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盛大开业

盛大开业

曾昌局长退休十年了,由于善于保养,身体还是鹤发童颜,算得真是强壮。但是他心里最盼望的一件事,那就是希望他安居的城市里面有多多的商铺、超市、酒楼等等开业。为什么?因为它可以列入老顾问之列被请去大吃、大喝、大玩、大安逸一次。他细细盘算了一下,他参加这种开业已经有119次了。“唉!要是明天有一家开业的就好了,我就满120次,凑成月月红了。”曾昌局长抱着小猫猫,默默地想着心事。
  真是福气盈门,想啥来啥。门外的快递员装成送来一封请柬。还顺口说声:“这家老板请老局长务必光临。”
  曾昌局长打开请柬,顿时满脸开花,连说:“好、好!我一定早点去。”
  原来发来请柬的是名叫“月亮湾”的酒楼,说是明天要盛大开业。曾昌心想:我又可以幸福一次了。
  对于“月亮湾”酒楼,曾昌是最熟悉不过的了。这家酒楼原来是县里的招待所,是他的管辖之地,他在退休前二年里,就把这招待所租赁出来,让一个商家经营酒楼,取名“月亮湾。”原本萧条的招待所,顿时春风杨柳、酒楼生意好不红火,因此这商家为表示感谢,多次请曾昌去免费“享受”。
  做生意也要靠运气。花无百日红,没过二年,月亮湾酒楼就挂出了“歇业”的牌子。
  经过一番整顿。整顿之后就由另一个老板来“开业”。自然曾昌还是在被邀请去“享受”之列。
  可是过不多久。又歇业。于是又“整顿”,又开业。
  每一次开业,曾昌等一批“老人”都要请来剪裁,听老板或者承包人发表器宇轩昂,牛气逼人的演说,然后就进入酒席,开始欢乐的“享受”。
  每次开业的时候,都是鞭炮轰鸣,烟花冲天。笑语满堂飞,欢歌彩云追。
  曾昌默默算计了一下,他在这个月亮湾酒楼已经享受过三次了。也就是说这里已经开业了三回,每一回开业都只管一二年的好生意。
  曾昌也记得,从第一次开业起,每次他们都有“大红包”,有山珍海味的酒宴招待。曾昌举起酒杯就祝福老板“恭喜发财”“恭喜发财”老板也乐得说:“请大家关照,多多关照!”
  曾昌还记得,月亮湾第二次开业时,月亮湾酒楼的宴席达到88道菜,酒水50种,除了发红包,还配发小姐。那一回曾昌酒醉朦胧,搂着小姐狂歌劲舞。曾昌心情格外美丽,与小姐旋转到半夜……然后他操起话筒高唱一曲:“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撞过之后,就进入另一番享受。
  曾昌更记得,月亮湾第三次开业更是不寻常,那次是最“酷”的开业。除了保留传统的“红包”“小姐”“酒宴”之类,又开发有新的项目:“泰式洗头”“友情洗脚”“鸳鸯戏水”。那些小姐真是红袖添香,玉指所到之处,真是一个“妙”字了得!曾昌等一边享受,一边对壮如肥牛的老板经理唱着肥肥的大诺:“月亮湾,月亮湾,外婆的月亮湾……”“月亮湾,月亮湾,莫斯科郊外的夜晚……”这样的尽情洗脚,尽情歌唱,一直玩到天明,再次吃过“早点”才回到自己的家里酣睡……
  这次是“花开四季”,“月亮湾酒楼”第四次开业,又会有什么精彩妙招呢?曾昌心里默默盘算着。
  曾昌梳洗停当,正要出门,外边走进来一个花甲老人。曾昌认得是他当局长第一年的副手贾蒙,是他最信任的人物。如今也退休几年了。
  “老局长,去月亮湾咱俩一道走。你是我的领路人,我第一次被邀请参加这样的开业典礼,还真一下不大适应。”贾蒙说。
  “你跟着我没错。”曾昌回答,二人出门走向大街西头。
  “老局长,你知道这回月亮湾不叫酒楼了的事吗?”贾蒙说。
  “不叫酒楼叫什么?”曾昌问。
  贾蒙哈哈一笑:“月亮湾酒楼改名为月亮湾度假村了。”
  “难道度假村与酒楼有什么不同吗?”曾昌问,感到新奇。
  贾蒙说:“在酒楼大吃大喝,快乐逍遥容易被人揭发指控,改名度假村,就无所顾忌,可以集吃喝玩乐一体化,可以集美容桑拿打猎钓鱼一条龙,可以享受全方位高层次的超价值服务……”
  贾蒙滔滔不绝的介绍,曾昌听得滋滋有味。不觉就到了月亮湾度假村,一个花红柳绿的好地方,简直就是水浒里的那一片“快活林”。
  彩旗飘飘,鼓乐阵阵,礼炮浓浓,歌舞不停。
  开业的场面真是前所未有的盛大。
  那些被邀请的人都按照主席台上排好的名号位置入座。一共请了108位剪彩人,曾昌贾蒙都在其中,他两迅速对号入座。
  奏乐。剪裁。总经理讲话……
  程序走完,开业进入高潮。108个被邀请的嘉宾鱼贯走进宴会厅,围坐圆桌上,等待总经理皮皮尔解开那个“激动”的时刻。
  喝茶。等待。“千呼万呼始出来。”总经理皮皮尔果然出招不同凡响,带队引出一长溜乳峰高耸的“金丝雀”,圆场一圈与嘉宾见面,啊!个个都美貌如花,看得曾昌色眯眯地。皮总经理继续领着“金丝雀”转悠,给每个嘉宾发上一个,像发《人生必读》一样的,人手一册。皮总宣布说:“度假村今日开业,各位嘉宾可以带着自己的金丝雀在村里各处随意地尽情地游玩、饮酒、打牌、钓鱼、玩鸟、遛狗……”
  金丝雀一到位,个个都做出小鸟依人的姿态,对着这些被邀请来的嘉宾柔情万种的吟哦出:“干爹!”“干爹!”“我的好干爹……”
  “干爹们”喜出望外,应答声此起彼伏,但是接受了人家“干爹”的称号,先是那个发来的大红包都陆续回到“金丝雀”的包里。
  但是“干爹,干爹……”还在继续喊着。那些“雀儿”还伸出柔软的玉指往这些“干爹”的腰包里不停的“掏着”。
  许多干爹没有等到参加宴席,就纷纷下楼走出了度假村。
  曾昌与贾蒙也急速下楼,落荒一般地往家里走。路上贾蒙叹息地说:“我被这些雀儿掏走了五千元现金,肚子也饿了,真是不划算!”
  曾昌一摸自己腰包,大叫起来:“坏了,我钱包没了,连里边的身份证都被那些雀儿掏走了……”
  曾昌调头,准备返回月亮湾度假村寻找,不料一下子头晕,栽倒在路边水沟里。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