。
  张国良赶紧接通电话,老板焦急地在电话中问:“你到了没?人家急着要用。”
  “快到了。”
  “你不能说快到了,你确切地告诉我离甲公司还有多远?几点能到?
  “还有十公里。”
  “你要快点,不能耽误客户的生产。”
  “雨下得太大,所有的车都开得很慢,我快不起来呀。”
  “我不管,你必须在上午十二点前赶到。”
  “好的,我尽力。”
  “不是尽力,而是一定。如果你不按时赶到,按照合同约定,我公司是要承担违约责任的。”
  他不再回复,着急地开着车往前走。
  没走多远,前面的车突然停了下来。
  他等了十多分钟,前面的车还是不动。
  雨还在发疯似地下个不停,他打开窗户,探头往外看了一下,头发全部被雨水淋透,眼睫毛上,脸上飘满了水滴。他赶紧把头缩进主驾驶室,关上窗户。
  其它车道的车在陆续徐行,他的前车像被钉子钉在那儿纹丝不动。
  他按喇叭,不止是他在按喇叭,后面的车的司机也在按喇叭,好似汽笛长鸣一般。
  喇叭声在催促,前车司机打开车门,从驾驶室走了下来,他顶着大雨走到张国良的车前,张国良打开车窗,焦急地问道:“师傅,你的车怎么啦?”
  “我的车熄火了,打不叫,麻烦你帮我推一下,我把车挪到一边。”
  “好的。”
  张国良二话没说帮他推车,可他的车装着货是重车,他竭尽全力,仍然无济于事。
  暴雨像发飙似的狂下,无情地落在他的身上,他的衣服湿透了,整个人被人淋得像只落汤鸡。
  后面的司机看到这一情景,主动下车帮忙推。
  众人拾柴火焰高,前车终于被挪开了。
  这广东的鬼天气真是奇怪,刚刚下着倾盆大雨,顷刻间像轧断墨线般停了。
  大家把衣服上的水拧干,开车走了。
  张国良把货送到甲公司时,甲公司的职员正好打卡下班。
  还好,没有超过十二点。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