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老虎挨打

老虎挨打

笃笃、笃笃、笃笃笃……
  砰砰,砰砰,砰砰砰……
  门,总算让我敲开,不,擂开了。出现在我眼前的老胡鼻青脸肿,右眼下方好大一团乌青。
  “咋啦?咋这副尊容啦?谁吃了豹子胆——不,恐龙胆——竟敢在咱老虎脸上挥老拳?!”
  老胡下意识地捂住眼眶,佝偻着腰,有些蹒跚地走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下,沮丧地低着脑袋说:“甭提了,俺老胡一世虎名快保不住啦,如果不宅家疗伤小半个月不出家门半步的话。”
  “虎名有啥大不了的?何况你不是虎……”
  “咋又不是虎了呢?你是说我毕竟是人,不是真虎……”
  “你不是虎,是老虎,老了的虎,老得没啥威风没啥战斗力了的虎嘛!得了,甭整这些个没用的了,快说,到底咋回事?让一个咋样的‘武松’打了?”
  “武松?你是说武松打虎的虚构故事落到了实处,落到了我这老虎身上?你还别说,还真像这么回事呢。不过,这武松不姓武,甚至还不是中国人,活脱脱一个洋‘武松’呢。”
  “那还了得?那可不是一般的挨打啦,是咱泱泱中华让他国被打脸了呀。我们国家这么强大了,看哪个洋人敢在我堂堂中国公民家中撒野?得啦,别卖关子了。谁?咋回事?”
  “说了你也不认识。就是一个假洋鬼子,一个M籍的华人。事情嘛,很简单。在银行出来,那家伙瞥见了我,暗暗跟踪,在我开门的那一瞬,紧贴着我进去,然后铁青着脸,发号施令要这要那,逼着我给他做一大碗牛肉面,就着我喝剩的大半瓶二锅头,吃喝得点滴不剩。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酒嗝之后,挤出几丝貌似敦厚的笑纹,朝我鞠了一躬,然后双手摊开,道一声‘拿来,你懂的’,两颊的笑纹立马变成了两把弯刀。然后……然后,你还笑,老徐?你的意思是让我别说了,接下来发生的事,你不在场的事,你这破脑壳神仙都门儿清了。那好吧,你来呀,你接着说呀。”
  “说啥?还有啥说的?不就是你不从命,不交出所有现金、银行卡及其密码和金器,遭致袭击,你仗着你那几斤蛮力气,奋起反抗。一度你还真占了上风,可到底老虎老矣,三招五式之后,你就被那个年轻力壮的‘洋武松’反制了,一通直拳摆拳勾拳的伺候,给你个鼻青脸肿,浑身疼痛,瘫在地上半晌起不来。结果嘛,现钱、金器没搜出几个,密码没问出来,银行卡让他用菜刀一顿乱剁,然后指着你鼻子警告你要是报警,准不得好死云云,然后扬长而去。只是,你果然没报警吗?”
  “这不,正掂量着报不报警呢,你就敲门,作死地擂门了。老徐啊,老徐,任你如何能掐会算,你这番推理重现还真不咋地,至少称不上精准。不过嘛,你眼力神的敏锐劲儿,老虎我不得不佩服哦。看似你没怎么打量室内各处,可你眼角余光瞥到了厨房案板上的银行卡碎片,就揣测出那家伙得不到密码恼羞成怒的泄恨之举。还有一点,你那个武松打虎的比喻太恰如其分了。老实说,当我被那厮揍趴地上挨着一记记拳头之时,脑子里现出了另一个自己,一个阿Q与老虎重叠而成的影像,反反复复地叨咕,老虎总算挨打了,挨了武松,嗨,还是洋武松的打了。简直是龟儿子在老子头上动土身上挥拳了嘛。人生天地间,还有比这更稀罕、更荣幸、更死死地刻在骨子里的么?”
  “老虎啊,老虎,我一向就佩服你这心态。你以为我叫你老虎也是跟着众人夸你体格强壮力大如虎?你那空架子花架子别人不晓得,老友我还不门儿清?我就是觉得你用阿Q精神武装自己的心力之强大堪比老虎哈。好了,别瞎掰了。让我替你好好看看伤势涂涂碘酒贴贴膏药什么的吧。”
  “没啥大不了的,一丁点儿皮肉之苦,碘酒膏药的我早给自己伺候着了。我老胡毕竟是老虎,老了的虎也是虎嘛。打不赢武松,抗击打,抗抗武松的击打,这点能耐还是有的嘛。”
  “没啥事了?你这打就白挨了,警也不报了?刚刚你不是说还在掂量着报不报的吗?”
  “是啊,我一直很纠结,其实我还远没修炼到阿Q那等云淡风轻的境界呢。这事儿,我可没法当机立断哦。”
  “这就怪了。照你往日的心理,此时不就当没发生过一样吗?还报什么警?可你这惶惑迟疑患得患失的孬样,无异于告诉我,你说的‘这事儿’绝对不是你挨打要警察替你讨回公道的事儿。到底啥事嘛,都跟报不报警的纠纠葛葛牵扯起来了?跟我老徐我还这么藏着掖着干啥?”
  老胡沉默半晌,咧了咧嘴,咬咬牙,终于从衣兜内掏出一个U盘,摆在手心让我瞧。
  “这也没什么特别的呀,无非一个洋牌子的玩意儿嘛。瞧这行字母‘sandisk’,这不是M国知名品牌闪迪吗?哪来的?咋来的?”
  “你猜呗。”
  “洋武松的吧?该不会是打你这老虎时从衣兜里蹦出来的吧?”
  “没错。蹦了,但没蹦出来,我右手下意识抵挡时恰好堵住了他的一个裤兜。这玩意往外蹦跶着,又恰好蹦跶到了我的掌心。也不知当时出于什么心理,便趁势捏成拳头,顺势‘偷’进自个儿衣兜喽。得了,挨一顿打,赚他个U盘也不赖嘛。”
  “好了好了,别阿Q来阿Q去的了。插上电脑看看这玩意里到底有些啥?”
  啥也没有。其实是啥也看不到,只看到了一行英文字母的标题,其中有chine字样。似乎是什么图集之类。要打开必须输入密码。
  “chine?这不是‘中国’吗?老徐,你说这些图集会是些啥?”
  “容我想想,容我想想……哎呀,问题严重啦!情报,绝对是假洋鬼子回国利用之前的关系人脉,搜集到我国某一重要部门的机密情报,拷贝在这个盘。然后回到他国籍所在的M国,向有关部门邀功领赏咯。还好,让你这个挨打的老虎歪打正着,不,歪接正着。那家伙可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喽。呃,也不一定,他说不定还有备份呢。咋啦?老虎老虎,你还虎着个脸,皱着两条眉干啥?可别让他跑了呀。报警呀,不,报国家安全局呀。这档子很可能关涉国家机密的案子得报国安部门呀。快呀,快呀……呃,我忘了之前你一直是忒般纠结犹豫不决。到底咋啦?莫非假洋鬼子洋武松是你的啥人?”
  “得了,我也不瞒你了。你来之前,这玩意我也插上电脑看了,你想到的我也想到了。让纠纠结结痛苦折磨这么久,脑瓜子都快开裂了。是的,他来了,要一笔巨款,要我给他由我管理的公家那笔巨款。不给,他就恶狠狠扑来。我可以不使出一身蛮力,可以让着他,可以充作一只老弱无力的虎随他打,可以被他抢去几千上万块自个儿的现大钞,可我绝对不可以说出我公司银行卡的密码,只是……只是呀,我也老大不情愿把他送上监狱呀。因为……因为……因为他毕竟是我亲生儿子,虽然十年前我就登报与他脱离了父子关系。”
  老虎说着说着,声泪俱下,不由自主站起来又坐下,坐下又站起,浑身战栗个不停,竟至于歪倒在沙发边沿,滑到了地上。
  我惊呆了,像一只木鸡般杵着一动也不动,但他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处停顿的内涵,都悉数钻进了我的耳鼓我的心上。可我半晌无声,眼睁睁瞅着无形的痛苦君一拳拳把他击倒在地。
  终于,我走近他,慢慢地却是有力地把他搀扶起来了:“老虎啊,作为挚友,我不会跟你说什么冠名堂皇的大道理,但我深深地知道,一头是国家,一头是孽子,搁你心灵的天平上,孰重孰轻,你最终是拎得清的。”
  “那我……那我就……”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追债
下一篇:我在追求和爱好中奔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