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作者:张士勤

第一卷第五章第一节一本难念的经,“民以食为天”/介非
  
  狗剩去二道沟炼钢铁当了工人,水性杨花的媳妇赵金兰因为耐不住寂寞,在生产队的政治夜校里学习期间,渐渐地就与单身汉贺无成眉来眼去地有了那种暗送秋波的意思。自从他们二人相好上以后,受宠若惊、心花怒放的贺无成便时不时地拿着自己家老母鸡下的蛋,去村口供销社的代销店换上几块零花钱,隔三岔五地给赵金兰买上一盒“雪花膏”牌的润脸油,一包针,一块“羊肚子”的毛巾,一双棉线袜子、手套什么的小件生活用品,去向赵金兰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再拿出一毛钱出来换取十块洋糖,白天担粪期间如果有缘再能碰上的时侯便递上两块让她解渴,晚上政治夜校里认字时分再偷偷地塞三块让她解闷,只要省惜着消费,一毛钱的水果糖他们二人还能甜上两天呢!
  赵金兰也是个有情有义的女人呢,眼见贺无成纽扣掉了、衫子破了就给他使个眼色,让他及时脱下来,自己拿回家去收拾一下、补一补。对于光棍汉贺无成的关于缝缝补补方面的针线活儿她全包了,前几天还用贺无成给她买的毛线为他织了一件带“心节”花式的时髦背心。使得以前邋邋遢遢的贺无成现在却穿得丝儿绺儿地非常光彩照人。贺无成在人多的劳动场合里故意亮出那件红花背心来显摆,非常得意地给社员们卖哌说,这就是金兰的手艺呢!使牛蛋那些小伙子们羡慕不已,戏谑他:“你狗日的虽然是个光棍汉,但是还艳福还不小哩!”
  这天晚上,政治夜校学习快要结束了的时候,金兰给无成挤了个眼色。心照不宣的无成便知道金兰有话要给他说呢,于是便装模作样,故意磨磨蹭蹭地不肯与其他男女青年一块儿散去。待别人都走远了,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的时候,金兰对无成说:“夜黑,我胆儿小,害怕,送送我吧?”
  “能行呢,就怕那个老封建‘秦州歹’,你那个家法严明的阿公爸撞见了骂我呢!”
  “不怕!这都半夜时分了,婆婆回了娘家,阿公爸这几天闹肚子,身体不大舒服,怕老早就睡了呢。”
  回到金兰家的大门口,她让无成先在老远处的暗影里等等,自己先开门进去,点亮了自己屋子的煤油灯,在院子里走了一圈,特意咳嗽两声:“爸,您睡了吗?”
  “噢,睡了,把大门关好,别让贼娃子进来!”睡在中间客人窑的“秦州歹”迷迷糊糊,闷声闷气地说。
  “哦,那我就再看一下,看看大门关紧了没有。”金兰应着声朝着门外走去,即刻向无成招招手,表示一切正常,平安无事!无成便蹑手蹑脚,无声无息地钻进了金兰的屋子……
  这个“秦州歹”前天中午大热天干活回家,饥渴难耐,站在灶屋的装水缸边,咕噜,咕噜一马勺冷水灌了下去,不成想受凉弄坏了肚子,今个晚上的后半夜,就一直来来回回地跑厕所,折腾了一宵,根本就没有消停过多少时分。天快亮了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别人介绍给自己的一个经验土偏方子,说是喝哪山里采集回来的“地椒茶”治肠炎痢疾什么的是非常灵验的。他搜寻着找出了一把干地椒,寻思着:这老婆子没有在家,灶屋里的儿媳妇子还在睡觉,这地椒需要用铁锅架柴火熬煮一些时候呢,看那北斗星还挂在天空的中间,距离天亮还得老长一截子呢,自己的那个胃痛胃胀十分厉害,是无论如何也熬扯不到天气大亮了的,没有办法,只有喊儿媳妇金兰委屈一下,早些起床伺候了。走出门站在院心,他刚要喊金兰的时候,便真真切切地听到金兰的屋子里面传出了“咯咯,咯咯咯”的笑声,同时好像还有说话的声音呢。心里十分纳闷:“哎,这就奇了怪了?昨晚上家里根本就没有来过亲戚的呀!”他喊:
  “金兰!我肚子实在痛得厉害,起来给爹烧一碗地椒茶哈。”
  此时此刻,两个年轻人正在颠鸾倒凤般地亲热戏耍呢,高潮阶段,忘乎所以,哪里还听得见院子里有老爹的喊叫声?依然我行我素,那情那境简直就是妙不可言……
  见没有回应的动静,“秦州歹”便带着疑惑来到金兰所住的灶屋门道,果然里面那肉麻的淫荡声音真真切切,实实在在地灌入了他的耳孔……这样的意外情况猛然使他火冒三丈,他抬脚狠狠地踢了几脚木门板,“咚!咚!咚!”
  大声吼道:“我说金兰,咋就喊不言喘呢?我肚子疼,要喝地椒茶,赶紧起来!”
  那扇门板险些就被撞开了,多亏无成为了预防万一,用那烧炕用的灰耙顶的瓷实。
  此时此刻,“秦州歹”不但肚子疼,他的心更疼!心疼自己的尊严脸面丢尽了!心疼自己家的被褥被野男人给踢蹬烂了!心疼自己家的大土炕快要被野男人踏跳塌了!心里想,儿子当工人不在家,媳妇子被这花花世界给引诱瞎了,常常到那生产队里的什么夜校去疯癫,青年男女们混杂在一起,跳跳唱唱,卿卿我我,纯粹是一个男女授受不亲的局面,多半夜了还不归宿休息,竟然还红杏出墙,不知把谁家的哪野男人竟敢直接勾引到家里来了,这还了得!虽说解放了,放开了,提高女权了,但是,这家法规矩还是要有的!根本把我这老骨头不当一回事儿了!妈妈的,这里又不是什么旅店、窑子,看把你们美的!哼!伤风败俗,丢人现眼!人说捉奸捉双,我今晚哪怕守到那天明呢,也一定要看看这狗胆包天的野男人是谁,非打断你们的狗腿不可!捉奸问罪的决心他是下定了的!随手操起了一根顶门棒,横刀立马,守在了金兰的屋子门口。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情况,可着实吓坏了屋子内正苟合在一起的无成和金兰一对男女,他们的一切活动戛然而止,包起头来,蛰伏在那带有浓烈的汗腥气味的被窝内,大气都不敢再出一声。只听得见外面已经有了木棒跌落的响声,也听得出门外的“秦州歹”已经是歇斯底里、怒气冲天、气壮如牛了,他不断地咳嗽着,喊叫着:“金兰!快些开门……”
  慌乱中,赵金兰只好将无成埋在被窝中,自己一边穿衣服一边应声道:“爸,我知道了,您先回窑里坐会儿,我这就马上起来了……”
  穿衣服下床,借着月色,金兰从门缝中眺望出去,只见老阿公爸根本就没有离去的迹象,双手攥着木棒,猫腰蹲在那门槛旮旯的地方,如临大敌,严阵以待的架势!这可咋办?她推推床上的那个战战兢兢,哆哆嗦嗦,已经抖作一团的贺无成,小声耳语道:“老爸发神经了,蹲在门道没有走,好像发现了敌情一样,要打的样子呢,你说咋办?是强攻还是智取?”
  无成着急得直抓头发:“哎呀,咋办?好我的姑奶奶呢,我说不敢,你说好着呢,事到如今,最好能有个老鼠窟窿让我钻进去算了!”
  “哎,要不你就钻在炕眼里藏起来咋样?”金兰说。
  “行!”
  “那你赶紧穿衣服!”
  慌不择路的无成只好溜下床来,“啃哧、啃哧”地左挤右缩,花费了老大的劲、老大一会儿的功夫,才钻进了炕眼内,示意金兰马上堵上炕眼板。
  金兰拿上炕眼板,刚要去堵上,转过身子,又说:“不行不行!老爸说要烧开水煮地椒茶水喝呢,灶膛里一把火岂不把你给熏死了?”
  又赶紧把无成往外面拽拉,那么小的炕眼门,确实是好进难出的,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终于把满脸粘着烟墨子,被染成了黑脸包爷的贺无成弄将出来,炕眼门的砖头又碰了无成的额头,他疼得“哎呀”一声。
  外面的秦州歹等得不耐烦了:“咋了?快些开门嘛!”
  “来了!来了!……”金兰慌乱地应付着,赶紧把无成拽到灶火角角,赶紧用揽柴火的竹子背篼罩住。这才慌忙去给阿公爸打开屋门。是福是祸只有硬着头皮挨了,听天由命吧,就看关键时刻那个无成能不能逃得利索,一个结实强健的小伙子被一个老头子打一两棒倒是无所谓的,只要不被打断了双腿就算万幸了。金兰一边开门,一边这样胡思乱想着。秦州歹手握木棒气势汹汹地双脚踏进了门槛,点亮了煤油灯,用咄咄逼人的目光在屋子里面的大炕上、门背后、饭案底下、灶火、缸桶、窑掌等等他认为能藏人的地方扫描搜寻着……
  “爸,您咋就拄了那么粗的一根拐杖呢?您要喝地椒水?我这就给您烧!”金兰的心跳得突!突!突!语无伦次地说,她都不敢再去瞅那个灶火角角、里面就是无成藏身之地的竹子背篼了。
  “秦州歹”也不言语,只顾寻找他自己“捉奸”的证据。但是没有人啊!心里好生纳闷:听得清清楚楚的,咋就没有了人呢?他转到炕箱处,见炕眼的地方有灰烬的遗迹,便低下头去用手中的木棒在炕箱里边左右前后地一阵乱捅乱搅,里面也是空荡荡的,又跑到院子外面出烟的烟桶眼看了看,也没有什么痕迹呀?返回进到了屋内,顺势坐在了金兰住的炕头边上。
  金兰一见他这样的阵势,心里毛了:糟了,他怎么就坐下来不走了呢?看他那眼睛四处搜寻的样子,肯定非要弄个水落石出不可的,这可咋办?
  看着金兰六神无主的样子,“秦州歹”对金兰大声吼道:“我老汉的肚子都快要胀死了,还不赶紧生火烧水,愣在这里干什么?”
  金兰神色紧张地说:“爸,那么您先坐着,待我揽一背篼柴火去。”这可是急中生智呀,她赶紧去灶火角角用脚踢踢那个倒扣的背篼,手从那背篼上底的背篼柈提一寸高,慢慢地移动着背篼和脚步,还给阿公说:“刚才下炕时不留意崴了脚脖子,走路不利索。”只顾生焖气的“秦州歹”理也不理。
  就这样赵金兰她一寸一寸地移挪着脚板,背篼里面的贺无成也猫着腰,也顺势随着金兰的背篼一寸一寸地挪动,一直到大门外,金兰一提开背篼,拉他一把,贺无成一个奔子,狼狈落荒而逃!
  金兰揽一背篼柴火进屋,只见阿公点着煤油灯在屋子的各角角窝窝,连炕眼、水缸都搜寻遍了,只是自言自语:“这就奇了怪了!”如释重负的金兰,这个时候已经放心了,镇定自若,装着无事一样,她反倒以守为攻起来,一边烧火,一边回过头去问他:“爸,您在找什么呀?”
  秦州歹尴尬地说:“我刚才明明看见了一只老大恶心的老鼠,可是这屋子咋就没有藏老鼠的窟窿了呢?”
  金兰笑了笑无不揶揄“秦州歹”说:“爸,是您眼睛老花了吧?”
  秦州歹气得一跺脚:“我眼睛瞎了,难道我的耳朵都聋了吗?”
  “爸,这人老了,上了年纪了,耳朵应该背一点,眼睛应该闭一点才好,您有病在身,还那么费事百般地,半夜三更起来满院子高腔大嗓子地胡吆喝,叫别人听见了,还以为我真的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呢,我看您是狗咬老鼠多管闲事啊!”
  这个时候的“秦州歹”耷拉着脑袋,额头沁出了大把晶莹的汗珠,冒着热气,不止地擦着。他也听出了儿媳妇那弦外之音,羞愧难当。虽然大口大口地喝着金兰端过来的特别滚烫的地椒茶,但是,他的肚子里更加地翻江倒海起来,他的心里更加地难受了……
  精明世故了一辈子的“秦州歹”,咬掉舌头咽下肚,有口难言啦!竟然被儿媳妇像变魔术一样给耍了个糊里糊涂呢。这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了,但他始终都没有能够明白那究竟是怎么的一回事情真相。
  自从村子里来了公社的马先锋书记,生产队成立了公共食堂,实行了统购统销的粮食政策,社员们以前家中所积攒的或多或少的一点余粮都被干部们翻箱倒柜地搜寻着上缴了公家。生活发生了极度的困难,吃都吃不饱,年轻人们也都基本上没有了以前那些花前月下、打情骂俏的兴致了。贺无成也很少再去找自己的相好赵金兰了。
  民以食为天。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在生活困难时期,唯独“如何公平合理地填饱一家人的肚子”这本《吃饭的经》最为难念。生产队的家家户户都出现了那种亲情伦理关系不正常的现象。本来的一家子人,父子婆媳、哥弟妯娌们的相互亲情伦理之间,因为没有了吃饱肚子的基本生活保障条件而变得紧张、绝情起来。
  赵金兰年前生育了小孩,家里又多了一张吃饭的嘴,但是生产队规定三岁以下的小孩是不供应口粮的。公共食堂供应给大人们的那点口粮成了争多论少、互相争究吃亏便宜的根由,谁家都吃不下个绝对公平的局面。她的婆婆说自己的老汉“秦州歹”是个“五类分子”呢,生产队每天分派给他的都是些重体力的活路,不像其他政治面貌清白的社员们还可以增加工分和口粮标准的,反而还要比其他社员多加班加点地去做义务工呢,在社会上没有个公平的地位,人活的窝囊。再怎么说,他要算是“一家之主”呢!也都快奔六十岁的人了,应该有个温馨的家庭,应该有享受天伦之乐的权利,每个家庭成员都应该关心、体贴他,应该照顾他吃饱一点才对。让他多吃点面食少吃些野菜,其他人少吃一点没有啥,起码应该让他每天吃到八两以上的口粮才对!媳妇金兰却说,婆婆妈的那心根本就是长偏在肚皮外面呢,尽说那些没心没肺的话,尽干那没心没肺的事儿。她认为老阿公受罪吃苦活该,谁让他自己是个“坏分子”呢,害得一家人都跟着背那口政治黑锅,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自己除了每天要参加生产队的体力劳动外,还要给孩子挤奶水,想把我的那点每天只有半斤标准的口粮抠掐下来让老阿公吃?不想要我了?把我吊掐死了也是不要紧的,那么还有你们的小孙子呢?我们母子俩饿死了,那可是两条人命呢!埋怨婆婆妈心事不公平,是“秦州歹”第二!每次食堂打回来的蒸馍饭菜都偏向了老公公,给我这个媳妇子则尽吃“麦剌剌”、“苦苦菜”那样的野菜,还有那榆树皮、高粱帽帽的“加工面”,那也只能吃个半饱。朱家老二的三儿子为了吃饭的事情上吊了,颉桂花的大媳妇离婚领着三个孩子跟宁夏老回子跑了,贺家铁嘴爷儿俩被岁媳妇“黑心弯弯”三天没有给饭吃而饿死了,还有那个蛮儿兄弟、姊妹仨被妖婆后妈抠掐口粮,气恨不过离家出走了,到现在没有了音讯……我看婆婆妈是在向这些人学习呢,和她的那个当了工人的“斜眼抽抽”儿子狗剩合谋起来要刁离我们娘儿俩呢!非得把一家人搅散伙了不可!第一卷第五章第一节一本难念的经,“民以食为天”/介非
  
  狗剩去二道沟炼钢铁当了工人,水性杨花的媳妇赵金兰因为耐不住寂寞,在生产队的政治夜校里学习期间,渐渐地就与单身汉贺无成眉来眼去地有了那种暗送秋波的意思。自从他们二人相好上以后,受宠若惊、心花怒放的贺无成便时不时地拿着自己家老母鸡下的蛋,去村口供销社的代销店换上几块零花钱,隔三岔五地给赵金兰买上一盒“雪花膏”牌的润脸油,一包针,一块“羊肚子”的毛巾,一双棉线袜子、手套什么的小件生活用品,去向赵金兰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再拿出一毛钱出来换取十块洋糖,白天担粪期间如果有缘再能碰上的时侯便递上两块让她解渴,晚上政治夜校里认字时分再偷偷地塞三块让她解闷,只要省惜着消费,一毛钱的水果糖他们二人还能甜上两天呢!
  赵金兰也是个有情有义的女人呢,眼见贺无成纽扣掉了、衫子破了就给他使个眼色,让他及时脱下来,自己拿回家去收拾一下、补一补。对于光棍汉贺无成的关于缝缝补补方面的针线活儿她全包了,前几天还用贺无成给她买的毛线为他织了一件带“心节”花式的时髦背心。使得以前邋邋遢遢的贺无成现在却穿得丝儿绺儿地非常光彩照人。贺无成在人多的劳动场合里故意亮出那件红花背心来显摆,非常得意地给社员们卖哌说,这就是金兰的手艺呢!使牛蛋那些小伙子们羡慕不已,戏谑他:“你狗日的虽然是个光棍汉,但是还艳福还不小哩!”
  这天晚上,政治夜校学习快要结束了的时候,金兰给无成挤了个眼色。心照不宣的无成便知道金兰有话要给他说呢,于是便装模作样,故意磨磨蹭蹭地不肯与其他男女青年一块儿散去。待别人都走远了,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的时候,金兰对无成说:“夜黑,我胆儿小,害怕,送送我吧?”
  “能行呢,就怕那个老封建‘秦州歹’,你那个家法严明的阿公爸撞见了骂我呢!”
  “不怕!这都半夜时分了,婆婆回了娘家,阿公爸这几天闹肚子,身体不大舒服,怕老早就睡了呢。”
  回到金兰家的大门口,她让无成先在老远处的暗影里等等,自己先开门进去,点亮了自己屋子的煤油灯,在院子里走了一圈,特意咳嗽两声:“爸,您睡了吗?”
  “噢,睡了,把大门关好,别让贼娃子进来!”睡在中间客人窑的“秦州歹”迷迷糊糊,闷声闷气地说。
  “哦,那我就再看一下,看看大门关紧了没有。”金兰应着声朝着门外走去,即刻向无成招招手,表示一切正常,平安无事!无成便蹑手蹑脚,无声无息地钻进了金兰的屋子……
  这个“秦州歹”前天中午大热天干活回家,饥渴难耐,站在灶屋的装水缸边,咕噜,咕噜一马勺冷水灌了下去,不成想受凉弄坏了肚子,今个晚上的后半夜,就一直来来回回地跑厕所,折腾了一宵,根本就没有消停过多少时分。天快亮了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别人介绍给自己的一个经验土偏方子,说是喝哪山里采集回来的“地椒茶”治肠炎痢疾什么的是非常灵验的。他搜寻着找出了一把干地椒,寻思着:这老婆子没有在家,灶屋里的儿媳妇子还在睡觉,这地椒需要用铁锅架柴火熬煮一些时候呢,看那北斗星还挂在天空的中间,距离天亮还得老长一截子呢,自己的那个胃痛胃胀十分厉害,是无论如何也熬扯不到天气大亮了的,没有办法,只有喊儿媳妇金兰委屈一下,早些起床伺候了。走出门站在院心,他刚要喊金兰的时候,便真真切切地听到金兰的屋子里面传出了“咯咯,咯咯咯”的笑声,同时好像还有说话的声音呢。心里十分纳闷:“哎,这就奇了怪了?昨晚上家里根本就没有来过亲戚的呀!”他喊:
  “金兰!我肚子实在痛得厉害,起来给爹烧一碗地椒茶哈。”
  此时此刻,两个年轻人正在颠鸾倒凤般地亲热戏耍呢,高潮阶段,忘乎所以,哪里还听得见院子里有老爹的喊叫声?依然我行我素,那情那境简直就是妙不可言……
  见没有回应的动静,“秦州歹”便带着疑惑来到金兰所住的灶屋门道,果然里面那肉麻的淫荡声音真真切切,实实在在地灌入了他的耳孔……这样的意外情况猛然使他火冒三丈,他抬脚狠狠地踢了几脚木门板,“咚!咚!咚!”
  大声吼道:“我说金兰,咋就喊不言喘呢?我肚子疼,要喝地椒茶,赶紧起来!”
  那扇门板险些就被撞开了,多亏无成为了预防万一,用那烧炕用的灰耙顶的瓷实。
  此时此刻,“秦州歹”不但肚子疼,他的心更疼!心疼自己的尊严脸面丢尽了!心疼自己家的被褥被野男人给踢蹬烂了!心疼自己家的大土炕快要被野男人踏跳塌了!心里想,儿子当工人不在家,媳妇子被这花花世界给引诱瞎了,常常到那生产队里的什么夜校去疯癫,青年男女们混杂在一起,跳跳唱唱,卿卿我我,纯粹是一个男女授受不亲的局面,多半夜了还不归宿休息,竟然还红杏出墙,不知把谁家的哪野男人竟敢直接勾引到家里来了,这还了得!虽说解放了,放开了,提高女权了,但是,这家法规矩还是要有的!根本把我这老骨头不当一回事儿了!妈妈的,这里又不是什么旅店、窑子,看把你们美的!哼!伤风败俗,丢人现眼!人说捉奸捉双,我今晚哪怕守到那天明呢,也一定要看看这狗胆包天的野男人是谁,非打断你们的狗腿不可!捉奸问罪的决心他是下定了的!随手操起了一根顶门棒,横刀立马,守在了金兰的屋子门口。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情况,可着实吓坏了屋子内正苟合在一起的无成和金兰一对男女,他们的一切活动戛然而止,包起头来,蛰伏在那带有浓烈的汗腥气味的被窝内,大气都不敢再出一声。只听得见外面已经有了木棒跌落的响声,也听得出门外的“秦州歹”已经是歇斯底里、怒气冲天、气壮如牛了,他不断地咳嗽着,喊叫着:“金兰!快些开门……”
  慌乱中,赵金兰只好将无成埋在被窝中,自己一边穿衣服一边应声道:“爸,我知道了,您先回窑里坐会儿,我这就马上起来了……”
  穿衣服下床,借着月色,金兰从门缝中眺望出去,只见老阿公爸根本就没有离去的迹象,双手攥着木棒,猫腰蹲在那门槛旮旯的地方,如临大敌,严阵以待的架势!这可咋办?她推推床上的那个战战兢兢,哆哆嗦嗦,已经抖作一团的贺无成,小声耳语道:“老爸发神经了,蹲在门道没有走,好像发现了敌情一样,要打的样子呢,你说咋办?是强攻还是智取?”
  无成着急得直抓头发:“哎呀,咋办?好我的姑奶奶呢,我说不敢,你说好着呢,事到如今,最好能有个老鼠窟窿让我钻进去算了!”
  “哎,要不你就钻在炕眼里藏起来咋样?”金兰说。
  “行!”
  “那你赶紧穿衣服!”
  慌不择路的无成只好溜下床来,“啃哧、啃哧”地左挤右缩,花费了老大的劲、老大一会儿的功夫,才钻进了炕眼内,示意金兰马上堵上炕眼板。
  金兰拿上炕眼板,刚要去堵上,转过身子,又说:“不行不行!老爸说要烧开水煮地椒茶水喝呢,灶膛里一把火岂不把你给熏死了?”
  又赶紧把无成往外面拽拉,那么小的炕眼门,确实是好进难出的,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终于把满脸粘着烟墨子,被染成了黑脸包爷的贺无成弄将出来,炕眼门的砖头又碰了无成的额头,他疼得“哎呀”一声。
  外面的秦州歹等得不耐烦了:“咋了?快些开门嘛!”
  “来了!来了!……”金兰慌乱地应付着,赶紧把无成拽到灶火角角,赶紧用揽柴火的竹子背篼罩住。这才慌忙去给阿公爸打开屋门。是福是祸只有硬着头皮挨了,听天由命吧,就看关键时刻那个无成能不能逃得利索,一个结实强健的小伙子被一个老头子打一两棒倒是无所谓的,只要不被打断了双腿就算万幸了。金兰一边开门,一边这样胡思乱想着。秦州歹手握木棒气势汹汹地双脚踏进了门槛,点亮了煤油灯,用咄咄逼人的目光在屋子里面的大炕上、门背后、饭案底下、灶火、缸桶、窑掌等等他认为能藏人的地方扫描搜寻着……
  “爸,您咋就拄了那么粗的一根拐杖呢?您要喝地椒水?我这就给您烧!”金兰的心跳得突!突!突!语无伦次地说,她都不敢再去瞅那个灶火角角、里面就是无成藏身之地的竹子背篼了。
  “秦州歹”也不言语,只顾寻找他自己“捉奸”的证据。但是没有人啊!心里好生纳闷:听得清清楚楚的,咋就没有了人呢?他转到炕箱处,见炕眼的地方有灰烬的遗迹,便低下头去用手中的木棒在炕箱里边左右前后地一阵乱捅乱搅,里面也是空荡荡的,又跑到院子外面出烟的烟桶眼看了看,也没有什么痕迹呀?返回进到了屋内,顺势坐在了金兰住的炕头边上。
  金兰一见他这样的阵势,心里毛了:糟了,他怎么就坐下来不走了呢?看他那眼睛四处搜寻的样子,肯定非要弄个水落石出不可的,这可咋办?
  看着金兰六神无主的样子,“秦州歹”对金兰大声吼道:“我老汉的肚子都快要胀死了,还不赶紧生火烧水,愣在这里干什么?”
  金兰神色紧张地说:“爸,那么您先坐着,待我揽一背篼柴火去。”这可是急中生智呀,她赶紧去灶火角角用脚踢踢那个倒扣的背篼,手从那背篼上底的背篼柈提一寸高,慢慢地移动着背篼和脚步,还给阿公说:“刚才下炕时不留意崴了脚脖子,走路不利索。”只顾生焖气的“秦州歹”理也不理。
  就这样赵金兰她一寸一寸地移挪着脚板,背篼里面的贺无成也猫着腰,也顺势随着金兰的背篼一寸一寸地挪动,一直到大门外,金兰一提开背篼,拉他一把,贺无成一个奔子,狼狈落荒而逃!
  金兰揽一背篼柴火进屋,只见阿公点着煤油灯在屋子的各角角窝窝,连炕眼、水缸都搜寻遍了,只是自言自语:“这就奇了怪了!”如释重负的金兰,这个时候已经放心了,镇定自若,装着无事一样,她反倒以守为攻起来,一边烧火,一边回过头去问他:“爸,您在找什么呀?”
  秦州歹尴尬地说:“我刚才明明看见了一只老大恶心的老鼠,可是这屋子咋就没有藏老鼠的窟窿了呢?”
  金兰笑了笑无不揶揄“秦州歹”说:“爸,是您眼睛老花了吧?”
  秦州歹气得一跺脚:“我眼睛瞎了,难道我的耳朵都聋了吗?”
  “爸,这人老了,上了年纪了,耳朵应该背一点,眼睛应该闭一点才好,您有病在身,还那么费事百般地,半夜三更起来满院子高腔大嗓子地胡吆喝,叫别人听见了,还以为我真的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呢,我看您是狗咬老鼠多管闲事啊!”
  这个时候的“秦州歹”耷拉着脑袋,额头沁出了大把晶莹的汗珠,冒着热气,不止地擦着。他也听出了儿媳妇那弦外之音,羞愧难当。虽然大口大口地喝着金兰端过来的特别滚烫的地椒茶,但是,他的肚子里更加地翻江倒海起来,他的心里更加地难受了……
  精明世故了一辈子的“秦州歹”,咬掉舌头咽下肚,有口难言啦!竟然被儿媳妇像变魔术一样给耍了个糊里糊涂呢。这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了,但他始终都没有能够明白那究竟是怎么的一回事情真相。
  自从村子里来了公社的马先锋书记,生产队成立了公共食堂,实行了统购统销的粮食政策,社员们以前家中所积攒的或多或少的一点余粮都被干部们翻箱倒柜地搜寻着上缴了公家。生活发生了极度的困难,吃都吃不饱,年轻人们也都基本上没有了以前那些花前月下、打情骂俏的兴致了。贺无成也很少再去找自己的相好赵金兰了。
  民以食为天。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在生活困难时期,唯独“如何公平合理地填饱一家人的肚子”这本《吃饭的经》最为难念。生产队的家家户户都出现了那种亲情伦理关系不正常的现象。本来的一家子人,父子婆媳、哥弟妯娌们的相互亲情伦理之间,因为没有了吃饱肚子的基本生活保障条件而变得紧张、绝情起来。
  赵金兰年前生育了小孩,家里又多了一张吃饭的嘴,但是生产队规定三岁以下的小孩是不供应口粮的。公共食堂供应给大人们的那点口粮成了争多论少、互相争究吃亏便宜的根由,谁家都吃不下个绝对公平的局面。她的婆婆说自己的老汉“秦州歹”是个“五类分子”呢,生产队每天分派给他的都是些重体力的活路,不像其他政治面貌清白的社员们还可以增加工分和口粮标准的,反而还要比其他社员多加班加点地去做义务工呢,在社会上没有个公平的地位,人活的窝囊。再怎么说,他要算是“一家之主”呢!也都快奔六十岁的人了,应该有个温馨的家庭,应该有享受天伦之乐的权利,每个家庭成员都应该关心、体贴他,应该照顾他吃饱一点才对。让他多吃点面食少吃些野菜,其他人少吃一点没有啥,起码应该让他每天吃到八两以上的口粮才对!媳妇金兰却说,婆婆妈的那心根本就是长偏在肚皮外面呢,尽说那些没心没肺的话,尽干那没心没肺的事儿。她认为老阿公受罪吃苦活该,谁让他自己是个“坏分子”呢,害得一家人都跟着背那口政治黑锅,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自己除了每天要参加生产队的体力劳动外,还要给孩子挤奶水,想把我的那点每天只有半斤标准的口粮抠掐下来让老阿公吃?不想要我了?把我吊掐死了也是不要紧的,那么还有你们的小孙子呢?我们母子俩饿死了,那可是两条人命呢!埋怨婆婆妈心事不公平,是“秦州歹”第二!每次食堂打回来的蒸馍饭菜都偏向了老公公,给我这个媳妇子则尽吃“麦剌剌”、“苦苦菜”那样的野菜,还有那榆树皮、高粱帽帽的“加工面”,那也只能吃个半饱。朱家老二的三儿子为了吃饭的事情上吊了,颉桂花的大媳妇离婚领着三个孩子跟宁夏老回子跑了,贺家铁嘴爷儿俩被岁媳妇“黑心弯弯”三天没有给饭吃而饿死了,还有那个蛮儿兄弟、姊妹仨被妖婆后妈抠掐口粮,气恨不过离家出走了,到现在没有了音讯……我看婆婆妈是在向这些人学习呢,和她的那个当了工人的“斜眼抽抽”儿子狗剩合谋起来要刁离我们娘儿俩呢!非得把一家人搅散伙了不可!
  这样子赵金兰常常为了吃饭的事儿与婆婆妈跳神闹鬼,闹矛盾淘气。因为吃饭淘气的家务矛盾,在最后一次与婆婆闹翻了脸的赵金兰,哭哭啼啼地去找那个兼任水沟滩洼生产队队长的公社马乡长来处理家务纠纷。这个马乡长发现前来告状的少妇赵金兰还多少有些姿色时,便惜香怜玉起来,一句话的决断:“清官难断家务事,你们干脆分家另过生活!”同时还特意照顾赵金兰到生产队的公共食堂去干炊事员的工作,再怎么定量吃饭,做饭职业的炊事员还怕饿上?金兰破涕为笑,感激涕零。
  赵金兰每天从生产队的公共食堂为马乡长他们的大队干部们端送饭菜,一旦食堂做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她也惦记着自己的救命恩人,只为马乡长偏吃另喝。马乡长那火辣辣的眼神一旦投过来时,都是情场中趟过来的人,幸福的感觉居然使她浑身麻个遍,赶紧忸怩出一副故作姿态的万种风情回报过去……
  一次借大队部无人的机会,马再次对金兰动手动脚。金兰为了答谢他的照顾提携之恩,也是半推半就,借机会“英勇献身”了。有了那个初一便就紧跟着十五,一来二去,马与金兰相好的事儿就家喻户晓了,后来他们索性不再管那三七二十一的事情了,无须遮遮掩掩而干脆明目张胆起来。贺无成虽然有极其强烈的吃醋情结,记恨着马先锋和金兰,但是他自己饿得嘴里淌酸水,拿不起身子,也就懒得去理会了。“秦州歹”虽然有失体面,但是因为自己是个戴着政治帽子的人,也不能拿人家马乡长有什么办法的,敢怒而不敢言。赵金兰的婆婆也只有在背地里戳媳妇的脊梁骨,在别人面前骂她水性杨花,为了嗟来之食而失了气节,不要脸!
  那个贺无成实在饿得没办法了,在一次月黑风高的夜晚,采取挖墙钻洞的方法,进入生产队的仓库窑偷了五升谷子籽种,结果被马先锋从赵金兰处“走夜”而归的途中抓了现行,立马要被法办惩处。贺无成感觉事情弄大了,去找昔日的情人赵金兰帮忙说情,看能不能让那马先锋高抬贵手,处理得轻一点而摆平此事。金兰那人除去生活作风不检点外实际上还是个真正的软心肠的人呢,晚上就转弯抹角地给马先锋吹了枕边风,意思是说贺无成光棍汉世道,没爹娘,没媳妇的,一个人生活,饭量又大,生活叫苦,食堂的定量标准他是绝对吃不饱都,非常可怜的一个小伙子。虽然犯了错误,但都是因为饥饿造成的缘故,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不能不按一般性质的错误从轻发落。比如:扣工分、罚站会都可以的。但是那个马先锋态度坚决,不给面子,说,那样的懒汉二流子、流氓成性,还敢让他吃饱了?他如果有了精神,常来纠缠于你,你把我马先锋往哪里搁?那不行!不法办可以,但必须开他的斗争会,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社员大会上,批斗贺无成盗窃生产队仓库粮食籽种的犯罪事实的时候,马先锋指着贺无成的鼻子严肃而恶狠狠地说:“盗窃集体粮食?那可是明年开春的谷种啊!你不但犯了刑事罪,而且听说你以前还有作风问题哩!欺男霸女,成何体统?还企图通过自己的那个相好来拉拢生产队干部下水,想蒙混过关呢,想的倒美!……”听到这里,本来平时就破罐子破摔的贺无成,再也无法控制情绪,愤愤地和马先锋顶起了牛:“不假,我以前和金兰相好属实,但是这样的错误你马先锋不是更为严重吗?你到现在不是还霸占着她吗?‘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批斗会议出现了极其尴尬的局面。恰在此时,上级给水沟滩洼生产队派来了“生产自救,下水救人”的工作组到了。那个工作组组长问了问马先锋会议的内容后,当即宣布:“撤销批斗会!”
  
  (未完待续)
  
  2021.06.27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