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饶人处且饶人   


  疫情再度严峻,小区开始封闭,唯一的进出通道被戴着“疫情防控”红袖章的街道人员和志愿者值班把守。晚上八点,实在闷得慌的我决定去对面公园透透新鲜空气。
  走在往日繁忙的街头,我立刻感受到了疫情带来的影响。沿街门面正常营业,只是食客少了八成以上。几乎所有业主或者低头刷手机,或者对着电扇望风乘凉。
  忽然,前方传来“咚”的一声巨响,有人撞车了。
  寻声望去,右边人行道上,一辆电瓶车横倒着地,一位秃顶的老者摔在紧挨马路栏杆的地上,趴着一动不动。
  “坏了,出事了。”我立刻停下脚步。
  一路人赶忙提醒旁边另一辆骑在电瓶车上的小夫妻说:“快,快打110报警。”小夫妻像是突然受到了惊吓,听了路人的话,坐在后面的身着职业短衫的女人才急着叫老公报警。
  五分钟过去,秃顶依然一动不动,我断定问题严重了,这小夫妻要摊上大事了。
  忽然,有人叫了一下:“动了。”我赶紧将目光锁定秃顶,果然,秃顶又动了一下。我松了一口气,缓步向前。
  又过一会,秃顶抬起了头,双手撑着地面,艰难地站起身来。我这才看清,秃顶约莫四十岁出头,原先只远远望见此人的头顶,误以为上了年纪。
  秃顶的额头,鼻子,嘴已经严重擦破,应该是从电瓶车上摔下来,一个重重的脸面磕地,一下子被砸晕了。
  终于,秃顶迷迷糊糊站了起来。我以为他一定会上前抓住小夫妻俩,或者坐在地上作痛苦呻吟状。可是,站起的他没有说话,楞了一下后,唯一的反应就是去扶电瓶车。
  那男的见状,大叫一声:“你撞了我们,你别走。”
  原来秃顶骑车从后面冲上来,撞上了前面这对小夫妻。
  秃顶像没听见似的,拼尽力气欲将电瓶车龙头向上提。不过,刚才这重重的一摔,已经让他的气力荡然无存。他无奈地直起身来,望了望左右,又望了望这对年轻人。
  路边的人多起来,戴红袖章的卡点执勤人员也来了,大家议论着,有的准备掏出手机拍视频。不知是不敢向前,还是职业习惯使然,隔着一米多,戴红袖章的大声说:“请大家离开,不能影响交通,请勿聚集。”
  那男的向后退了退,操起手机催着快些出警。只有那穿着职业短衫的女人向前一步,对秃顶说道:“你撞伤了,不能走,救护车马上就会到。”
  秃顶脸上的伤口开始渗出血,表情极为痛苦。突然,他丢下电瓶车,身体一转,朝着原来的方向,摇摇晃晃地离去。
  “你别走,你……”那男的正准备大叫,穿职业短衫的女人赶紧跑过来制止:“别叫了,别叫了。”
  “什么别叫了?他不能走。”男人瞪着眼,一脸雾水。
  “人家都摔成这样了,我们只是车的挡板坏了,算了吧。”
  “算了?我都报过警了,他咎由自取,得赔偿我们的车。”看得出,那男的态度十分坚决。
  老公不依不饶,穿职业短衫的女人急了,满脸厉色:“现在什么形势了,聚了这么多人,对防控不利呀。”
  我听明白了,这穿职业短衫的女人刚刚结束了卡点的值班,男的正骑车带她回家。
  “让他就这么走了?”那男的有些犹豫,还想说什么。
  “都摔成这样,教训不小了。”穿职业短衫的女人摆了一下手,嗓音低了下来,贴近老公的耳边,小声说,“我刚才闻见他喝酒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他连车都不要了,一定是有公职的人。要是警察来了,判他个酒驾,那后果……”
  听着女人的话,那男的欲言又止,默默地看着秃顶的身影渐渐消失。我站在路边,仔细打量着这对年轻人,反复回味着穿职业短衫女人的话……
  
  
  (写于2021年8月9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