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作者:介非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五)/介非
  
  第一卷第三章第一节
  党的光辉照耀在了潜夫山上,
  甘霖雨露普降在了茹河两岸。
  
  水沟滩洼村子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的诞生,推动了全县农村土地改革工作的顺利开展。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全县三十个乡镇相继成立了一千五百零九个社会主义性质的集体所有制生产核算组织——农业生产合作社,实现了土地资源国有化的目标。这标志着我国广大农村、广大农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从此告别了封建、落后的私有制经济体制,朝着共产主义的远大目标,迈出了走向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之道路的可喜的第一步。
  为了庆祝共和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在农村取得的阶段性、决定性的胜利成果,县委苏书记提议把全县的庆祝大会放在水沟滩洼农业生产合作社召开。
  大会上,知识分子的苏书记高瞻远瞩,规划蓝图,慷慨陈词,高屋建瓴。他那长达三个半钟头的重要演讲让众多的、虽然不识字但心里亮堂的老百姓们茅塞顿开,豁然开朗。苏书记的讲话,指点迷津,使他们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共产党的苏书记在那次群众大会上的演讲内容,水沟滩洼的八位元老们之一,今年九十六岁高龄的抗美援朝志愿军老战士、合作社时期入党的老共产党员三同叔至今依然忆犹新。
  在2021年的五一节,镇党委、镇政府、镇团委、镇妇女委员会、行政村党支部、文化中心、扶贫办公室等部门联合举办的〔“筚路蓝缕·百年芳华”〕学习党史,看百年巨变,学习历史,思辨励志的学习活动重,特别邀请了三同叔坐着轮椅前来演讲解放初期“合作化”的轰轰烈烈故事。三同叔非常感慨地给大家讲述了全部过程:“到现在都已经过去了六十几个年头了,县委苏书记当年的精彩讲话的主要内容和情景我至今依然记得起来……”
  下面是三同叔坐在轮椅上的演讲话录音:“苏书记当时是站在咱们水沟滩洼哪打谷场的大核桃树底下的“主席台”上讲的,那个‘主席台’还是村民们临时用高粱杆儿搭建起来的呢!那时候白手起家,条件差,非常艰苦,没有什么电风扇空调、沙发、靠背椅之类的排场,苏书记他没有带一个字的讲话稿子,有没有什么秘书、勤杂、服务人员之类的伺候、陪同。那时候更没有什么高级饮料、矿泉水之类的东西摆设,他只是手中端着自己当年行军打仗、如今上山下乡从不离身的一个搪瓷缸子,内装着一杯白开水。有时候只顾浸沉在那神采飞扬的演讲思路中,杯中之物早已变成了超过了保鲜期限的冰凉水。苏书记那滔滔不绝的演讲好像纯粹是即兴的、自然的、信口开河、开口成章的那种。既理论又实际,既深刻又幽默。通俗易懂,没有官腔高调,没有哗众取宠、沽名钓誉的那种拿腔拿调的官架子作派,纯粹好像是在和知心朋友促膝交谈一样。农民老百姓就最喜欢毛主席、共产党培养出来的那样的革命干部,又把他们派到咱们农村来,他们能够和咱农民兄弟同吃、同住、同劳动在一起,这样的好干部,干部、群众之间没有那种身份距离,没有心理隔阂,没有贵贱高低,纯粹跟一家人没有什么区别两样……”
  三同叔说:“哎,共和国刚刚成立那会儿的干部多好啊!和咱老百姓的那个关系啊,简直就是‘鱼水关系’,比起你们现在的青年人那些所谓的‘铁哥儿们’要强十万八千里唠!”
  继续听三同叔往下讲述:“苏书记的讲话我现在还能背得出来呢!”
  苏书记在那次千人百众的群众大会上,不时地挥舞着手中的搪瓷缸子,用他那带有磁性的、能够极度吸引听众的洪亮声音说:亲爱的农民兄弟们,作为老区革命根据地的水沟滩洼人民,你们具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和优良作风,无论在过去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还是现在的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你们都是走在了革命的最前头,对于革命的贡献,所取得的成绩是显著的,是肯定的。但是,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我们不能满足现状,不能止步不前,我们还要向前发展,要飞速发展呢。那么,怎样才能促进发展、保证发展呢?县委已经作出了具体规划。第一,以人为本,办学校,抓教育。比如,就你们水沟滩洼村子的现状调查情况来看,几十户人家、几百号人口呢,其中能够识文断字的只有三、四个人,其他人全都是文盲,或者半文盲,人老几辈子都是“睁眼瞎”,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上面发的“红头文件”,特别是像最近共和国颁布的《宪法》大纲、《婚姻法》等等的法律文件,你们自己倒是想看、想自己来学习,却是上面那怕有斗大的字呢,字只认识你,你却不认识它,要靠听广播、靠公家人给你一字一句地念,你才能把一个大概的意思,从耳朵里灌进去,装到心里,一时半会儿地还理解消化不了,多么费劲的事情啊。这怎么行呢?将来要实现“四个现代化”,没有文化知识,就等于低素质,掌握不了科学技术就剜不了穷根!知识就是生产力!哦,你们可能听不明白什么叫生产力,通俗地说,知识就是力量,就是素质!毛主席说,一个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同样的道理,一个没有文化的农民,也是愚昧的农民!所以要抓教育,力争使我们的第二代、第三代,即便是再当农民,也要当一个“有文化的劳动者”。第二,“愚公移山”,苦干实干,改变农村贫穷落后的面貌,抓基本建设。这个伟大工程项目的内容就包括得多了:修公路、修水利、修农田、植树造林、修居民点、小城镇建设等等的基础建设。用不了多久,我们就是那种“耕地不用牛,点灯不用油”,“电灯电话,楼上楼下”的过生活了!一句话就是那种现代化的幸福生活吧!而现在呢,虽然我们已经成立了农业生产合作社,但是,我们的耕作技术还是老先人的那种“二牛抬杠”、“刀耕火种”、品种单一,产量低下,靠天吃饭,听天由命。我们的土地是跑土、跑水、跑肥的“三跑田”,多数地面积都倒挂在那七沟八梁九面坡上,一腰带子宽,三五步长,即就是将来有了像人家苏联老大哥那样的种地的拖拉机,机械化,那恐怕也是“老虎吃苍蝇——没地方下爪爪。”我们的山路,是名副其实的“羊肠小道”,孙猴子走的那路径啊,机械能不能走?我们这里是黄土高原,沟壑纵横,十年九旱,靠天吃饭,不修水利渠道行吗?还有,我们这里的山是秃的,草是枯的,树是稀的,自然灾害频繁。民国三十八年那样的冰雹洪灾,你们大家还记忆犹新吧?老天爷不给我们饭吃,逼得我们背井离乡、当麦客子讨生活。我们是大自然的奴隶啊!什么原因?是我们的无知、愚昧,是我们的不作为而形成,自然生态环境长期以来遭受了人为的严重的破坏,恶性循环!雨水少,风沙大,常年四季几乎刮着一次风——从正月初一一直刮到腊月三十!是谁给予了我们的苦难?给予了我们的贫穷?给予了我们的落后?除去那封建落后的社会制度、地主、富农阶级,还有那大自然也在无情地惩罚着我们!我们不植树造林,不去努力改变这种生态失衡的现状能行吗?我们不去战天斗地,不去改造山河旧面貌能行吗?......”
  与其说这是县委对前一阶段工作的总结,召开今天的庆祝现场大会,还不如说是党对今后农村工作任务安排的誓师动员大会。几千农民群众参加的大会现场,几乎是鸦雀无声,一片寂静。大家都在聚精会神,全神贯注地洗耳聆听着苏书记的讲话内容。他们精神振奋,群情激昂,掌声如雷!
  苏书记的演讲给水沟滩洼、给全县农村的农民勾绘出了一副欣欣向荣、光辉灿烂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宏伟蓝图!中国共产党为人民谋利益,为农村,为农民规划、落实着要去办这么多的好事、事实、美事,农民的心中就像灌了蜜一样,别提有多么地滋润,多么地甜蜜了!
  苏书记的演讲一结束,全场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老艺人有乐爷触景生情,发挥自己的特长,来了一手自己的“绝活”,给会场增加了热闹的气氛和高潮。他那特别有艺术细胞脑袋的灵感突发,情不自禁,有声有色,有板有眼地吼起了秦腔清唱:
  “党的光辉照耀在了那个潜夫山上哎,
  甘霖雨露普降在了那个茹河两岸呼儿嗨,
  党把幸福蓝图绘制在了咱农民的那个心坎坎,
  响应号召多快好省地发展农业干四化。
  金光大道上红旗飘扬社会主义哪个无限好哎,
  甜蜜的事业党来领导,幸福的生活万年长,
  万年长哟!……”
  有乐爷的这段秦腔清唱可谓是大西北最享盛名的传统剧种——秦腔【花音二六】板,【大净】的嗓门腔调!
  又是一片如雷声滚动的掌声!
  刚才大家是为了苏书记的精彩演讲而热烈鼓掌,现在大家是为了有乐爷的动情喉唱而热烈鼓掌,也好像是为了他们自己今天的心里亮堂、高兴而鼓掌!
  水沟滩洼农业生产合作社办起了“政治夜校”、“扫盲识字班”。这样的好事情确实是可以高兴死人了!特别是那些花心开放的青年娃儿们。二娃、狗子、山杏、小蝶、静云、狗剩、三喜、小红、向前、三同、牛蛋、锁子、拾娃、皮实这些年轻人,晚饭之后,他们一旦放下饭碗就直奔“夜校”而去,去积极参加那“识字、学习”的文化工作。就连像女娃子静云、小蝶、探花那些姑娘们,还有像狗剩媳妇素珍那样的年轻媳妇们,再也不干饭后洗锅刷碗、抱柴煨炕、扎花绣枕头、铺毡暖盖的、奶孩子哄宝宝那些妇道分内活儿了,一溜烟地就跑了!母亲、婆婆们也只能是个眼仁子斜翻,鼻窟窿冒粗气,捏锤头跺脚而已,敢怒而不敢言喘。解放了嘛,民主了,提高女权了,她们那老一套的封建家法、家规不再适用了,也只有下炕穿鞋,移动三寸金莲,去再干那些本该儿媳妇、闺女们干的工作了。九奶奶实在看不过眼帘,回不过心窍,憋屈的难受,胖厚结实的大屁股在炕板上狠劲地一撴:“哎,这世事咋就变得不合适了啥?完全没有个样样行行了!”
  夜校里的那个文化教员叫曹菊霞,大概也就十七、八岁出头吧,是个女的。听说她还是个四川的辣妹子呢,十三岁上就参加了红军,是个从部队转业到地方上来的干部,目下担任着咱牛蹄分公社的妇联主任呢。菊霞姑娘,哦,大家尊称她“小曹主任”、“菊霞老师”。剪发头,丹凤眼,柳叶眉,瓜子脸,俊鼻子,红嘴皮,雪肤色,嫩脸蛋,白皓齿,口角边上还随带着两个浅浅的“笑酒窝”。拿现在时髦的形容词来说,十分地靓丽迷人、无可挑剔的那种俊俏可人模样,美女也!她成天咯咯地笑,嗯嗯地唱,柔柔地说,循循地讲,飘飘地行......无忧无虑,一副天真无邪的烂漫模样。水沟滩洼合作社是她自己的包点村。上次在她自告奋勇、毛遂自荐,并且下定决心接受组织安排到水沟滩洼这个全县先进农业生产合作社村庄蹲点包村。她向牛蹄分公社党委立下了“军令状”:赶年底让水沟滩洼村子年轻人的百分之八十脱盲,让中老年人的百分之三十扫盲,让百分之百的适龄、学龄儿童全部入学!所以她的任务特别地艰巨,她的工作也特别地认真。
  自从进村的那一天,菊霞就一直吃、住在六子的家里,和六子的母亲同住一个大土炕,同铺一条羊毛棉毡,同盖一条羊毛线被褥,同吃一个铁锅里的小米饭。六子妈视她为亲生闺女,把她爱得像掌上明珠一样,喊她吃饭的时候,是极其柔柔地那种腔调:“蛋蛋,饭凉了,赶紧回来吃呢!”给她煮囫囵鸡蛋、送地椒茶水。来政治夜校的扫盲识字班的时候也是极其亲切的那种口吻:“狗狗,课讲渴了吧?口干吗?缓一缓,喝上一点啥!”
  村子里的男人们,他们对于当前“扫盲识字”活动非常积极参加,积极活跃的一个主要原因,恐怕就是因为为了多看一眼那个美丽、漂亮的菊霞姑娘吧?
  菊霞老师今天开课的第一讲是,给全体学员念《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大纲》;第二讲是,给年轻人读《婚姻法》;第三讲是,给小蝶、探花、狗剩、二娃、狗子他们几个“白识客”(方言土语:不认得字的人)手把手地,一笔一划地教他们学写自己的名字。
  没有娶媳妇的狗子、三喜,可能也包括了还有像狗剩他们几个心眼活泛的、已经有了媳妇的调皮捣蛋鬼在内,学习法律条文的时候,他们的眼睛瞪得圆勾勾的,放着绿光,直勾勾地瞪着菊霞老师那鲜亮的脸蛋和稚嫩的脖子。对于所学习的法律常识的内容则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不是模模糊糊,便是悠悠忽忽,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好像菊霞老师的脸上就有那神奇的故事和文章一样,或者就好像有那奇妙的磁极电流一样!看着他们那走神的憨样儿,菊霞故意敲一敲茶缸子:
  “哎!狗子!听着没有?我可要提问你了,《婚姻法》的第五条是怎么讲?”
  狗子一时没有回过神来:“那个,嗯,大概是‘自由瞅媳妇’吧?”惹得学员们轰堂大笑。
  当菊霞在教他们书写名字的时候,这些儿子娃,一个个都希望菊霞站在自己的身边才荣幸、才舒服自在呢。三喜抠着头皮,在东边喊:
  “老师,过来给我再教一遍吧?你一走开,我咋就不会写了呢?这个‘喜’字到底是几个嘴呢?”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五)/介非
  
  第一卷第三章第一节
  党的光辉照耀在了潜夫山上,
  甘霖雨露普降在了茹河两岸。
  
  水沟滩洼村子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的诞生,推动了全县农村土地改革工作的顺利开展。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全县三十个乡镇相继成立了一千五百零九个社会主义性质的集体所有制生产核算组织——农业生产合作社,实现了土地资源国有化的目标。这标志着我国广大农村、广大农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从此告别了封建、落后的私有制经济体制,朝着共产主义的远大目标,迈出了走向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之道路的可喜的第一步。
  为了庆祝共和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在农村取得的阶段性、决定性的胜利成果,县委苏书记提议把全县的庆祝大会放在水沟滩洼农业生产合作社召开。
  大会上,知识分子的苏书记高瞻远瞩,规划蓝图,慷慨陈词,高屋建瓴。他那长达三个半钟头的重要演讲让众多的、虽然不识字但心里亮堂的老百姓们茅塞顿开,豁然开朗。苏书记的讲话,指点迷津,使他们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共产党的苏书记在那次群众大会上的演讲内容,水沟滩洼的八位元老们之一,今年九十六岁高龄的抗美援朝志愿军老战士、合作社时期入党的老共产党员三同叔至今依然忆犹新。
  在2021年的五一节,镇党委、镇政府、镇团委、镇妇女委员会、行政村党支部、文化中心、扶贫办公室等部门联合举办的〔“筚路蓝缕·百年芳华”〕学习党史,看百年巨变,学习历史,思辨励志的学习活动重,特别邀请了三同叔坐着轮椅前来演讲解放初期“合作化”的轰轰烈烈故事。三同叔非常感慨地给大家讲述了全部过程:“到现在都已经过去了六十几个年头了,县委苏书记当年的精彩讲话的主要内容和情景我至今依然记得起来……”
  下面是三同叔坐在轮椅上的演讲话录音:“苏书记当时是站在咱们水沟滩洼哪打谷场的大核桃树底下的“主席台”上讲的,那个‘主席台’还是村民们临时用高粱杆儿搭建起来的呢!那时候白手起家,条件差,非常艰苦,没有什么电风扇空调、沙发、靠背椅之类的排场,苏书记他没有带一个字的讲话稿子,有没有什么秘书、勤杂、服务人员之类的伺候、陪同。那时候更没有什么高级饮料、矿泉水之类的东西摆设,他只是手中端着自己当年行军打仗、如今上山下乡从不离身的一个搪瓷缸子,内装着一杯白开水。有时候只顾浸沉在那神采飞扬的演讲思路中,杯中之物早已变成了超过了保鲜期限的冰凉水。苏书记那滔滔不绝的演讲好像纯粹是即兴的、自然的、信口开河、开口成章的那种。既理论又实际,既深刻又幽默。通俗易懂,没有官腔高调,没有哗众取宠、沽名钓誉的那种拿腔拿调的官架子作派,纯粹好像是在和知心朋友促膝交谈一样。农民老百姓就最喜欢毛主席、共产党培养出来的那样的革命干部,又把他们派到咱们农村来,他们能够和咱农民兄弟同吃、同住、同劳动在一起,这样的好干部,干部、群众之间没有那种身份距离,没有心理隔阂,没有贵贱高低,纯粹跟一家人没有什么区别两样……”
  三同叔说:“哎,共和国刚刚成立那会儿的干部多好啊!和咱老百姓的那个关系啊,简直就是‘鱼水关系’,比起你们现在的青年人那些所谓的‘铁哥儿们’要强十万八千里唠!”
  继续听三同叔往下讲述:“苏书记的讲话我现在还能背得出来呢!”
  苏书记在那次千人百众的群众大会上,不时地挥舞着手中的搪瓷缸子,用他那带有磁性的、能够极度吸引听众的洪亮声音说:亲爱的农民兄弟们,作为老区革命根据地的水沟滩洼人民,你们具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和优良作风,无论在过去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还是现在的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你们都是走在了革命的最前头,对于革命的贡献,所取得的成绩是显著的,是肯定的。但是,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我们不能满足现状,不能止步不前,我们还要向前发展,要飞速发展呢。那么,怎样才能促进发展、保证发展呢?县委已经作出了具体规划。第一,以人为本,办学校,抓教育。比如,就你们水沟滩洼村子的现状调查情况来看,几十户人家、几百号人口呢,其中能够识文断字的只有三、四个人,其他人全都是文盲,或者半文盲,人老几辈子都是“睁眼瞎”,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上面发的“红头文件”,特别是像最近共和国颁布的《宪法》大纲、《婚姻法》等等的法律文件,你们自己倒是想看、想自己来学习,却是上面那怕有斗大的字呢,字只认识你,你却不认识它,要靠听广播、靠公家人给你一字一句地念,你才能把一个大概的意思,从耳朵里灌进去,装到心里,一时半会儿地还理解消化不了,多么费劲的事情啊。这怎么行呢?将来要实现“四个现代化”,没有文化知识,就等于低素质,掌握不了科学技术就剜不了穷根!知识就是生产力!哦,你们可能听不明白什么叫生产力,通俗地说,知识就是力量,就是素质!毛主席说,一个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同样的道理,一个没有文化的农民,也是愚昧的农民!所以要抓教育,力争使我们的第二代、第三代,即便是再当农民,也要当一个“有文化的劳动者”。第二,“愚公移山”,苦干实干,改变农村贫穷落后的面貌,抓基本建设。这个伟大工程项目的内容就包括得多了:修公路、修水利、修农田、植树造林、修居民点、小城镇建设等等的基础建设。用不了多久,我们就是那种“耕地不用牛,点灯不用油”,“电灯电话,楼上楼下”的过生活了!一句话就是那种现代化的幸福生活吧!而现在呢,虽然我们已经成立了农业生产合作社,但是,我们的耕作技术还是老先人的那种“二牛抬杠”、“刀耕火种”、品种单一,产量低下,靠天吃饭,听天由命。我们的土地是跑土、跑水、跑肥的“三跑田”,多数地面积都倒挂在那七沟八梁九面坡上,一腰带子宽,三五步长,即就是将来有了像人家苏联老大哥那样的种地的拖拉机,机械化,那恐怕也是“老虎吃苍蝇——没地方下爪爪。”我们的山路,是名副其实的“羊肠小道”,孙猴子走的那路径啊,机械能不能走?我们这里是黄土高原,沟壑纵横,十年九旱,靠天吃饭,不修水利渠道行吗?还有,我们这里的山是秃的,草是枯的,树是稀的,自然灾害频繁。民国三十八年那样的冰雹洪灾,你们大家还记忆犹新吧?老天爷不给我们饭吃,逼得我们背井离乡、当麦客子讨生活。我们是大自然的奴隶啊!什么原因?是我们的无知、愚昧,是我们的不作为而形成,自然生态环境长期以来遭受了人为的严重的破坏,恶性循环!雨水少,风沙大,常年四季几乎刮着一次风——从正月初一一直刮到腊月三十!是谁给予了我们的苦难?给予了我们的贫穷?给予了我们的落后?除去那封建落后的社会制度、地主、富农阶级,还有那大自然也在无情地惩罚着我们!我们不植树造林,不去努力改变这种生态失衡的现状能行吗?我们不去战天斗地,不去改造山河旧面貌能行吗?......”
  与其说这是县委对前一阶段工作的总结,召开今天的庆祝现场大会,还不如说是党对今后农村工作任务安排的誓师动员大会。几千农民群众参加的大会现场,几乎是鸦雀无声,一片寂静。大家都在聚精会神,全神贯注地洗耳聆听着苏书记的讲话内容。他们精神振奋,群情激昂,掌声如雷!
  苏书记的演讲给水沟滩洼、给全县农村的农民勾绘出了一副欣欣向荣、光辉灿烂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宏伟蓝图!中国共产党为人民谋利益,为农村,为农民规划、落实着要去办这么多的好事、事实、美事,农民的心中就像灌了蜜一样,别提有多么地滋润,多么地甜蜜了!
  苏书记的演讲一结束,全场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老艺人有乐爷触景生情,发挥自己的特长,来了一手自己的“绝活”,给会场增加了热闹的气氛和高潮。他那特别有艺术细胞脑袋的灵感突发,情不自禁,有声有色,有板有眼地吼起了秦腔清唱:
  “党的光辉照耀在了那个潜夫山上哎,
  甘霖雨露普降在了那个茹河两岸呼儿嗨,
  党把幸福蓝图绘制在了咱农民的那个心坎坎,
  响应号召多快好省地发展农业干四化。
  金光大道上红旗飘扬社会主义哪个无限好哎,
  甜蜜的事业党来领导,幸福的生活万年长,
  万年长哟!……”
  有乐爷的这段秦腔清唱可谓是大西北最享盛名的传统剧种——秦腔【花音二六】板,【大净】的嗓门腔调!
  又是一片如雷声滚动的掌声!
  刚才大家是为了苏书记的精彩演讲而热烈鼓掌,现在大家是为了有乐爷的动情喉唱而热烈鼓掌,也好像是为了他们自己今天的心里亮堂、高兴而鼓掌!
  水沟滩洼农业生产合作社办起了“政治夜校”、“扫盲识字班”。这样的好事情确实是可以高兴死人了!特别是那些花心开放的青年娃儿们。二娃、狗子、山杏、小蝶、静云、狗剩、三喜、小红、向前、三同、牛蛋、锁子、拾娃、皮实这些年轻人,晚饭之后,他们一旦放下饭碗就直奔“夜校”而去,去积极参加那“识字、学习”的文化工作。就连像女娃子静云、小蝶、探花那些姑娘们,还有像狗剩媳妇素珍那样的年轻媳妇们,再也不干饭后洗锅刷碗、抱柴煨炕、扎花绣枕头、铺毡暖盖的、奶孩子哄宝宝那些妇道分内活儿了,一溜烟地就跑了!母亲、婆婆们也只能是个眼仁子斜翻,鼻窟窿冒粗气,捏锤头跺脚而已,敢怒而不敢言喘。解放了嘛,民主了,提高女权了,她们那老一套的封建家法、家规不再适用了,也只有下炕穿鞋,移动三寸金莲,去再干那些本该儿媳妇、闺女们干的工作了。九奶奶实在看不过眼帘,回不过心窍,憋屈的难受,胖厚结实的大屁股在炕板上狠劲地一撴:“哎,这世事咋就变得不合适了啥?完全没有个样样行行了!”
  夜校里的那个文化教员叫曹菊霞,大概也就十七、八岁出头吧,是个女的。听说她还是个四川的辣妹子呢,十三岁上就参加了红军,是个从部队转业到地方上来的干部,目下担任着咱牛蹄分公社的妇联主任呢。菊霞姑娘,哦,大家尊称她“小曹主任”、“菊霞老师”。剪发头,丹凤眼,柳叶眉,瓜子脸,俊鼻子,红嘴皮,雪肤色,嫩脸蛋,白皓齿,口角边上还随带着两个浅浅的“笑酒窝”。拿现在时髦的形容词来说,十分地靓丽迷人、无可挑剔的那种俊俏可人模样,美女也!她成天咯咯地笑,嗯嗯地唱,柔柔地说,循循地讲,飘飘地行......无忧无虑,一副天真无邪的烂漫模样。水沟滩洼合作社是她自己的包点村。上次在她自告奋勇、毛遂自荐,并且下定决心接受组织安排到水沟滩洼这个全县先进农业生产合作社村庄蹲点包村。她向牛蹄分公社党委立下了“军令状”:赶年底让水沟滩洼村子年轻人的百分之八十脱盲,让中老年人的百分之三十扫盲,让百分之百的适龄、学龄儿童全部入学!所以她的任务特别地艰巨,她的工作也特别地认真。
  自从进村的那一天,菊霞就一直吃、住在六子的家里,和六子的母亲同住一个大土炕,同铺一条羊毛棉毡,同盖一条羊毛线被褥,同吃一个铁锅里的小米饭。六子妈视她为亲生闺女,把她爱得像掌上明珠一样,喊她吃饭的时候,是极其柔柔地那种腔调:“蛋蛋,饭凉了,赶紧回来吃呢!”给她煮囫囵鸡蛋、送地椒茶水。来政治夜校的扫盲识字班的时候也是极其亲切的那种口吻:“狗狗,课讲渴了吧?口干吗?缓一缓,喝上一点啥!”
  村子里的男人们,他们对于当前“扫盲识字”活动非常积极参加,积极活跃的一个主要原因,恐怕就是因为为了多看一眼那个美丽、漂亮的菊霞姑娘吧?
  菊霞老师今天开课的第一讲是,给全体学员念《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大纲》;第二讲是,给年轻人读《婚姻法》;第三讲是,给小蝶、探花、狗剩、二娃、狗子他们几个“白识客”(方言土语:不认得字的人)手把手地,一笔一划地教他们学写自己的名字。
  没有娶媳妇的狗子、三喜,可能也包括了还有像狗剩他们几个心眼活泛的、已经有了媳妇的调皮捣蛋鬼在内,学习法律条文的时候,他们的眼睛瞪得圆勾勾的,放着绿光,直勾勾地瞪着菊霞老师那鲜亮的脸蛋和稚嫩的脖子。对于所学习的法律常识的内容则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不是模模糊糊,便是悠悠忽忽,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好像菊霞老师的脸上就有那神奇的故事和文章一样,或者就好像有那奇妙的磁极电流一样!看着他们那走神的憨样儿,菊霞故意敲一敲茶缸子:
  “哎!狗子!听着没有?我可要提问你了,《婚姻法》的第五条是怎么讲?”
  狗子一时没有回过神来:“那个,嗯,大概是‘自由瞅媳妇’吧?”惹得学员们轰堂大笑。
  当菊霞在教他们书写名字的时候,这些儿子娃,一个个都希望菊霞站在自己的身边才荣幸、才舒服自在呢。三喜抠着头皮,在东边喊:
  “老师,过来给我再教一遍吧?你一走开,我咋就不会写了呢?这个‘喜’字到底是几个嘴呢?”
  西边的狗子、狗剩又在招手:“老师快来啥!这个‘狗’字是一个嘴倒合适着呢,但是咋就缺了一个爪子、还没有了尾巴呢?”
  整治得菊霞姑娘来回左右地团团转,有些忙转不过来。他们还非得要菊霞老师将那软绵绵的嫩手搭放在自己那粗制滥造的手背上面不可!为的就是想体验与那世界上最美丽姑娘产生“过电”的那种奇妙的感觉......
  菊霞笑嘻嘻地对着三喜说:“你所写的这个三喜的‘喜’字啊,中间好像少了一个口,藏在你自己的心里了吧?”
  “哈哈,实话呢!我说咋就不太像我三喜陛下本人了呢!”三喜得意忘形地说。
  菊霞又走了过去,手把手地教“二狗”——狗子、狗剩写他们的名字。
  “看看!你们的这个‘狗’字啊是一个嘴,但是狗嘴里根本就吐不出象牙来的!缺一个爪子和尾巴?你们的爪子不是压在老师我的手心吗?这下你们的‘狗尾巴’该露出来了吧?”满教室的男女学员们笑得前仰后合,鼻子窟窿里面都淌着眼泪呢。
  那个曹菊霞妇联主任不愧是个有水平的文化人呢!这些“白识客”农村小伙子们也休想在她的身上占到什么便宜!
  狗剩又凑了过来:
  “老师,我媳妇的肚子眼看着一天天地大了起来,再过不了几天怕就要生了呢,我想请您给我的孩子起个好听的名儿呢!”菊霞稍加思索:
  “就叫‘土改’吧?”她说土地改革时期所生的孩子嘛,这个名字具有划时代的纪念意义呢。狗剩、素珍两口子直乐,笑逐颜开,连连叫好。
  “哎,哎,我妹妹从小生下来就没有名字,我爸、我妈一直就叫她‘女子’到现在,她今年都快十三了。给她也起个名字吧!”
  二娃也恳求道。
  菊霞说:“水沟滩洼村子的女孩子中就有三个叫‘女子’的,是不是那个‘高山女子’?”
  “是的,是的!”
  菊霞老师想了想:“干脆这样吧!‘高山女子’就叫她‘思春’;‘阴面洼洼女子’就叫她‘梦春’;‘阳面弯弯女子’就叫她‘探春’。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已经出落得如花似玉,劳动锻炼得英姿飒爽的姑娘们,让我们共同幸福地沐浴在共和国阳光明媚的春天里多好!”
  “好啊!妙哉!妙哉!谢谢菊霞老师了,从今以后我们有了各自自己的名字了!免得人家一叫‘女子’的时候,我们直愣神儿,也不知道他们是在喊张三呢,还是叫李四呢!”这几个互相都叫‘女子’的姑娘欢呼雀跃起来!
  菊霞笑笑说:“老师起的名字,就算是你们的‘学名’吧!”
  牛蛋、狗剩、骚女子兄弟三个都嫌自己的名字俗气不好听,想让菊霞姑娘这个有文化的知识分子给他们改一改呢!
  “你们兄弟三个吧,都是朝气蓬勃、生龙活虎的男子汉大丈夫,干脆这样:老大叫‘上山龙’,老二叫‘下山虎’,老三就叫‘立山豹’,咋样?哈哈,哈哈!”
  菊霞首先自己就笑得没有气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有一个人不发笑的!
  狗剩的那个三弟——原来的名字就叫‘骚女子’的老三揶揄地说:“那曹老师您可就要特别注意啰,可别一不留神让我们龙、虎、豹三兄弟享受了你而一饱口福啊!哈哈!哈啊哈!”
  话音未落地,只见那个高头大马的、现在已经当选为水沟滩洼基干民兵连长的皮实冲出人群遮挡在了菊霞姑娘的前面:“去去!你们都全部滚一边去!不怕的!菊霞姑娘,哎!不是!小曹老师有我们基干民兵专职站岗放哨来保护你呢!我们有枪杆子在握,誓将那些想吃‘辣妹子’的虎豹豺狼消灭光!”
  “哈哈!哈哈哈!哈!”
  水沟滩洼农业生产合作社哪“扫盲识字班”的政治夜校里传出了一阵又一阵的,年轻人的那种朝气蓬勃,愉快欢乐的笑语声!
  
  (未完待续)
  
  于甘肃省庆阳市镇原县开边镇鸡头山
  2021.06.19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