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反差

反差


  
  甘县副县长刘军接到市委组织部通知,前去市委党校学习三个月。
  刘军在市区有几个当官的同学和朋友,都是单位上拿事的。好长时间没见了,正好联系他们,在一起聚聚。
  刘军在市委党校安顿好以后,就给市广电局马局长发了条短信,猪娃,我是刘军,来党校进修了,咱们聚一下吧?
  猪娃是马局长的小名,是刘军的同班同学,也是十分要好的朋友。
  马局长很快回信了,对不起刘县长,我这几天忙死了,洪省长正在单位调研,实在抽不开身。
  刘军又给市劳人局方副局长发去信息,我是刘军,来党校进修一个月,咱们聚下好吗?
  方副局长是刘军的大学同学,两人关系非常要好。
  方副局长迟迟没回信息,刘军一下课就拨通了他的电话。你是哪位?我最近忙晕乎了。他说自己正在上海出差,过半个月才能回去。
  刘军心不甘,又向市秦腔团李团长发去信息,我在市委党校学习,有机会咱俩聚一下。
  李团长是刘军在酒场结识的朋友,双方偶尔互动一下。单位和同事有个什么事,想请市秦腔团助兴,他定会找李团长,人家没放过一次空船。
  李团长很快回了信,说早就想和你聚聚,可这两天不行,他正带着秦腔团在省城参与汇演,改天再说。
  刘军的脸当下挂不住了,一阵青一阵红,不知说什么好。
  
  二
  
  从党校学习回来半年后,县委书记上位副市长,袁县长继任县委书记,刘军成为了县长。
  走马上任没几天,刘军的母亲去世。他急匆匆赶回家去,临行前再三叮咛政府办王主任,不要将他的母亲去世的消息对外透漏。
  世界上的事就是这样怪,你想见某人往往见不上,不想见人家自动找上门来。刘军刚回到家,说要来祭吊的电话一个接一个,让他应接不瑕。更让他纳闷的是,在市委党校学习时约不上的马局长、方副局长、李团长不但来了,而且每人行了一千元的礼金。负责记情的堂弟吓得不敢再在记账薄上登记了,据说收到的现金超过百万元,装满了两个蛇皮袋。花圈更是不计其数,摆满了他家门口两边的砖墙,足足有百米长。易俗社请来了,大声鼎鼎的秦腔名角孙友碟唱了两折戏,据说酬金八千元。
  此时,身穿丧服的刘县长频频向来人行礼,一点也看不到坐在办公室那种严肃表情,倒像是一位地地道道的乡下农民。
  
  三
  
  五年后,刘县长出事了,因受贿罪被判三年有期徒刑,押在马栏监狱服刑。令他感觉十分失落的是,不光马局长、方副局长、李团长没有来监狱探望他,就连他当县长时给人家孩子安排过工作、把媳妇从农村学校调进城的几位要好同学也没人看望他。
  他在想,人性都是自私的,当你位高权重时,人们争相巴结你,阿谀奉承你;当你落难下狱时,人们急于跟你撇清关系,恨不得远远地躲开你,人生怎么会有这样大的反差呢?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