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七月下火,鲁南大地如同放进了蒸笼。
  翻越鸡公岭,跨过祊水河,绿簇簇的磨盘山便映入了眼帘。水芹驾车随着盘山公路旋了好几圈才到了半山腰上的磨盘村。刚停车下来,便见树荫里闪一道晃眼的人影,并传来一串熟悉的声音:水芹主任,这天忒热哈,恁还往村里跑?
  梁书记,俺顺道嘞,祊水村兰槐花家的小子得了急性阑尾炎,俺刚给送到了镇医院。水芹蹚开热浪,赶紧躲到了树荫下。
  梁书记抹了一把头上的汗,问,她男的是不是前年刚没了?
  是的。水芹答应道。
  梁书记又说,咱先到村委办公室凉快一会吧。
  不了,咱们直接去王二荒家吧。水芹撑起一把遮阳伞就往外走。
  梁书记戴着一顶斗篷紧跟在后面,嘟囔道,嗨,这个王二荒呀就是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哟……
  那咋办呢,俺还就不相信了,找到了金刚钻,任他多厚的石头俺也能钻进去!水芹越走越快,后背的薄衫已经湿了一大片。
  王二荒是村里出了名的懒汉。早年媳妇就是因为他懒才离开了他。用村里老人的话形容:就是脖子上套个大饼,他也只吃嘴巴能够得着的地方。
  上了两道坡,拐进一片柿子林,露出一排低矮的石头房。水芹上次来,大道理、好政策说了一箩筐,可王二荒始终是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反倒让水芹更来了斗志。
  大门是敞开的,院子里散落着一些杂物,墙根处的杂草都有半人高了。
  王二荒,王二荒,在哪里挺尸的?快出来,水芹主任来看你了!梁书记扯着嗓门朝屋里喊去。
  水芹要朝屋里走,梁书记一把给拉住了,对水芹说,他那屋子里脏臭不堪,尤其是这热天,咱们就站在这槐树底下吧。又凑到屋门口大声喊道,二荒,王二荒,赶快出来——
  吆喝啥呢?正做着好梦呢!两只黝黑的脚先站出了门槛。接着一个面黄肌瘦、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的脸就呈现在了炽热的阳光下。
  王二荒,你找个小衫穿上,光着脊梁像啥样子?梁书记瞪了他一眼。
  这热的天,我还想光腚呢!王二荒说着便把屁股放在了大槐树下的磨盘上。
  你这熊黄子,文明点,水芹主任在这呢!
  没事,梁书记,天太热,就让他光着吧!水芹转过脸笑着问,王二荒,你有本事光个腚我看看?
  王二荒仔细打量了一下水芹,哼道,当俺不敢?说着就要脱大裤衩子。
  梁书记伸腿过去踢了一脚,骂道,王二荒,你小子别犯浑啊!
  王二荒惺忪着眼,眼皮翻了两下,不耐烦地说道,她激俺的。
  水芹摆出气势说,王二荒,你要真脱了,俺水芹还真佩服你喽!
  王二荒仰起脸望着树顶,不言语了。
  沉默了片刻,水芹便问,你爹叫什么?嗨!
  叫什么管你啥事,咋不问我祖宗呢,真是瞎问。
  说,你爹叫什么?你爷叫什么?一起说了!水芹一副不容置疑的口气。
  我,我爹王有福,我爷王树仁啊,咋了?
  好,好,还记得你爹你爷的名字,你爷啥人,你爹啥人?我都打听过了,他们都是勤快的人哩!你这个样子对得起你爹你爷吗?
  甭提他们,提他们我就来气!
  梁书记过去拍了一下王二荒乱如鸡窝的头,骂道,你这个熊黄子,你爹咋死的,还不是被你给气死的,再胡咧咧,我捶你!你还想不想好,想不想过上好日子?
  王二荒急急地扇着蒲扇,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也不搭理梁书记。
  二荒,你想咋样,靠政府养着恁不脸红?水芹问道。
  政府养着的多了去了,俺有啥脸红的?
  你说吧,你说一个你最大的愿望,我保证满足你!
  王二荒呆笑了两声,问,真的?
  水芹说,真的。
  那你跟了俺当俺的老婆,俺就好好干!
  梁书记又一巴掌扇在他头上,骂道,说什么混账话呢?再胡说我割了你舌头!
  好!水芹掷地有声。
  王二荒一愣,梁书记也惊讶地一愣。
  王二荒傻笑了一声,恁忽悠俺哪!
  水芹走到王二荒面前,两眼直愣愣地看着他。
  光看俺干啥呢,看得俺心里发毛。二荒急速地扇着蒲扇。
  俺长得还俊不?水芹还是直愣愣地看着他。
  俊,俊呀——
  你有这个想法很好 ,只要你好好干,俺可以给你找个媳妇,比俺还俊许多呐!
  王二荒从磨盘上跳了下来,瞪着大眼问,真的假的?
  水芹撑起伞,朝大门外走,在身后撂下一句话:俺不忽悠你,你从今天开始改过自新,做个新人吧!
  梁书记追上去小声问,水芹主任恁真要给他介绍媳妇?谁会看上他呢!
  水芹微微一笑说,俺自有办法。
  一个月后,王二荒家里多了两只小羊羔。他的头也没了鸡窝似的糟乱样子了。
  半年后,水芹带着穿戴一新、精神焕发的王二荒去了一趟祊水村。那天,午饭是在兰槐花家吃的。
  两年后,王二荒在院内东墙边又盖起了一座新的羊圈。在磨盘山上,村里人经常看到他赶着一大群白花花的山羊围着山打转转。那天,他赶着羊群下了山,去了祊河边。兰槐花也赶着一群羊儿来到了祊河边。一开始,各吃各的草,后来就逐渐地混杂在了一起。
  王二荒腼腆地问,槐花,这两群羊还不认生呢!
  兰槐花一努嘴,天黑就分开了。
  俺不想让它们分开。王二荒耳朵有些发热。
  兰槐花捡起一个小石头扔进了河里,溅起一圈圈涟漪,说,俺家的羊圈放不下了。
  王二荒也捡起一块大石子朝更远处的河面扔去,说,俺家的也放不下了,俺打算在山上建一个更大的羊圈。
  王二荒要去牵兰槐花的手。兰槐花躲开了,说,俺等你建更大的羊圈。
  夕阳的余晖照在水面上,一群羊消失在了山林里……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