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胎风波(小说)

陈亮知道老婆又怀孕了,心里暗自窃喜,高兴的是大宝有个伙伴了,同时,也有些担心,担心老婆肚里又是个男孩。大宝是第一胎,是个男孩,今年五岁了,正上幼儿园。高昂的上学费用,让陈亮和老婆有些吃力,陈亮和老婆都在一家民营企业上班,每月工资也就两千多元。如今,上个幼儿园,每学期得五六千元,相当于他们几个月的工资。为此,陈亮和老婆给孩子算了一笔账,幼儿园三年,一年学费和生活费得一万多,三年合计四五万。小学,初中,高中,三个学习阶段,要花费十五六万,到大学的费用更高,三四年时间,得用掉十五万元。还有,儿子到了结婚年龄,最少得准备在城里有套房,加上结婚用品和彩礼费用得一百二十万,总计,培养一个男孩的费用,得一百五六十万元。如果是女孩,那得轻松很多,至少不要买房,因为在农村,都是男方买房的,把女孩培养成大学生就行了。
  为了能生个女孩,陈亮可着急了,四处打听谁和护士关系比较亲近。想送些礼给护士,通过检查,让护士告诉他,老婆肚里是男孩还是女孩。如果是女孩就保留,如果是男孩就打胎。这天晚上,陈亮和老婆吃过晚饭,便坐车客厅里看电视了,这时,陈亮问道,如娇,听我姐说,她认识医院一名护士,在住院部当护士长。如娇听陈亮说完,眼睛一亮,兴奋地回答道,陈亮,那赶紧让你姐出面,送些礼给护士长,只要她肯收礼,我们不就知道肚里是男孩还是女孩了。陈亮见如娇也支持他的想法,便拨通了姐姐的电话。陈亮问道,姐,我明天让如娇去医院做检查,你帮我出面,求护士长走走后门,告诉我们,如娇肚里的孩子是男是女?姐姐回答道,陈亮,你和如娇商量好了吗?得给护士长好处费,要一个月工资呢。陈亮看看如娇的反应,如娇急忙点点头,陈亮就爽快回答道,行,一切听姐姐安排。说完,陈亮打开手机微信,在微信里转了三千元给他姐。
  第二天,一大早,陈亮把孩子送进了幼儿园,又匆匆赶回家,没停留,便和如娇打车向医院奔去。一小时后,陈亮和如娇赶到医院,陈亮首先去排队挂号,挂完号,陈亮又拨通了姐姐的电话,说道,姐,我已挂到号了,护士长在哪个办公室呀?这时候,姐姐把护士长的手机号告诉了陈亮。于是,陈亮就拨通了护士长的电话。护士长在电话里说,你们直接来B超室吧,我在检查室等你们。
  当陈亮和如娇走到检查室门外,这时,门被拉开一条缝,一位护士模样的女人探出脑袋,小声问道,是你姐介绍来的吧?陈亮点头道,对,对,护士长,麻烦你了。护士长便让他俩进来,又迅速关上了门,护士长要亲自给如娇做检查。护士长让如娇平躺在床上,并露出肚皮,护士长手拿仪器,在肚皮上来回做着超声波,眼神注视着电脑屏幕,脸色慢慢舒展开来。陈亮和如娇激动不已,检查室里很安静,仿佛能听到陈亮和如娇的心跳声。时间在一分分流逝着,陈亮和如娇什么滋味都有,焦急,紧张,期盼,每一分钟,对他们来说,都是煎熬。
  终于,十几分钟过去了,护士长递给如娇几张卫生纸,说道,擦擦肚皮吧。如娇边擦边疑问道,护士长,检查出来了吗?护士长看看电脑屏幕,展开笑脸,轻声回答道,恭喜你们,是千金小姐呀。这时候,陈亮一把抱住如娇,竟不约而同说道,太好了,谢谢护士长,太谢谢你了。
  陈亮和如娇走出医院时,那颗激动的心,久久没能平静。陈亮大声说道,如娇,你说吧,你想吃啥?我今天都能满足你。如娇却回答道,别浪费了,今后,花钱的地方多呢,我们就去小吃店吃碗水饺吧。陈亮说什么也不依,继续劝说道,如娇,今天我们必须庆祝一下,也是给你增加些营养。现在,你是我们家的贵宾,走,我带你去吃顿大餐。说完,陈亮拽着如娇走进汇豪大酒店。
  陈亮便喊来服务员,点了几个大菜。很快,一顿饭的时间过去了,临走,和如娇一同去前台买单。服务员微笑着说道,先生,你们一共消费了五百八十元。如娇听完,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惊讶地说道,我们就吃了四个菜,哪来这么多钱?你们是不是算错了?服务员又微笑着说道,我们店消费,都是明码标价的,没多算你一分钱,就是五百八十元。陈亮劝说着如娇道,如娇,不算多,什么也没有女儿重要,你要知道,我们生下女儿,要给我们节省多少钱啊?如娇极不情愿地拉开皮包,掏出六张百元大钞,缓缓递到收银员手中。
  走出汇豪大酒店,夜色已笼罩下来。陈亮看看时间,已是晚上七点钟了,这时,陈亮突然想起儿子,心里顿时一阵惊慌道,不好,今晚忘了去接我们的儿子了。如娇也慌了神,急切念叨,快打车,去幼儿园。陈亮掏出手机,叫了一辆滴滴车,几分钟后,车来了,陈亮和如娇钻进轿车,一溜烟,向镇幼儿园飞驰而去。
  到了幼儿园大门外,陈亮和如娇跳下车,直奔儿子的教室,可是,教室里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陈亮慌了,大声喊道,滔滔,滔滔,你在哪里?如娇也呼唤着滔滔,静静的校园,传递着陈亮和如娇的呼叫声,校园的每个角落,陈亮都找遍了,就是没发现滔滔的人影。
  陈亮和如娇又向门卫处跑去,门卫室里,还亮着灯,保安在悠闲地看电视。陈亮带着哭腔,急切问道,保安师傅,放学时,你看到一小孩在门口等人吗?孩子五岁了,脸蛋圆圆的,你看到吗?保安一脸疑惑,之后,就拼命地摇头说,我真没看见,真没看见这孩子。这时候,陈亮后背感到阵阵发凉,讲话已语无伦次,如娇却冷静地想到什么,对陈亮说道,陈亮,赶紧拨打张老师的电话,问问她,孩子有没有被她领回家?
  陈亮的手指在颤抖,一连摁了三次号码,都摁错了。如娇一把夺过手机,拨通了张老师的电话,问道,张老师,我们家滔滔在你家吗?张老师也疑惑道,我没领回家呀,怎么了?滔滔不见了吗?如娇开始抽泣着说道,张老师,今天我们出门办事去了,等办完事,早过了放学时间。现在,滔滔不见了,这可咋办呀?
  这时候,张老师却问道,滔滔的妈,你们去家里了吗?不会一个人跑回家了吧?陈亮抢过如娇的手机回答道,每天,都是我接送到学校的,他不认识路线呀,不可能回去的。张老师又安慰道,那你们赶紧回家找找,我到街道上去找找。
  陈亮和如娇又打车向家奔去,刚到门囗,陈亮便跳下车喊道,滔滔,滔滔在家吗?陈亮和如娇又喊了几遍,院子里依然没有滔滔的回音。陈亮的额头开始冒汗,如娇也瘫软在地,俩人的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陈亮哭诉道,滔滔,你别吓唬爸妈呀,赶紧回来吧,爸妈不会再稀罕女儿了,生男生女都一样,决不会去找关系了,你快回家吧,宝贝。
  正当俩人抱头痛哭时,陈亮手机响了,陈亮抖抖索索接听了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是滔滔的爸爸吗?陈亮立刻回答道,对,对,我是滔滔的爸爸。那人又说,你好,我是镇上派出所的民警,你们的儿子滔滔,回家迷路了,正巧被巡逻民警发现,就送到派出所里了,你们来接他回家吧。这时候,陈亮和如娇都激动得热泪盈眶,急忙擦干眼泪,打车向镇派出所奔去。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