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春天的脚步

春天的脚步

趿拉着鞋的陆大山从中间窑洞出来,手里端着一个医用的便盆。他不记得这是第几次给母亲收拾大小便了,自从母亲得了那讨厌的“颤颤病”(帕金森综合症)瘫痪在床,他就没清闲过。
  “大山,大山,我饿了!”大山还没来得及冲洗污了的便盆,瓜瓜媳妇在右边的窑洞里大声嚷他。
  “我这是啥命么?妈生活不能自理,二货媳妇还得我伺候,一天天忙得晕头转向,连个放屁的时间都没有!唉,要是我妈没了,二杆子媳妇正常了,日子是不是就好多了。”大山边洗便盆边胡思乱想。“也不行,我妈没了谁和我说话哩?田田虽然脑子不清整,可到两个娃跟前倒是知冷知热的,搞吧,搞吧,春天总会来的。”这么想着他便回到他们的窑里,洗了手,把馍馏在锅上,从瓮里捞了些咸菜放在案板上剁。“再炒个鸡蛋给娃吃,娃长身体不敢将就!”大山的手和脑子一刻都不得闲。
  大山的父亲去世早,家里就是几亩地的光景,一公鸡都能驼起的家当,谁家大人眼睛瞎了会把姑娘嫁给他?无望的他出去在工地上打了几年工,回来后收拾了房子。四十岁的时候下了血本花六万六千块钱娶了邻村一个脑子不够数的小他十八岁的田田。田田身材好,模样俊,要不是有病家里人受不了,打死也不会嫁给他的。他们婚后四年多就生了一儿一女两个娃,贫穷的日子使田田越来越频繁地犯病。屋漏偏逢连阴雨。刚开始时母亲虽然手抖得厉害但还照顾了女儿两年多,生儿子时母亲突然病情加重,直接瘫痪在床,他一天天忙得就像个陀螺,不停地转呀转,日子还在原地踏步。
  大山不怕吃苦,问题是即使这般吃苦,日子还是没有丝毫改变,这时候大山就后悔,后悔小时候没好好上学。扭过头,大山看见女儿,便把希望寄托在三岁女儿身上。大山用他七十年代小学四年级的水平教娃数数认简单的字。女儿记性真好。当她用好听的奶语念出挂历上的字时,大山就别过头去擦眼泪,他觉得生在这样的家庭里是娃的不幸,他对不起这聪明的女娃娃。
  瓜瓜媳妇吃饭不挑食。大山做饭不讲究,不管是多盐还是少醋,田田都吃得津津有味,因而奶水足。八个月的儿子被她养得胖、人瓷实、不生毛病,结实的像头小猪,吃了睡,睡了长。这给大山省了不少事,想到这,陆大山又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大山在屋里不?”村长带着一行人在门口大声喊。
  “在哩,在哩!”大山应着从窑里走出来。他看见村长带着几个干部模样的陌生人往他家屋里走,有些拘谨。
  “屋里乱得都没处落脚,实在是见笑了。”大山少有的客套。
  “你家情况我给工作组说了,人家来核实一下。这是城乡社会调查队的朱晓琳,对贫困户做针对性帮扶工作调查摸底哩,掌握了一手资料才好开展工作么,她是你一对一的帮扶干部,有啥事你问她。”村长指着其中一位女干部对大山说,他们中间还有个背相机的年轻人对着大山的母亲、媳妇田田、脏兮兮的两个幼儿拍照片。
  朱晓琳问了大山的家庭收入、生活困难、理想是什么等很多问题并做了记录。接着问田田,田田笑嘻嘻地看着朱晓琳,傻傻地说真好看,真好看。也不知道是说朱晓琳的衣服好看还是人长得好看。大山的女儿乖巧地依在奶奶床边,朱晓琳对她招手:“来,到阿姨这边来,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会背诗吗?”
  “陆诗雨,三岁了,我会背处处闻啼鸟的诗。”陆诗雨从奶奶床边走过来,小声地说。朱晓琳蹲下来,拉着她的手,孩子的手冰冰的。这么冷的天,孩子空心穿件旧毛衣,加绒外套又大又脏,脚上也没穿袜子。朱晓琳心里一阵难过,立刻把自己的围巾取下来给孩子围在脖子上,小诗雨摸着围巾开心地笑,自言自语地说:“香香的,软软的,真暖和。”
  第二天,大山才收拾完碗筷,就听见大门外有嘈杂声,他立刻走出去看究竟。只见朱晓琳提着两个大包从车上下来,司机打开后备箱,大山看见后备箱里有米面油和几个大包,他一下子愣在原地忘了打招呼。
  “愣着干嘛?赶紧帮忙搬东西呀!”听见朱晓琳喊,大山才回过神来,和司机、工作人员一起把东西搬回家。
  看着炕上、地上花花绿绿的大包小包,大山的母亲、媳妇、小诗雨都在笑,连炕上的胖儿子也咿咿呀呀地大叫。朱晓琳给小诗雨拆开一包蘑古力,又给她比划新买的衣服、帽子、鞋袜。“家里人人都有份哦,希望这些东西能使你们家能过个好年。另外,大山,你过来,我给你说,这是2000多块钱,单位同事凑的,虽然不多也够你们过冬的,再买点煤让家里暖和些。还有啊,明年开春果园的化肥、农药我们会给你准备,小诗雨的学校我们也联系好了,我们找到了愿意资助她学习费用的单位,你可以放心的。”朱晓琳把钱塞给大山,尤其听到小诗雨学校安排好的话,让大山激动得热泪盈眶,他握住朱晓琳的手,不住地说:“谢谢,谢谢你们,带我向你同事问好,你们是我全家的救星啊!”
  “你先不要激动,我们帮你是因为你是可帮的人,我听说你孝顺、勤劳,我也相信通过社会的帮助,你的日子和孩子们的未来会有所改变,你不会希望你的儿子将来和你一样吧?政府不帮懒汉哦。”
  “请政府放心,我一定不会丢自己的人。我愿意接受政府的监督。”大山信誓旦旦地承诺,正儿八经的样子逗得大家一阵哄笑。
  “还有啊,你们全家人看病不要自己花钱,政府帮你们支付。你也得善待田田,她有病已经很不幸了,你要是不好好对她,那就是失了做人的本分和良知,知道吗?”朱晓琳看着正在吃零食的田田,再次叮嘱陆大山。
  最后村长带来几个村民,大家一起参加劳动,将大山家里里外外仔仔细细地打扫、归整,该洗的洗,该丢的丢。把院子里乱堆放的农具和柴禾也整整齐齐地归置一番,大山家里一下子舒服多了。小诗雨专心地看着朱晓琳买的图画书,小胖嘟睡着了,老母亲感激地不停嘟囔,田田拿把笤帚有模有样地扫着院子,大山站在院子中间,他仿佛听见地层下的春天在勃勃生长,破土而出的声响震得他耳膜发痒……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