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群驴无首

群驴无首

有一群拉磨的驴,为拉磨的事儿天天吵吵,都觉得自己干得活儿多,其它的驴干得活少。
  于是,主人派来一只狗当他们的头儿,带他们拉磨。
  一只特别能干的驴说:他又不会拉磨,能带好我们吗?
  另一只驴说:它只是主人宠物,狗仗人势。我们拉不出磨,出它洋相,迟早滚蛋!
  狗不懂拉磨,又不屑与驴群成为朋友,引起驴群强烈不满,驴子们齐心一致,出工不出力,一年到头,远远没有完成拉磨任务量。
  主人没办法,只得调走了狗,仍做他的宠物。
  几天后,主人在驴群中提拔了那只最能干的驴当头儿。这只驴感恩戴德,带着全体驴拼命拉磨,大半年就超额完成了全部磨面任务。后半年,主人看见驴子们没活可干,每天还要喂草喂料,心里很不爽。到年底,主人不仅没有奖励驴群,还把那只最能干的、吃草料最多的驴送进驴肉火烧店。
  驴群大惊失色,派了一只能说会道的驴,去主人的坐骑大花马处打探消息。
  大花马说:头驴有不少毛病——第一是犟脾气,认定的事就太倔,认为自己是拉磨专家,谁的意见也不听,主人说得话全当耳旁风;第二是爱叫唤爱顶撞,依仗自己拉磨经历多,在驴群里威望高,经常朝主人“欧—啊—欧啊”号丧,有时还带其它驴一起要求主人说拉磨太累,经常吃不饱,要求主人多加干草、饲料;第三是尥蹶子,对几个容易犯懒的驴经常呵斥,有时连踢带踹,一个最懒的驴经常到主人那儿告状,说它自诩功劳卓越,连主人也不在眼里,曾和几个要好的驴商量另寻别的主人,以便能吃上上好的草料。主人心里不爽已经很长时间了,刚好驴肉店开高价要一头个大骠厚的,自然要拿他开刀。
  探子驴问:可是它带着我们拉的磨最多呀!
  大花马冷笑:千万别把自己看得太重喽,缺了哪头驴都不会耽误磨米磨面!
  不久后,主人又给驴群派了一个新的头儿——大花马。
  大花马既当过主人的坐骑,了解主人的心思,又和驴子们似像不像,经常和那头能说会道的驴打探消息,知道很多驴群的内幕,了解每头驴的脾气性格。还是大花马有水平,自己不用拉磨,也不用当主人的坐骑。它每天与每头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时而向主人汇报汇报驴群拉磨情况。有时也当的驴群的面儿,学几声驴叫,说应改善伙食了,表态说自己会有办法叫主人加草料的;有时大花马当着主人的面儿,嘶叫吆喝几声,说驴脾气就不能惯着。
  就这样,主人满意大花马将一群倔驴忽悠的服服贴贴,驴群也喜欢大花马把主人哄得高高兴兴。主人不再为驴群拉磨的事儿烦心,驴群也为主人偶尔施舍的好饲料而按部就班的拉磨。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