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女朋友

女朋友


  
  林远是华风证券公司最重要的客户之一,在省城股评界小有名气。十五年前,他怀揣着十万元闯入股市,可能是没有入市前阅读过大量炒股方面书籍的缘故,或者是经常聆听证券专业人士的讲座,刚一进场就集中资金买入几个底部优质股,大赚了一笔。别入买股票赚了一点点就要抛掉,他却秉承价值投资理念,反其道而行之,长期持有。现在,他的资产据说有两千万之多,这还不算他住的高档别墅和宝时捷跑车。
  林远有个嗜好,爱与美女聊天,这不他约了美女菲菲。菲菲飘逸的长发,俊秀的面孔镶嵌着那双漂亮的棕色眼睛,忽闪忽闪眨着,让他见了心猿意马。
  你怎么对我兴趣不大?明知这话有点儿挑衅,林远色眯眯地说,谁让你教本大叔针插不进?菲菲超短裙,大号的衬衣,下摆露出两条修长的腿,嬉笑道,你们男人没有不坏的,见了美女无不两眼放光,恨不能把她吞下肚去!
  咖啡馆满屋弥漫着咖啡的香味,人们三三两两,坐满了一屋,蓝色的灯光,忽明忽暗,有种暧昧的气息。菲菲双肩抖动,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没肝没肺地说,谁让你是大叔,老牛想吃嫩草!林远看着她,扮了个鬼脸,诙谐地说,我是个大灰狼,专吃小姑娘,谁让她的肉特别香。
  菲菲爆出大笑,笑得前俯后仰,眼瞪着林远,一语中的,终于原形毕露,说实话了!
  
  二
  
  林远和菲菲很快熟络起来,咖啡馆、电影院、餐厅、商场时常会看到他们亲昵的身影。
  菲菲清秀妩媚,白皙而胶原蛋自饱满的脸蛋能拧出水来。她躺在他的怀里,手摸上去,皮肤细腻光滑,像羊脂玉一样。他们热恋的速度堪称深圳速度,前些天还是一个大坑,不几天就会变成机器轰鸣的工地,一转眼,一栋毛坯大楼耸立眼前。
  每次欢愉之后,他们就会散坐在客厅沙发上闲聊。菲菲讲话叽叽喳喳,说话没完没了,时不时发出咯咯笑声。
  菲菲抱着林远,质问道,老实交代,你以前祸害了多少女娃子?林远嬉皮笑脸地说,就你一个。菲菲嘴唇往他脸上凑,假装生气,眼睛瞪得像算盘珠一样大,不说实话,大骗子!林远看着她潮红的脸,将她摁倒在地,进入她的体内。她像一个快乐的虫子,极力配合他的一招一式,像只乖巧的小猫,与他演奏出一首鸟鸣合奏曲……
  
  三
  
  日子就像打麻将,一张张翻着,渴望着惊喜和牌,往往扑面而来的却是沮丧输钱。
  随着两人相处时间越来越长,林远隐藏起来的各种毛病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由于他是水脚,脚老是出臭汗,他怕每天洗袜子麻烦,干脆就不穿了。这样,他脱掉鞋子,满屋臭气熏天。
  菲菲不干了,动不动将他朝屋外赶,一脸愤慨地指摘他,邋邋遢遢的,像个老农民,不准他对外界说,他是她的男朋友!
  老子是股评界的大腕,配你个小女孩绰绰有余。我没嫌弃你,你反倒爬在我的头上拉屎,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玩意。说完,他气鼓鼓摔门而去,尽管菲菲在屋里歇斯底里地咆哮着,有种,永远别回来!
  那些天,林远和菲菲说着说着就争吵起来,吵得飞沙走石,天昏地暗。彼此面红耳赤,互不相让。
  林远提出分手,菲菲非常痛快地答应了,不过眼泪不自觉地夺眶而出。
  
  四
  
  菲菲离开了林远,一夜间她的朋友圈和微博所有信息消失了。他拨打她的手机,一个女机器人用中英文告诉他,你所拨叫的用户已关机。
  菲菲究竟去了哪里?无人知道,林远去过她可能呆的地方,健身房、商场、电影院、餐厅、咖啡馆,他们曾经去过的地方,他都找过,没人看见过她。
  林远觉得菲菲就像夏日雨里挂在天边的彩虹,可望而不可即。一列火车从心房轰隆隆穿过,鸣笛声占据了整个世界。他想说点什么,半晌吐不出一个字……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