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业务政策宣传

业务政策宣传

工作时间久了,做工作就有悟透了的感觉。王局长有一套近乎固定的工作程序,他认为这个程序合乎逻辑,也最完美。他为自己的这种高智商兴奋不已,常有经验十足、成竹在胸的感觉。
  不过,王局长对下属和同事却有点不理解:“就这么简单的程序,他们怎么就非得我来点拨呢,哎!真笨。”
  一次,上级安排了一项业务政策宣传工作,刘副局长屁颠屁颠地进了他的办公室,向他请示如何具体操作,后面还跟着几个干事迟迟疑疑地盯着刘副局长和他。
  他的第一感觉是:这么简单的工作,已经应对多次了!怎么还来请示我?真讨厌。但他转念一想:工作是简单了点,但他们是下属啊!俗话说,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对我来说,他们不过是一群吃粮不管闲事的“劳力者”,怎能让他们做“劳心者”的事呢?何况,就我这脾气,他们只有来请示,才能迎合我的犟脾气。想到此,他才理顺了这个理。
  随后,他就得意洋洋地发布命令,却也没忘了摆官架子。故作生气地对刘副局长说:“就个业务政策宣传么,怎么也得我操心!咱每项工作不都是这个套路吗!按套路出牌,很合乎逻辑的!这样吧,你们写个工作方案,印上一千多份传单,再做几个购物袋或宣传笔,把宣传内容都印上去。然后搞个仪式散发出去,另外,再安排乡村做做广播宣传和微信宣传工作。不就行了吗?另外,注意填好登记表、统计表,拍下宣传场面照片,留下可贵的印证材料。最后再写个总结就行了。”
  刘副局长说:“局长,这样做似乎有点走形式,宣传效果也不怎么好,业务工作可不同于普通的政治宣传啊!以后咱还得具体落实这项业务呢!为慎重考虑,我看咱是不是成立个宣传队,深入乡村扎扎实实搞个一周或几周的宣传?”
  刘副局长还没说完,王局长就打断了他的话。
  “别担心效果,咱程序走到,从操作逻辑上讲没问题就行了!”王局长像是在解释,又像是发布命令。
  刘副局长一听就后悔了,急忙回复说:“好了,我就这么去办”。说完就马不停蹄地组织实施了,仅用了两天的时间,就完成了这个任务。
  第三天一上班,刘副局长高高兴兴地抱着一摞材料,猴急猴急地跑到王局长的办公室。刘副局长说:“局长,您这措施很高明,我也办得顺利。这不,工作计划、总结、表格、照片等,我都带来了,这足以证明咱的工作到位了。请您过目。”刘副局长喘着粗气,嘴唇有点合不拢,边说边恭恭敬敬地把材料放到了办公桌上,然后耐心地等待王局长表扬。
  王局长早已看出了刘副局长的心事:这世道,人都一样,我算是看得清清楚楚了。我是局长,他们是下属,能有多大点出息呢?脑子比我简单,很正常么!于是,浅浅一笑,拿起材料就看了起来,看得很认真,一边看,一边点头认可。当看到末页时,王局长似突然省悟似的,脸上的肌肉也猛地打了个折皱,还抿了一下嘴。刘副局长立时紧张起来。只听王局长压低声音说:“你这些事大都办得不错,从逻辑上说,基本都能说得过去,只是还差了这个?”
  “差那个?我马上去补充。”刘副局长试探性地小声问。
  “就缺个宣传效果印证材料了。”王局长从牙缝里慢腾腾地挤出了这13个字,让刘副局长听得有些费劲。
  刘副局长故作如梦方醒的样子,怯懦地请示说:“是我疏忽了,是我疏忽了,我马上去搞。”边说边点头往外走。
  “不用了,这个,我得亲自看看。快让秘书安排辆车。”
  “这个?这个?就两天时间,恐怕老百姓们都没搞懂。您去查,他们可能都对答不上的。”刘副局长一听局长要检查工作效果,就有点胆怯,他清楚这个工作是什么效果。
  “唉!我不是这个意思。老百姓对答不来,无所谓的!咱宣传又不是去交代老百姓,我的意思是?……你怎么就搞不懂这个呢?”
  “怪我反应慢,领导就要重视么!领导就要重视么!我懂了!已经懂了!”刘副局长说毕,就风风火火地安排小车和人员去了。
  让刘副局长没有想到的是,王局长乘车竟然去了一个边远的山村。不过,刘副局长也不细想这些了,急忙安排随同人员放好了宣传专用桌椅,摆开了宣传的架势。
  这时,一位老农摇摇摆摆地走了过来,王局长当即拿出一份印有宣传内容的购物袋,就递给了老农。老农得到购物袋,心里很高兴,正准备离开。局长急忙拦住说:“大伯,您看这上面的政策,对咱农民是有好处的。”
  老农没听懂王局长的话,也根本不管这个政策是什么内容,他就知道购物袋能装东西。连忙称谢说:“知道!知道!能装东西,是有好处、有好处。”
  随同人员眼疾手快,当即抢拍了这个镜头。但都觉得这个对话,并不能体现宣传效果。
  “好了好了,咱们都回吧。任务已经完成了!”局长急促地催着回单位,似乎在这里多呆一会就要耽误其他工作。
  “怎么,这就要走?既然来了,多宣传宣传再走不好么!”局长话音刚落,一个同事就条件反射地随口说出这句话来。
  “你个傻子,东西也发了,照片也有了,从逻辑上也能说过去了,想那么复杂干么?上级是不追究这个的!”局长很生气地说。
  刘副局长先是心里赞成了那位同事有脑子,后又似乎觉醒过来。责怪地说:“你连这都搞不懂,在行政部门工作,效率不是指你想像的那个,做事得聪明点。”
  大家一听,都清醒了,当即就收拾了桌椅和资料,随后都钻进小车里,一溜烟就全走了。
  老农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越听越纳闷,似乎觉得比看小品还可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红色的流星雨
下一篇:追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