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改”志愿

“改”志愿

仲夏的一个上午九时许,在一个小村庄仅有几户人家的岔道口旁,突然拐来了一辆黑色小轿车。
  “嘟嘟嘟……嘟嘟嘟……”一阵喇叭声响,一下打破了平民农家的平静。
  车上很快下来四位衣着体面的城里人,有二人手里还拎着好吃的食品,可迎接他们的,却是一阵“旺旺旺”的狗吠声。
  “谁呀?这些人都是谁呀?是摸错路了吧。”正坐在门口树荫下拣韭菜的一头白发李老奶,心里一阵紧张的嘀咕着。
  看到这几位正从自家门口走来,李老奶马上站起来,一边拍拍身上的浮灰,一边喊着:“来客人了,别再叫了!”很听话的小花狗,立刻甩摆着长长的尾巴,停住了很不和谐的叫声。
  “老奶奶您好啊!这是李志鹏家吗?”走在前头的一位打扮时尚的女士问道。
  “是啊,是的,你们好!我是小鹏的奶奶。你们是……”老奶狐疑地望着。
  “噢!是李奶奶啊!我是志鹏的班主任老师,志鹏在家吗?”
  “我家小鹏和他爸妈,一早就到玉米地里薅草了。”
  李老奶随即朝小狗说:“小花,快去给我把小鹏他们都叫回来!我腿子走不动了。”灵性十足的小花狗,马上移开盯着老奶的目光,“旺旺!”两声,迅捷地跑出去了……
  “啊?小狗还能叫人?”四位城里人很是惊讶,几乎是异口同声、十分好奇地问道。
  李老奶从屋里搬出长凳,笑着说:“是我家孙子训的,现在灵着呢,人说的话,它能懂不少!你看看,你们从城里来,我们乡下人,也不晓得待客之礼,真难为情呢!请你们先在树荫下坐一会,马上他们就回来啦!”
  果然,没多久,小花狗一阵风似地跑回来了,又一阵风似跑到路口,李志鹏和爸妈正在不远处,快步往家里赶。
  “是唐老师啊!各位老师好!”志鹏脸上流着大汗,气喘吁吁地鞠躬问候着。
  “找你李志鹏真难啊!你们家人都没有手机,没法联系你,今天我们问了几个人,才摸到你家门上来了!”唐老师正说着,志鹏的父母也跑到家了。
  一阵介绍,一阵寒暄后,志鹏爸说:“快快请各位老师家里坐!我们家房子小,条件差,你们不嫌我们家里赃吧!”志鹏妈立刻到厨房烧茶水去了。
  主宾落座后,唐老师请县高级中学的杨校长说明来意。
  杨校长说:“今天,我和唐老师,专门陪同牛头大学招生办主任,专程来你们家,一是恭喜李志鹏同学,祝贺你今年高考成绩十分优异,一举成为我县理科状元;二来希望志鹏同学和爸妈,请求你们再考虑一下,能把志鹏的高考志愿修改一下。牛头大学是我国最牛的名牌大学,人家招办主任都亲自上门来了,这不仅是你们家的荣光,也是我们学校,乃至全县人民的光荣啊!哈哈哈!”
  牛大主任说:“我们看中的是,志鹏同学数学、物理两门都是满分,作为农家子弟,实属不易啊!刚才细瞧了一下,你们家真蛮困难的,如果你把志愿改投我校,志鹏同学可享受我们牛大的多条特殊待遇。比如免除在校读书的学费,生活费有困难的,也可申请补贴;比如本科毕业成绩优异的,我校还可保送到英、美等西方发达国家的著名大学深造留学,经济上也有具体的帮扶政策。总之,只要选择我们牛大,志鹏同学一定前程似锦啊!”
  杨老师接着说:“志鹏是个小奇才,我教了二十多年书,还没见过有你这么聪明的孩子!你如果被牛大录取,那真是破了我县高考的记录了,你们赶紧改了志愿,这对志鹏、对你们家,可有太多的好处啊!就是对我们学校、对我这个班主任老师也很重要啊!……志鹏,前天在学校填志愿时,怪老师没和你说得清楚,今天我们又带来一套志愿表,你给我重填一下,好吗?”
  李志鹏站起来接过唐老师的表格,沉静地鞠着躬说:“永远不忘老师的教育大恩,可这事太大了,对不起老师,我得听我爸妈和奶奶的。对不起老师!”
  志鹏爸说:“我们种田的庄稼人,说话喜欢实打实的。你看这个大热天的,主任、校长和老师,还亲自来到寒舍,我们真的感谢不尽,你们的好意,我们都领了。我们早就听说牛大、熊大是全国很厉害的大学。十几年前,我们小鹏上村小时,老师都说他是读书的好苗子,那时人人都说他,将来一定能考上牛大、熊大的。可这几年呢,我们乡下人,都说牛大、熊大没以前的名声好了,所以我们家小鹏的志愿才这么填的!小孩子一辈子的大事,我们一点不敢跑偏啊!老师们能理解我们乡下人的心思吗?”
  唐老师粉白的脸上,唰地红了起来,汗珠还一个劲地往下流,她不停地括着手中的纸扇,急切地说:“志鹏爸啊,牛大的条件这么好,还能省去您家好多费用,机不可失啦!”
  志鹏妈温和地说:“请你们先喝口水,我马上去买菜,中午就在我们家吃个便饭。”
  杨校长说:“谢谢!我们不在您家吃饭,我们马上还要进行家访。志鹏妈啊,就恳请您答应我们的要求吧!”
  李奶奶咳嗽了两声,大声地发话了:“老师们不要见怪,我们乡下人,没几个懂得多少大道理的。我们的日子,拿你们城里是差不少,但还都能过。我们农家教育子孙,从古至今只有一点,那就是要讲良心!听说有的大学生,成绩顶呱呱的,哪晓得飘洋过海留洋没学二年,就不认亲娘老子了,学成了还不回来报效国家,为那个什么美国鬼子干事,帮助坏人尽做坏事。不要嫌我老太婆子多嘴,这样的缺德事,就是出去要饭,我也决不让我的子孙们去干!那是要遭雷打的!”
  牛大招办主任站起来,紧紧抓住志鹏的手,轻轻地说:“你再考虑考虑,你是大人了,又这么聪明,自己完全可以做主啊!我们等你最后的答复!”
  李志鹏说:“谢谢您的好意!除非美国也能制裁牛大,不然我就听我奶奶和爸妈的。”
  ……
  (辛丑年七夕)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被游戏的逻辑
下一篇:带着一包烟的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