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戏言成真

戏言成真

凤凰乡刚办起一个千头养猪场,还有五百头在运回的路上,也就是说场里还没有多少头货真价实的猪。翁乡长正在设法运作的时候,突然接到上面内部人打来的密电,说副市长马拉米一行要来养猪场调研,要翁乡长做好接待准备。
   要是在往常,这些高级菩萨请都请不来。这次刚有点响动,上面就主动来调研了。翁乡长心想:务必要抓住这个机会好好联络一下感情,以便以后好办事……
   “调研”就是玩耍,这个翁乡长心里自然明白。如何让上边的领导玩得好呢?凤凰乡就这么几个景点,还是老一套,去“玉金香水库” 吧,那里风景秀丽,环境幽静,加上酒楼的服务也很周到,白天可以钓鱼,夜晚可以“切磋切磋”麻将,或者K歌,或者进包厢,那些女服务员个个都很漂亮机灵。翁乡长接待过领导多回,自然是成竹在胸,这次一定要让调研的领导玩好、喝好、吃好、睡好。
   马拉米副市长带着花秘书来了,翁乡长立即准备接见。翁乡长对曾主任说:“我今天要陪同马副市长‘下乡视察’对乡里的企业进行调研,乡里的事你全权应付。”曾主任问:“倘若有人硬要找你,我咋回答呀?”翁乡长想了一阵,然后‘扑哧’一笑,就对曾主任说:“无论是谁,如果真要找我,那你就说我被‘双规’了,这样他就不会再找我了。”翁乡长说着立马关上了手机。
   曾主任,马副市长自然是明白翁乡长“双规”的含义,“双规”戏言而已,就是说翁乡长今天一律不见任何人!翁乡长为自己创意出的应对办法感到沾沾自喜。暗想:自己的脑瓜就是灵活好用。
   翁乡长带上助手刘奔,坐上马副市长的车,在去玉金香水库的途中,翁乡长拍拍马副市长司机小王的肩膀,说:“小马,我说我被双规,你说还有人找我么?”
   小马想到今天又有好的招待,就点头一笑说:“翁乡长真是高招,实在是高,高家庄的高!”
   到了玉金香水库,司机小马,花秘书陪着马副市长去游逛水库风景区了。翁乡长立即到酒楼打招呼,安排好生活接待。然后一溜风回到队伍里。
  
   几个人一排坐在水库边上,一边享受垂钓一边谈话。花秘书说:“翁乡长,从今后你就定一个规矩。”“什么规矩?”翁乡长急切地问。
   花秘书说:“这个规矩就是今后只要你下乡视察,就一律关上手机,如果有人找,一律回答说‘双规’了。这样我们上下都玩得安心愉快。”
   “好!好!花秘书就是专业。今后就定这个规矩,有人找来就说‘双规’,领导是人,我们也是人,都要休息,没得规矩怎么行。”
   翁乡长话刚落地,刘奔心里忐忑不安起来,说:“乡长,你这样说出去,老百姓误会成真的被双规了咋办?”
   刘干事话刚出口,马副市长就瞪了他一眼,说:“小刘你还真不成熟,以后要多加强学习,这些都是我们的宣传和办事的手段,要你担心什么?我们就是要老百姓知道被‘双规’了一天一夜又咋样?回来依旧大摇大摆地坐上主席台,老百姓一看我们就是经得起检验的,不是对我们更加相信了吗?”
   刘奔被马副市长一训,把头点得像鸡啄米一样,说:“副市长高明,训导得对,以后我是得好好学习。”
   “哗!哗!”一阵鲤鱼跌浪,马副市长还一连钓起两条大鲤鱼。 “嘻嘻”鱼儿还喜欢上我的钩呢?马副市长收拾钓竿上的鱼,很有兴味地说。
   司机小马也钓上了一条草鱼,花秘书也钓起一条鲢子鱼。大家心里都很愉快,说自己的手气还不错。这样“规矩”定好了,鱼也钓得有趣了,时间也过了中午。翁乡长说:“去就餐吧!”
   马副市长收起鱼竿,一行人随着翁乡长进入金香酒楼。自然是服务员一番热情,宴席上一番较量,几番敬酒,几番劝菜,喝茅台,吃乌龟,品燕窝,嚼烤羊……
   刘奔结完账,预先回乡里去了。
   带着微醉,在特殊房间里,翁乡长陪着马副市长,小马司机,花秘书打麻将。这个麻将打得很有名堂,叫“乌龟专认王八。”一个通宵下来,翁乡长连连输掉一万八千四百九十九元。马副市长手气最好,赢得整整一万二千,叫做“月月红。”小马司机和花秘书都有不同的收入。
   马副市长拍拍翁乡长的肩膀:“翁乡长啊,你进步快,好好干,我支持你。”翁乡长虽说输掉了一把钱,但是得到领导认可和鼓励,心里很是快乐。就向马副市长表白说:“我一定好好跟着领导干,谢谢市长栽培!”其实他心里很是为输掉钱惋惜,暗自说:“我是不得不输的,要真正硬打,我就是赢家。明天晚上去找几个村长来打麻将,把今天损失补起来!”
   大清早,在玉金香酒楼吃过丰盛的早点,翁乡长坐着马副市长的“桑塔拉”,一路回到乡里。正好有两辆公安警车开进乡政府门前。翁乡长以为又是公安来视察的客人。立马下车就去迎接……
   “咔嚓!”一副冰凉的手铐套上翁乡长的腕上。干警说:“你被双规了!”
   另一边的警车前,马副市长也遭到同样的待遇。被“双规了!”
   翁乡长不服气,大声吼叫要“证据”。“我要证据!”
   干警说:“好!你去看证据吧,都是你老婆昨晚交上来的。”
   原来,翁乡长夜不归家,他老婆就去镇上询问,曾主任一本正经地说:“翁乡长被双规了。回不来了。”
   翁乡长老婆一听大惊,为了保住男人的命,就连夜跑到市里的纪检部门,将翁乡长近二年的贪污受贿的金钱全部交代出来,一共五百九十九万八千。
   看完“证据”。翁乡长一下低头了。他好不怨悔:真不该出那自己被“双规”的不吉利之鬼主意!害得支持他的马副市长也一起遭到连累……
   唉!戏言。真他妈的不是戏言!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四合院的歌声
下一篇:雨过郑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