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作者:张士勤

长篇历史小说《茹河涛声》连载之四)
   作者:介非
  
  第一卷第二章第三节县委书记说:“党在农村的工作思路和方针,必须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必须紧紧地依靠贫下中农”
  
  县委大院的会议室内,正在召开着“县委扩大工作会议”,讨论制定阶级成分的划分。县委书记苏岳同志强调:当前的工作重点有两项:其一,在城市开展对于资本主义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工商业改造。对县城解放前留存下来的几家私营手工业者商铺店面进行阶级阵线区分,大型私有企业的资本家是理所当然的资产阶级了,他们的设备、资产应当无条件地归公,改造为社会主义的国营企业。但是我们县城地域属于非常落后闭塞的小县城,经过调查研究,基本上没有什么大小型的厂矿资源,所以没有什么大小资本家的存在。从实际出发,只是将一些小型手工业者作坊实行公私合营,像“李记油坊”,实行公私合营后,应当改造为“国营镇原县炸油厂”;“姬文科点心店”,“尤胖子挂面铺”,二者兼并后应该改造成立为“国营镇原县副食厂”;还有三家本地木活店,两户河南外地人“乔师兄弟铁匠舖”,计划将他们公私合营改造为“国营镇原县手工业联社”;那些以前经营洋布、棉花、洋火、蜂蜡、食盐、山货等等的小商业店铺公私合营后计划成立“国营镇原县百货公司”;下设“镇原县供销合作社”;一些私人药铺公私合营后成立国营镇原县人民医院。县城的工作量比较小一点,只要我们紧紧地依靠工人阶级,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民主党派的力量,估计阻力不是太大。所以县委只安排了少量懂经济、懂管理的干部组成工作队来搞此项工作,由副书记兼县长白如雪同志负责。工作中如果遇到了什么具体问题和困难,就请示白县长。其二,就是在农村实行土地所有制的改革,区分界定阶级成分。划分阶级成分的主要依据就是农户的主要生产资料——土地的拥有数量。我们县是一个传统农业地区,加上农民那种固有的、陈旧的家族形式的小农经济意识,思想观念比较浓厚而顽固,他们接受新生事物的觉悟来的慢一点,阻力难度估计比较大一点。所以此项工作可谓是面大量广,政策界限也不好掌握,县委安排县、区两级干部,除留一名办理日常事务的业务人员外,其余全部参加,组成比较强大一些的工作组,深入到农村第一线,一边宣传,一边开展工作,也是一点点带面,及时总结经营,然后全面推广铺开。农村的阶级成分界定工作由我负全盘责任。还是那句话,党在农村的各项工作的有序推进,想要取得成功和胜利必须紧紧地依靠贫下中农……
  “嘀铃铃,嘀铃铃!”
  县委苏书记的话还没有讲结束,电话来了。
  是解放乡打来的电话,专门向他汇报了水沟滩洼村组建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遇到了较大阻力的问题。
  “嗯,嗯,知道了,告诉那里的工作组同志们,还有那个红脸汉子张耀武,让他们不要有急躁情绪,力争做好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做好宣传工作,不能有急躁情绪,循序渐进。县委组织的第二工作组会后就到!好,就这样!”
  苏书记搁下电话,转过身来:“同志们啦,我说农村工作阻力肯定不少,这不,果然就连我们县委的试点村子水沟滩洼这次在成立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的事情上也遇到了比较大的阻力呢!摸着石头过河,我们边干边摸索,一边工作一边总结经验!由于时间紧迫,各项任务迫在眉睫,今天的会议也没有必要做过多地研究讨论,好吧,会议就此结束。”
  刚刚参加完县委扩大会议的,时任古城乡党委书记的六子同志被县委苏书记叫到办公室:“六子同志啊,你坐,坐,坐!今天会后,你就不用再回古城乡去了,那里的工作给牛万力乡长安排一下,让他代理就行了!你是个部队上下来的年轻干部,做事从来不拖泥带水,还是部队那种敢作敢为、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年前县委委派你带领工作组到你的故乡水沟滩洼村创建成立了全县第一个生产合作互助组,工作任务完成的非常出色,受到了组织上的肯定和表扬。今天县委会议临时决定,还是委派你担任县委第二农村工作队的队长,再次去那里结合农村阶级成分的区分界定,顺利完成水沟滩洼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的任务,希望你能够像上次一样不辜负党组织的重托!”
  “是!保证完成任务!”六子立正!敬礼!临时受命。果然一系列的动作都是部队里面下级对待上级的军人做派,苏书记拍着他的肩头,满意地笑了。
  
  作为钦差大臣的六子这次回水沟滩洼村子来,身上的任务,肩上的担子确实不轻,觉得这是自己的政策水平和农村工作能力的提高,是自己工作能力、水平的进步,也是组织对自己的最大信任。但是思想上或多或少也有些顾虑,别的倒也没有什么困难,去哪里都是党的工作,怎么也得必须认真地去做好才对。只是这本村本社的,还有本族家门党家子,划分阶级成分,入股农业社,直接牵扯到了他们的政治经济利益的问题,自己必须要坚持政策界限,坚持党性原则,势必要撕开面子得罪人,工作方法不好掌握哩!转念又一想:“哎,作为一名共产党人,什么时候就有了这种瞻前顾后的私心杂念呢?苏书记不是在扩大会议上都讲清楚了吗?‘党在农村的各项工作,必须紧紧地依靠贫下中农!’对,时刻听党的话,那没有错!”
  他又在想,那么我们村子里面目下能够依靠的对象除了党员、团员,积极骨干分子外,那些贫下中农都是谁呢?是的,毛主席说了,抓主要矛盾。工作虽然千头万绪,但是应该理出个头绪,首先抓主要工作,解决主要矛盾。他认为水沟滩洼村子目前的工作,重中之重是区分界定阶级成分,尽快找到党在农村的依靠对象,发动、借助大多数群众的力量,依靠贫下中农的力量,少数敌对落后分子的势力就难成气候了,还愁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成立不起来?还愁党在农村的其他各项工作任务完不成?政策措施落不到实处?这党的地方工作和作战打仗一样的道理啊,也要讲究个战前侦查、分析,讲究个战略、战术的。
  按照这个工作思路,六子召集了水沟滩洼村子的党团骨干分子预备会议,在传达了县委扩大会议精神之后,他说,其他工作我们先缓一缓,从明天起,集中力量搞阶级成分的划分。根据政策界限,各家各户的土地面积以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以前的数字为基数(不包括划分地主所得),让农民自己报数、站队,再由群众民主评议。这就叫着“自报公议”。个别隐瞒、与实际面积相差悬殊的,还要丈量核实。总之,这项工作务必要按照县委安排要求做细做好,公平合理,不能让群众有意见。
  三天时间里,经过反复酝酿讨论,全村二十六户农民中划分出;雇农一户,贫农十二户;下中农五户;中农四户;上中农二户;富农一户;半地主一户。在村口大涝坝畔的大柳树上进行了张榜公布。上面分别有他们的姓名、人口、土地面积、土地等级那样的划分阶级成分的政策依据的信息资料。
  公布阶级成分的当天下午,有人提意见了,说,根据土地面积数字,村民三子家去年租给国泰家的五亩山地没有计算进去,成分定为中农偏低,应该定为上中农才对。还有人说,三子是六子的堂三哥,那是因为工作队队长六子向着面子呢。听到群众的这个呼声意见后,六子当众做了检讨,他说:“自己这几年在外面干着公家的事情,确实不知道三哥家曾经给他人挡租地的事情,我以党性做保证,现在就改过来,界定三哥家为上中农成分!”
  说罢马上拿起那大毛笔蘸上墨汁,在那榜上的三子名下大大的重新书写上“上中农”三个字,群众当即给他拍手!六子高举着手中还继续流淌着墨汁的毛笔继续高声地喊问:“我以县委工作队队长的身份再问大家,谁还有意见?”
  “没有啦!”
  接下来的第四天,成立了“贫代会”,贫下中农民主选举出了自己最信任的贫协主席。因为最近又吸收了狗剩、山杏他们两名年轻党员,党员们也在一起重新选举成立了新的党小组。按部就班,党小组、贫代会,当然了,还有县乡六子他们的工作队,联合向村民们发出了“积极组织起来,走社会主义道路,紧紧依靠贫下中农,团结中农,入股参加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号召。
  这次和前几天的工作比起来,完全没有了什么干扰和阻力,水到渠成。三十二户的贫下中农,全部响应党的号召,争先恐后地自愿报名参加了水沟滩洼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剩下的二、三户孤立的地主、富农户在自己所蹲的那地方非常不自在地掐捏着自己的头皮,蔫蔫地张望着。这个时候,当了贫协主席的满仓叔站了起来,朝着富农成分的张昌荣,还有半地主成分的张汉三招招手:“二位老伯,你们虽然成分高了一、二级,但总归一个‘张’字分不开啊。我们都在一个老坟上烧纸呢,总不能丢掉下你们不管了呀!只要你们愿意参加到社会主义建设的革命阵营,我们贫下中农也是双手欢迎的!”
  红脸叔也把那双蒲扇般的大手一摊:“我说二位老哥,入股分红利,多劳多得,我们也绝不会歧视、虐待你们的!咋样?”
  昌荣、汉三他们过去的日子比别人富裕一些,是在人前头站着的。那时候,他们的自我感觉非常优越。可是在今天的全村众多族人面前却是非常自卑的那种感觉,感到十分没有面子的那种。“无可奈何花落去”,他们没有谁敢敢说反对和不愿意参加的话。只是点头哈腰,十分客气地说:“那是,那是,大家都参加了,我们也是必须的!”(未完待续)
  
  于甘肃省庆阳市镇原开边镇鸡头山
  2021.06.18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喧嚣
下一篇:守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