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色诱

色诱


  大概半月前,我得到一个消息,一个绰号叫“勇娃”的人在四处盗窃摩托车等财物。我随即安排下去,准备搜集证据,抓捕“勇娃”。
  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正式拉开序幕。
  人找人无疑是件伤脑筋的事情,何况还是贼呢!我对“勇娃”是一无所知的,唯一知道的就是“勇娃”之前是跟着一个叫“军军”的男子贩毒,“勇娃”是“军军”收留的小弟。平日里“军军”管吃管住,“勇娃”则负责给“军军”的下家(客户)送毒品。
  几天过去了,我丝毫没有“勇娃”的消息,似乎成了大海捞针的艰难事情。这几日无疑是艰苦的,我寝食难安,辗转反侧。
  压力,在折磨我这个淡定的人。
  十天前,我获知了“勇娃”的QQ号,如获至宝,欣喜若狂。
  QQ空间里面有许多“勇娃”的生活照,高约一米六五,中长头发,皮肤黝黑,中等身材,眼睛有点斜视,特征很是明显,此人的面相表明了他的精明。
  我们“衙门”有许多人所不知的技术手段,神秘,有效,可以说是一招制敌人。我到局里领表,填资料,将“勇娃”至于天眼之下,希望很快揭开他神秘的外纱。科技无疑是高效。“勇娃”的真实身份很快敲定。我获知“勇娃”喜欢来往于洛带及阳光城等地,常常光顾网吧,甚至到了不上网就要死的状态。这一线索无疑是一剂强心针,让我兴奋不已。这天下午,天空灰蒙蒙的,风吹得人身上冷如冰块。我先是到洛带,随后到阳光城的一家家网吧秘密查找“勇娃”的下落。一身便服,带上警官证的我,和老板以及网管悄悄低语,表民身份,拿出“勇娃”的照片,得到的回答皆是“认识,以前常来,不过最近没见着这个人了。”俗语说,做生意和气生财,老板也好,网管也罢,既不愿意配合公安抓贼,因为担心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也不愿意招惹警察执法,毕竟还要做生意,有时需要警察帮忙。我无可奈何,留下手机号后,便垂头丧气的离去。
  贼就在你的眼皮底下,但是就是抓不着,天下最郁闷的事情莫过于此。
  一天早上,我骑自行车到洛带的一家面馆吃面,忽然想到“勇娃”既然同是人类,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都在盗窃吧,总要吃饭。当然“勇娃”这样的人,层次不高,早饭到大餐馆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勇娃”的早餐,极大的可能就是在小面馆解决的。想到这里,我狼吞虎咽的吃完面,摸出“勇娃”的照片,开始一家家面馆搜索“勇娃”的踪迹。终于,我在某某记面馆访问到了。因为“勇娃”特征明显,老板印象深刻,说“勇娃”喜欢到他的面馆来,平时都是早上十点左右来,不过最近一周不见来了。我颇有点失望的望着老板。老板见我着急,拍了下脑袋,忽然想起什么。老板告诉我,在下午三、四点钟,在洛带的花茶铺常常能瞧见“勇娃”在那里玩。
  “勇娃”好色,这让我萌发了一个想法,似乎胜利在望了。
  中午一时许,燃灯古寺黑瓦红墙,庙门前是石板砌成的三角形的广场。庙里供奉着不少真神,保佑着世间的平安。这个寺庙里没有和尚,全是一脸苍白的尼姑。我想,尼姑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广场附近几株黄果树正抽出嫩绿的树叶,老叶飘落一地。天气晴好。太阳毫不吝啬的洒下金黄。依然有风,吹得地上的落叶哗哗的响。
  我满脸红光的坐在古庙对面的一张竹椅上,一身的酒气,昏昏欲睡的斜看着忙忙碌碌的过往众生。老年人买了香烛怀着虔诚和敬畏的心到庙里膜拜菩萨,祈求自己及家人平安、幸福。少女牵着阿哥的手憧憬着未来跨进庙门,心里装着满满的幸福。小孩们蹦蹦跳跳的逃进庙里,她们在玩捉迷藏的游戏。我玩着手机,半梦半醒。
  这时,随着油门的轰鸣声,一辆黑色的赛摩飞驰到庙门前,车上坐着一位黑不溜秋的小伙。小伙距离我无非就是十来米的距离。我用手机发出一条短信,“人来了。”小伙警惕的看看四周,不屑一顾地瞧了一眼我这位醉汉。我注意到小伙并没有熄火,也没有从摩托车上下来,他向古寺大门张望着,应该是在找什么人。小伙犹豫了一下之后,在停留了一、两分钟后,脚一轰油门,朝前去了。我还是漫不经心地玩着手机,又发出一条短信“他走了,很快会返回庙门口。”果不其然,几分钟后,我瞧见黑小伙又骑着摩托车返回寺庙门口,依然没有下车,仍然是朝寺庙大门张望着,又朝四周瞧瞧。我手机上的短信发出去了“叫他去庙里找你。”很快短信回过来说“他说在庙门口没看见我”,这是燕子给我回的短信,她正在和“勇娃”约见面。“你说你在庙里,叫他进去。”我给燕子发了短信。随即,我偏偏倒倒地从凳子上起来。小伙疑虑地盯我一眼,然后骑摩托车往下街方向去了。我立即又发出一条短信,“你给他打电话,说再不来,你就离开了。”“电话打不通,怎么办?”燕子显得有点着急。“别急,他一定还会回来,你给他发短信,说你很快离开了,爱见不见。”我告诉燕子。两分钟后,燕子回了短信说“勇娃”要求燕子到庙门口等他。我立即将事前安排好的三个进庙伏击的便衣安排到庙外,一个在卖香的小店里面,两个安排在古庙对面的小餐馆里面。我还是玩着手机,坐在竹椅上,俨然一个醉鬼。猎物很快再次出现了,依旧是那辆黑色的摩托车,拉风得紧。小伙正是我们准备抓捕的“勇娃”。“勇娃”依然没有下车,注意的看着庙门,等着佳人的出现。我漫不经心地从凳子上下来,朝下街方向走去。这时,一个小伙子抱着一个纸盒子朝寺庙方向走去。我见“勇娃”双眼紧盯着寺庙大门。我感到时机到了,便快速走到抱纸箱的小伙前面,随即慢慢朝“勇娃”走去。“勇娃”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朝我看了一眼,我的心一下紧了,生怕“勇娃”看出破绽,逃之夭夭。但是,我脚下依旧慢慢的,偏偏倒倒向前走去,旁若无人。“勇娃”见没有什么,又扭头看寺门方向。这时,我已经走近“勇娃”,迅速右臂向前,一个锁喉的擒拿动作将“勇娃”从摩托车上拖下来。附近埋伏的三位同事飞速赶来,将死命挣扎的“勇娃”掀翻在地。“勇娃”大声喊着:“你们干什么?”
   “警察!”我们齐声说。紧接着,上铐、搜身,“勇娃”被快速押进汽车离开。倒在地上的黑色摩托车也被我们骑走。
  人们惊愕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没有一个人言语。
  我给燕子发去短信“人已抓,很快回来接你。”我将“勇娃”押回派出所后,返回燃灯寺的途中,遇到了燕子。今天,燕子穿得很漂亮,长发垂肩,一身淡色的连衣裙,很显然,一个春游的学生妹。燕子说,身在古寺中等待“勇娃”出现的过程里,心跳的特别的快,紧张死了。
  几天前,我给燕子下了一个任务,就是成功的加“勇娃”为好友,将“勇娃”诱出,伺机抓捕。燕子坚决的接受了这次任务,毕竟燕子可是我们辖区刑警中队的一名得力女干将。
  我告诉燕子,“勇娃”这名犯罪嫌疑人层次不高,因此,作为他的网友,应该有个准确的定位。我要求燕子自称是一个酒店的陪酒妹,一个卫校的学生,因生活所迫,利用晚上时间到酒吧挣钱。当然,面对去花街玩的人,燕子应当表现得放荡一点。燕子好奇的问我,怎么样才算是放荡呢?我笑了,我对燕子说,只是停留在语言上的。
  那天,燕子加“勇娃”为好友时,他并不在线。等晚上“勇娃”上线时,看到燕子给他发出的加友申请,“勇娃”问燕子为何加他。燕子说,看了“勇娃”的空间,空间里有许多狗的照片,燕子从小就喜欢狗,最重要的是燕子才失恋,希望交个朋友得到安慰。“勇娃”同意了燕子的好友申请。当晚,两人一聊就是凌晨一点多,“勇娃”约燕子到洛带的小酒吧玩。
  接下来的几天,“勇娃”一上线就和燕子聊天,两人渐渐熟识了,并约定周一两人见面。“勇娃”告诉燕子,如果燕子知道他是做什么行业的,燕子就不会喜欢他了。燕子安慰说,之所以加“勇娃”,就是在失恋后真诚的想交个好朋友,求得安慰,毕竟失恋让人心碎。燕子告诉他,给学校请假了,专门到洛带找“勇娃”玩。我考虑到“勇娃”比较警觉,我们商量了多个和“勇娃”相见的地方,都觉得不妥,必须保证喜欢飙车的“勇娃”从摩托车上下来,将危险降到最低,这样给抓捕带来方便,因此最后选择在燃灯寺诱捕“勇娃”。
  很快,我回到派出所。“勇娃”大声地质问我:“我什么也没有做,你们凭什么这样对我。我出去一定请记者给你们曝光!”我笑道:“没有什么的,我们请你回来就是喝茶,大家拉拉家常。”“勇娃”依然在办案区咆哮,百般抵懒,似乎真的是冤枉的。我装随意问他:“你跑去庙里干什么?”“勇娃”忽然笑了,去见一个网友。
  很快,尿检结果出来了,不出所料,呈阳性。很快,“勇娃”承认了吸毒的事实,在我们到阳光城“勇娃”暂住地去辨认吸毒现场时,我们见到了“勇娃”的吸毒工具,做得相当精致,同时也见到了他QQ空间的那条金毛狗,很凶猛。“勇娃”恳请我们照顾他的这条金毛狗,我同意了。吸毒的证据足以让“勇娃”待在拘留所十四日,这给了我们大量审讯他的时间,我心里很欣慰。随后,在“勇娃”狗窝般的房子里,我和他拉起了家常,抛了一些我们所掌握的不多的证据。很快“勇娃”交待了三起盗窃摩托车、电动自行车的犯罪事实。抓捕他时,骑的摩托车就是在阳光城盗窃得来的。“勇娃”一脸真诚,好似问题都交待完了。
  我知道,这不过是“勇娃”犯罪事实的冰山一角,但这却是一个好的开端。我们和“勇娃”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一天很快过去了。
  早上,一条金毛犬在派出所的院子里兴奋的跑着,围着人转圈,毛茸茸的身体,灵活的尾巴,明亮的双眼,即使不喜欢宠物的我也不得不喝彩。它是“勇娃”拜托我们照看的那条凶猛的狗,派出所成了它的新家。
  
  

  大概半月前,我得到一个消息,一个绰号叫“勇娃”的人在四处盗窃摩托车等财物。我随即安排下去,准备搜集证据,抓捕“勇娃”。
  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正式拉开序幕。
  人找人无疑是件伤脑筋的事情,何况还是贼呢!我对“勇娃”是一无所知的,唯一知道的就是“勇娃”之前是跟着一个叫“军军”的男子贩毒,“勇娃”是“军军”收留的小弟。平日里“军军”管吃管住,“勇娃”则负责给“军军”的下家(客户)送毒品。
  几天过去了,我丝毫没有“勇娃”的消息,似乎成了大海捞针的艰难事情。这几日无疑是艰苦的,我寝食难安,辗转反侧。
  压力,在折磨我这个淡定的人。
  十天前,我获知了“勇娃”的QQ号,如获至宝,欣喜若狂。
  QQ空间里面有许多“勇娃”的生活照,高约一米六五,中长头发,皮肤黝黑,中等身材,眼睛有点斜视,特征很是明显,此人的面相表明了他的精明。
  我们“衙门”有许多人所不知的技术手段,神秘,有效,可以说是一招制敌人。我到局里领表,填资料,将“勇娃”至于天眼之下,希望很快揭开他神秘的外纱。科技无疑是高效。“勇娃”的真实身份很快敲定。我获知“勇娃”喜欢来往于洛带及阳光城等地,常常光顾网吧,甚至到了不上网就要死的状态。这一线索无疑是一剂强心针,让我兴奋不已。这天下午,天空灰蒙蒙的,风吹得人身上冷如冰块。我先是到洛带,随后到阳光城的一家家网吧秘密查找“勇娃”的下落。一身便服,带上警官证的我,和老板以及网管悄悄低语,表民身份,拿出“勇娃”的照片,得到的回答皆是“认识,以前常来,不过最近没见着这个人了。”俗语说,做生意和气生财,老板也好,网管也罢,既不愿意配合公安抓贼,因为担心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也不愿意招惹警察执法,毕竟还要做生意,有时需要警察帮忙。我无可奈何,留下手机号后,便垂头丧气的离去。
  贼就在你的眼皮底下,但是就是抓不着,天下最郁闷的事情莫过于此。
  一天早上,我骑自行车到洛带的一家面馆吃面,忽然想到“勇娃”既然同是人类,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都在盗窃吧,总要吃饭。当然“勇娃”这样的人,层次不高,早饭到大餐馆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勇娃”的早餐,极大的可能就是在小面馆解决的。想到这里,我狼吞虎咽的吃完面,摸出“勇娃”的照片,开始一家家面馆搜索“勇娃”的踪迹。终于,我在某某记面馆访问到了。因为“勇娃”特征明显,老板印象深刻,说“勇娃”喜欢到他的面馆来,平时都是早上十点左右来,不过最近一周不见来了。我颇有点失望的望着老板。老板见我着急,拍了下脑袋,忽然想起什么。老板告诉我,在下午三、四点钟,在洛带的花茶铺常常能瞧见“勇娃”在那里玩。
  “勇娃”好色,这让我萌发了一个想法,似乎胜利在望了。
  中午一时许,燃灯古寺黑瓦红墙,庙门前是石板砌成的三角形的广场。庙里供奉着不少真神,保佑着世间的平安。这个寺庙里没有和尚,全是一脸苍白的尼姑。我想,尼姑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广场附近几株黄果树正抽出嫩绿的树叶,老叶飘落一地。天气晴好。太阳毫不吝啬的洒下金黄。依然有风,吹得地上的落叶哗哗的响。
  我满脸红光的坐在古庙对面的一张竹椅上,一身的酒气,昏昏欲睡的斜看着忙忙碌碌的过往众生。老年人买了香烛怀着虔诚和敬畏的心到庙里膜拜菩萨,祈求自己及家人平安、幸福。少女牵着阿哥的手憧憬着未来跨进庙门,心里装着满满的幸福。小孩们蹦蹦跳跳的逃进庙里,她们在玩捉迷藏的游戏。我玩着手机,半梦半醒。
  这时,随着油门的轰鸣声,一辆黑色的赛摩飞驰到庙门前,车上坐着一位黑不溜秋的小伙。小伙距离我无非就是十来米的距离。我用手机发出一条短信,“人来了。”小伙警惕的看看四周,不屑一顾地瞧了一眼我这位醉汉。我注意到小伙并没有熄火,也没有从摩托车上下来,他向古寺大门张望着,应该是在找什么人。小伙犹豫了一下之后,在停留了一、两分钟后,脚一轰油门,朝前去了。我还是漫不经心地玩着手机,又发出一条短信“他走了,很快会返回庙门口。”果不其然,几分钟后,我瞧见黑小伙又骑着摩托车返回寺庙门口,依然没有下车,仍然是朝寺庙大门张望着,又朝四周瞧瞧。我手机上的短信发出去了“叫他去庙里找你。”很快短信回过来说“他说在庙门口没看见我”,这是燕子给我回的短信,她正在和“勇娃”约见面。“你说你在庙里,叫他进去。”我给燕子发了短信。随即,我偏偏倒倒地从凳子上起来。小伙疑虑地盯我一眼,然后骑摩托车往下街方向去了。我立即又发出一条短信,“你给他打电话,说再不来,你就离开了。”“电话打不通,怎么办?”燕子显得有点着急。“别急,他一定还会回来,你给他发短信,说你很快离开了,爱见不见。”我告诉燕子。两分钟后,燕子回了短信说“勇娃”要求燕子到庙门口等他。我立即将事前安排好的三个进庙伏击的便衣安排到庙外,一个在卖香的小店里面,两个安排在古庙对面的小餐馆里面。我还是玩着手机,坐在竹椅上,俨然一个醉鬼。猎物很快再次出现了,依旧是那辆黑色的摩托车,拉风得紧。小伙正是我们准备抓捕的“勇娃”。“勇娃”依然没有下车,注意的看着庙门,等着佳人的出现。我漫不经心地从凳子上下来,朝下街方向走去。这时,一个小伙子抱着一个纸盒子朝寺庙方向走去。我见“勇娃”双眼紧盯着寺庙大门。我感到时机到了,便快速走到抱纸箱的小伙前面,随即慢慢朝“勇娃”走去。“勇娃”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朝我看了一眼,我的心一下紧了,生怕“勇娃”看出破绽,逃之夭夭。但是,我脚下依旧慢慢的,偏偏倒倒向前走去,旁若无人。“勇娃”见没有什么,又扭头看寺门方向。这时,我已经走近“勇娃”,迅速右臂向前,一个锁喉的擒拿动作将“勇娃”从摩托车上拖下来。附近埋伏的三位同事飞速赶来,将死命挣扎的“勇娃”掀翻在地。“勇娃”大声喊着:“你们干什么?”
   “警察!”我们齐声说。紧接着,上铐、搜身,“勇娃”被快速押进汽车离开。倒在地上的黑色摩托车也被我们骑走。
  人们惊愕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没有一个人言语。
  我给燕子发去短信“人已抓,很快回来接你。”我将“勇娃”押回派出所后,返回燃灯寺的途中,遇到了燕子。今天,燕子穿得很漂亮,长发垂肩,一身淡色的连衣裙,很显然,一个春游的学生妹。燕子说,身在古寺中等待“勇娃”出现的过程里,心跳的特别的快,紧张死了。
  几天前,我给燕子下了一个任务,就是成功的加“勇娃”为好友,将“勇娃”诱出,伺机抓捕。燕子坚决的接受了这次任务,毕竟燕子可是我们辖区刑警中队的一名得力女干将。
  我告诉燕子,“勇娃”这名犯罪嫌疑人层次不高,因此,作为他的网友,应该有个准确的定位。我要求燕子自称是一个酒店的陪酒妹,一个卫校的学生,因生活所迫,利用晚上时间到酒吧挣钱。当然,面对去花街玩的人,燕子应当表现得放荡一点。燕子好奇的问我,怎么样才算是放荡呢?我笑了,我对燕子说,只是停留在语言上的。
  那天,燕子加“勇娃”为好友时,他并不在线。等晚上“勇娃”上线时,看到燕子给他发出的加友申请,“勇娃”问燕子为何加他。燕子说,看了“勇娃”的空间,空间里有许多狗的照片,燕子从小就喜欢狗,最重要的是燕子才失恋,希望交个朋友得到安慰。“勇娃”同意了燕子的好友申请。当晚,两人一聊就是凌晨一点多,“勇娃”约燕子到洛带的小酒吧玩。
  接下来的几天,“勇娃”一上线就和燕子聊天,两人渐渐熟识了,并约定周一两人见面。“勇娃”告诉燕子,如果燕子知道他是做什么行业的,燕子就不会喜欢他了。燕子安慰说,之所以加“勇娃”,就是在失恋后真诚的想交个好朋友,求得安慰,毕竟失恋让人心碎。燕子告诉他,给学校请假了,专门到洛带找“勇娃”玩。我考虑到“勇娃”比较警觉,我们商量了多个和“勇娃”相见的地方,都觉得不妥,必须保证喜欢飙车的“勇娃”从摩托车上下来,将危险降到最低,这样给抓捕带来方便,因此最后选择在燃灯寺诱捕“勇娃”。
  很快,我回到派出所。“勇娃”大声地质问我:“我什么也没有做,你们凭什么这样对我。我出去一定请记者给你们曝光!”我笑道:“没有什么的,我们请你回来就是喝茶,大家拉拉家常。”“勇娃”依然在办案区咆哮,百般抵懒,似乎真的是冤枉的。我装随意问他:“你跑去庙里干什么?”“勇娃”忽然笑了,去见一个网友。
  很快,尿检结果出来了,不出所料,呈阳性。很快,“勇娃”承认了吸毒的事实,在我们到阳光城“勇娃”暂住地去辨认吸毒现场时,我们见到了“勇娃”的吸毒工具,做得相当精致,同时也见到了他QQ空间的那条金毛狗,很凶猛。“勇娃”恳请我们照顾他的这条金毛狗,我同意了。吸毒的证据足以让“勇娃”待在拘留所十四日,这给了我们大量审讯他的时间,我心里很欣慰。随后,在“勇娃”狗窝般的房子里,我和他拉起了家常,抛了一些我们所掌握的不多的证据。很快“勇娃”交待了三起盗窃摩托车、电动自行车的犯罪事实。抓捕他时,骑的摩托车就是在阳光城盗窃得来的。“勇娃”一脸真诚,好似问题都交待完了。
  我知道,这不过是“勇娃”犯罪事实的冰山一角,但这却是一个好的开端。我们和“勇娃”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一天很快过去了。
  早上,一条金毛犬在派出所的院子里兴奋的跑着,围着人转圈,毛茸茸的身体,灵活的尾巴,明亮的双眼,即使不喜欢宠物的我也不得不喝彩。它是“勇娃”拜托我们照看的那条凶猛的狗,派出所成了它的新家。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