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无法挽回的婚姻

“王天柱,我俩复婚吧。”张玉环眼泪汪汪地乞求道。
  王天柱想起那事心里就委屈求全,他恶心地说:“复婚?我跟你复婚?你不知我与你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婚的吗?”说完后愤然要走。
  张玉环双手抱住王天柱边哭边说:“我知道,是你吃醋,是你小心眼。”
  “我小心眼?我与你结婚了,你还和你的前男友勾勾搭搭纠缠不清。”
  “我何时与他纠缠不清了?那次他出车祸住院,不是我和你一起去看的吗?我又没有单独与他约会。”
  “你要搞清状况,他只是你的前男友,并不是你的亲人,如果你不与他有一腿,你对他的事会有这么上心吗?”
  “你少血口喷人!像你这种疑神疑鬼的人,我和你离婚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我们现在不是已经离了吗?你干嘛还要死皮赖脸要求跟我复婚?”
  “你以为是我舍不得你对吗?你别臭美了!还不是我肚里怀了你的孩子,我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我和你离婚时你都没有孩子,你现在却说有孩子了,我知道你怀的孩子是谁的?”
  “我和你离婚才两月,难道我能怀上别人的孩子吗?”
  “你不要跟我说了,我祝你母子平安。”
  说完后他掰开她的手指气冲冲地走了,不管她如何声低三下四地呼喊,他头也不回走了。
  离婚了,她不敢回娘家,在外面租了一间房子住了下来,一边打工赚钱一边养胎。
  郭仲顺知道她在外打工,也就背着父母悄悄地与她进了同一个厂。
  郭仲顺是张玉环的前男友,他虽然与她在同一个厂打工,但并没有住在一起,他在她的隔壁租了一间房子。
  在她怀孕期间,都是郭仲顺在照顾。
  郭仲顺虽然对她好,但她并不打算和他结婚,她还是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孩子生下来了,是个男孩,她给他取名为王仁军。
  有钱的人家女孩子欢喜,王天柱与张玉环离婚不到一年就与杨小娟结婚了。
  张玉环得知王天柱结婚以后,就彻底打消了与他复婚的念头。
  她不可能复婚了,郭仲顺向她求婚,她犹豫不决。
  她对他说:“仲顺,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我现在不是以前的那个张玉环了,离过婚生过孩子。”
  他拉着她的手说:“我不介意,你就答应我吧。”
  她望着他,咬着嘴唇闭口不言。
  闭口不言意味着默认、意味着同意,至少说明她并不拒绝。
  对此他很高兴,他如愿以偿地带着她辞工回家了,可一切都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顺利。
  他父母亲看到他带着张玉环抱着一个小孩回到家中,脸上布满了乌云,整个屋内的空气都变得窒息起来。
  对于郭仲顺的父母亲,张玉环并不是不认识,他们两家属于同一院落的人,如果彼此站在家门口放开嗓子喊都能听见。
  张玉环看到这一情景处境十分尴尬。
  她好想回娘家,但又不敢回娘家,因为她心里清楚,她和王天柱离婚的原因是去医院看了郭仲顺。
  郭仲顺是她的前男友,这男女之间“不干不净”之事在老一班人的眼里最丢人现眼的。
  她离婚有一年多了还不敢让父母亲知道。
  俗话说得好:出门看天色,进屋看脸色。
  张玉环看到郭仲顺的母亲绷着脸,露出很厌恶的表情,她估摸着在郭家是呆不下去的。
  而目前又无处可去,她还真不知该怎么办?
  她好犹豫,犹豫了好一阵子,最终还是决定了,她对郭仲顺说:“感谢你对我母子俩的照顾,我要走了。”
  “去哪?”
  “回娘家。”
  “你等一下,我再做做我母亲的思想工作。”
  “算了,我有自知之明。”
  “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这邻里邻居,如果看到我和你在一起,到时更说不清了。”
  张玉环执意要走,郭仲顺也挽留不住,即使挽留得住,他也不好意思强挽留。
  他不想让母亲难堪,就忍痛割爱同意张玉环走了。
  张玉环左手臂挽着包,右手抱着王仁军回了娘家。
  张玉环走了,郭仲顺十分失落。
  他闷闷不乐地呆在家中闭门不出、粒米不进,已经有三天时间了。
  面对这种情况,他母亲心急如焚,每天在他的房门前敲门,喊他吃饭,他就是不理睬。
  不得已,她只能站在门口问:“你为了张玉环整天不吃不喝值得吗?”
  他突然有气无力地答了句:“值得,我很喜欢她。”
  “你喜欢她?她喜欢你吗?”
  “那是肯定的。如果她不喜欢我,我出车祸了,她就不可能到医院来看我。”
  “你别自作多情了,都是在一个院落长大的,看你是人之常情,并不是人家喜欢你。”
  “我从小就喜欢她,她也喜欢我,这你是知道的。”
  “那老黄历翻出来还有用吗?孩子,你忘了她吧,快出来吃饭。”
  “我不吃!你不答应我与她结婚,我就饿死。”
  郭仲顺绝食了,他父亲插嘴道:“孩子喜欢,你就依了他,你管张玉环离不离过婚,只要他小两口能好好过日子就行了。”他边说边吧嗒吧嗒地抽着闷烟。
  “你这个老不死的,你不看到张玉环还带着一个儿子来了吗?”
  “那是他们两个人的事,你就别管了。”他心烦地说。
  老两口不再争论,他母亲“砰砰”地敲了几下门,边敲门边说:“你傻不傻啊?当初你到她家提亲,她父母生死反对。
  “她就嫁给了别人。
  “现在她离婚了且生了个儿子,你却又要与她结婚。”
  “我和她结婚怎么啦?我从小就喜欢她。”
  其实,对于张玉环,郭仲顺的母亲也是蛮喜欢的,只是她离过婚、生过孩子,他母亲过不了那道坎。
  不过,她阻来阻去,还是拗不过儿子,最终还是答应了。
  张玉环与郭仲顺结婚以后,郭仲顺对王仁军视如亲生,一家子日子过得和和美美。
  时间过去了半年,张玉环又怀孕了。
  郭仲顺看到张玉环怀孕了,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在高兴之余他又想起了家庭经济的薄弱,肩上担子的份量,就与她商量:“玉环,我家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家中的经济捉襟见肘,你在家好好养胎,我出去打工赚钱养家,你看行吗?”
  “好的,你先去,等我生了孩子以后,把孩子交给爸妈带,到时我也出来打工。”
  “行。”
  郭仲顺背着行李,去了珠海一个碎石场给一个朋友搞销售,每月的收入也较可观,除了底薪五百元,还能拿到一千元的提成。
  有了这一笔收入,一家人的生活还算过得红火。
  也许是风水轮流转,张玉环的日子过得好了,王天柱家的经济就开始走下坡路,鸡场的倒闭导致他家债台高筑。
  杨小娟原是个黄花大闺女,她之所以愿意嫁给二婚男王天柱,是看上他家有钱,现在他家道衰败,她生死与他离婚,两个人没有了情感,最终分道扬镳。
  王天柱离婚了,杨小娟也没给他生下一男半女,他每天背负着债务在艰难地爬行。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想起了张玉环,想起与她离婚后、她要求复婚的那情景,他真后悔当初不相信她。
  然而马悔在前人悔在后,世上没有真正的后悔药。
  时间过得很快,张玉环又生了一个儿子,全家人高兴得不得了。
  张玉环生了二胎,虽然第一胎是前夫的,但两个孩子都在同她一起生活,乡计生办说她超生了一个孩子,罚款(征收计划外生活费)一万元。
  被罚款了,他家的经济压力越来越大。
  张玉环也外出打工了,她进了一家电子厂。
  该电子厂与郭仲顺所在的石场相距不远,两人在外面租了一间房子,轮到张玉环上白班时,她晚上就和郭仲顺住在一起,两人过着二人世界。
  没想到好景不长,郭仲顺正在等待着装碎石子,突然海水汹涌湍急、势不可当,很快把石场吞噬了,他不幸遇难。
  郭仲顺遭遇不幸,张玉环悲痛欲绝。
  时间又过去了五年,张玉环的大儿子王仁军在小学读书,王天柱想方设法搞到了王仁军的头发。
  经DNA亲子鉴定,证明王仁军是王天柱的亲生儿子。
  王天柱要求与张玉环复婚,张玉环生死不同意。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