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陌生的战友

陌生的战友

好清亮的天空哟!这是他睁开双眼时说的第一句话。不过,那只是在心里。
  好清亮的天空哟!这回,他把自己心里的话像吐气一样吐了出来,人就彻底地清醒过来。他直视着苍穹那银白的月亮,知道自己又昏睡了好久。此时,月亮再不是斜的,它巳移到山谷的中央。
  如水一般的风儿荡了过去,带着月亮的味道。阴冷、冰凉。依然可以嗅到其中的血腥。此刻,他试着扭动一下颈脖,而后抬了抬手臂,再就想支起自己的双腿,蓦地,右腿钻心地疼了一下,使他赶忙停止了动作。他想起来了,数小时前,他带领他的连队冲锋时,在右边响起一个爆炸声,接着就像是被人狠狠地蹬了一脚,人就侧身飞了出去,后来发生了什么,他是一点也不知道了。此刻,倒过这片空白,团长的话就又回荡在耳边:“徐放,你们连是我们团的先锋,团的后面是总部机关,冲出去,你们要在前面白匪的重围里撕一个口子!”
  “坚决完成任务!”他庄严地向团长敬了军礼。现在想想,团长和总部机关一定是冲了出去。这么想着,他自豪地挣起身子坐了起来。举目四望,草地上横七竖八躺着许多尸体,有自己人、也有敌人的。他在附近摸索着,终于找到自己的那支驳壳枪,换了弹匣便直接插在腰间的皮带里。
  或许是听见了响动,不远的小土堆后传来一阵人声。
  徐放警惕地问:“是谁?”
  那人不作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你是谁?”声音很虚弱。
  徐放没吭声,他从腰间拔出手枪,努力站起身,一拖一拖地向着那个地方挪了过去。到了小土堆,他小心地靠过去探头去瞧,那人躺靠在地上,一动不动。徐放瞅见了戴在他头上的八角帽,这才放了心,重又把手枪插进腰间。
  “同志,你怎样?”徐放颠足过去扶起了他。这就瞅见一张比月亮还要惨白的脸。
  那人也看清了徐放的脸,手一松,一把刺刀滚落到边上。
  “你是……?”那人吃力地问。
  徐放看清楚他的装束,知道他一定是总部机关的人,便告之是三三七团一连的。自己是连长徐放。
  闻言,那人脸上露出欣喜的神态,他抬手指了指徐放,很快又放下,艰难地点了头。
  “你认识我?”徐放问。
  那人点了点头。
  徐放知道他为什么不肯说话,因为他一出声,便有一股一股的血往胸外徜。
  徐放说:“你不要动也莫说话。”言罢,他轻轻将他的脑袋从自己怀里放回土堆,很吃力地松左边这条腿上的“绑腿”。解好,他将它一圈一圈缚在他的胸前。干完这些,徐放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仿佛这就把他救了过来似的。再看那人,只见他微瞌双眼,似乎在积攒着力气。
  徐放安慰他道:“你好好休息一会,等我弄好了伤口就扶你走。”边说边把伤腿上的“绑腿”解了下来。在他松“绑腿”的时候,一块拇指大小的弹片也被带了下来,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
  顿了顿,他弄断那条绑腿,将短的一截缠在伤口处,以阻止鲜血外泄。在缠绕时,他有意加重了手上的力度,这样可以让肌肉紧缩来减轻伤口的疼痛感。他知道,自己不能不这么做,因为,接下来,他不仅要保证自己能走出这死地,而且还要把伤重的战友也带出去。这么想着,便不自觉将情绪饱满到极致。
  “来,我们开始行动!”徐放有些乐观地说道。言罢,他开始小心地搬动他的身体。
  或许受徐放情绪感染,这位同志也跃跃欲试,可是,刚一行动,他就低哼一声,咬牙昏死过去。
  徐放焦急地呼喊他:“同志!同志!”那人却一动也不动。
  徐放四下张望,终于在灌木丛中发现一汪清亮。他慢慢走过去,斜着身子将头上的军帽平着按进水中。
  待他回到他的身边时,帽子里的水已然漏完。于是,他将帽子挨近他的嘴唇,双手用力一扭,便有一串水珠滴进伤者口里。这救命的水呀!他的战友终于睁开了双眼。
  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挂在腰间的棕色皮质文件包交给徐放。诚然,他已清楚自己走不了啦。
  在一阵断断续续对话中,徐放知道了他的名字,也知道了他是总部的机要员,在那个皮包里隐藏着红军电台的密码。
  这个叫着袁绍兴的机要员对徐放说:“你走吧,不用管我,文件重要。”
  徐放急道:“不行,我不能扔下战友!老袁,拼死我也要带你出去。”
  袁绍兴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瞟了一眼天空,月亮已斜到山的另一头。
  “快走!……天一亮……他们的搜索队……就……来了。”袁绍兴吃力地说。
  “不,老袁,我背你!”徐放说着就动手。
  这时,袁绍兴不知从哪得来得劲,他猛地一把推开徐放。
  徐放噙着眼泪说:“老袁……”
  袁绍兴倔强地叹了口气,然后用手狠命地敲着身下的土地“走!”
  徐放痛苦地扭过脸去。好一会儿,他下定了决心似地从腰间拔出手枪,然后轻轻将它放在老袁的手里。
  袁绍兴微笑着摇了摇:“去……去给我……找几颗手榴弹。”
  徐放如他所言,去附近尸体上找了几颗手榴弹回来,将它们放在老袁身边。
  “枪。拿走。”袁绍兴讲完这句,努力地侧身过去,再不看一眼徐放。
  徐放拾起枪,依旧插在腰间,咬牙扭头就向山口走去……
  天破哓,徐放已在山间走出去了很远。其间,他一直竖耳留意身后,他在期盼那手榴弹不会响起,然而,当他站在山顶朝那个地方眺望时,突然,一团浓烟升腾起来,几只鸟惊得快速向他站的地方飞来,先是小点,后来,越飞越大。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