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雨过郑州

雨过郑州

你在猜想明天是怎样,明天就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现在你面前。
  窗外,雨还在下。透过雨幕,你看见满街飘浮着日用杂物和残枝败叶,被洪水裹协着一转一转地向前冲去,“叭”,又一声响,天边炸响的雷声送来一道闪电。闪电将眼前灰暗的街景晃得雪亮。乌云又一次承受不了水珠的重量,雨叠加倾盆。街边那辆小轿车终于不再扭捏,任由身体随波而去,仿如一个雨天孤儿。
  你紧紧地咬着下嘴唇,眼里有一些东西,潮潮地即将漫溢。
  “不行,我得去瞧瞧!”你说。
  “您要去哪?”办事员小林收回茫然无边际的视线,目光紧紧地盯在你憔悴的脸上。此刻,他的眼里满是惊讶,想来是被你容貌的改变给吓住了。不是吗?那个曾经的美女街办书记,如今瞅着就像一个以往的村妇。他心疼道:“书记,您才从外面回来,身上的湿衣服还没干哩。”
  你仿佛没听见他在说啥,径直走到办公室门口,你在喊:“马师傅!”
  那个唤着马师傅的中年男人来了,他也一脸疲倦。
  你笑着对他说:“马师傅,还得辛苦您再跑一趟。”
  马师傅抖数了精神问:“去哪?您说。”
  “辛强超市。”你答。
  “辛强,它那不是有两层?昨天您安排在那的附近居民有吃有喝的,不用担心。”马师傅说。
  “刚才,我看见小车都被雨水冲走,您不知道,辛强原来是电缆厂的简易仓库,那里全是单墙,我担心它的一层抗不住这大水。”你说。
  听你这么一说,马师傅立刻下楼䠀水上去发动起他的铲车。
  你穿好雨衣准备下楼,小林忽然挡住了你。他说:“书记,这回换我去吧。”
  “不行!这都什么时候了,区里市里的领导都在抗灾一线,我有什么理由留在家里?”你说。
  “那我陪您一起去!”小林说。
  “不行!家里值班不能不留人。我那,有马师傅就足够了。”你说。
  雨还在下,像泼,像倒。铲车开在水里,像船。
  你蹲在高高扬起的铲斗里,雨滴映在你清澈的眸中,你不管不顾,双眼盯着前方。
  到了超市,这里,果然如你料想的那样,房屋正在雨水中飘摇。在二楼的窗户那,十多个人影在慌乱。慌乱之际就望见了你。于是就像得到救星似地喊:书记!书记!
  你在斗里站直了身子:“不要慌!居民们同志们不要慌!”
  近了,你从铲斗里翻进超市二楼的窗子。你瞅着四周裂开的墙缝,你对他们说:“要赶快转移。”
  话音刚落,人们就慌乱起来。
  你喊喝住他们。说:“先紧女人和孩子们走!男人们在中,党员排在后边。”
  有人嚷:“这不是拍电影。”
  你说:“是党员吗?是,可以退党,在我这儿报名。”
  铲斗小,一次只能上三个人。你对马师傅喊:小心。
  当马师傅第三次从街办那边过来时,水浪拍着房屋“吱吱”作响,裂缝越来越大。
  剩下的人们陆陆续续爬上了铲车。超市里的人还剩三个。
  马师傅正要驱车离开,突然,超市靠里的一角垮塌了下去,人们一阵惊呼。
  看到此种情形,马师傅想:剩下的人是等不到下一趟了。于是便喊:“书记,上来吧!我们挤挤。”
  你表示赞同,便让身边的那位老者先走。老者不同意,他对你说:“我是党员,年纪也大了,你年轻,还有许多工作等着你去做。在这种时候,不能没个领头的。”
  听他这么说,另一个也不肯走。亦说,书记,我们不能没了你。
  闻言,你孕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滚落下来。
  那时,你几乎是哭求着将两人推出窗去。
  车上再也挤不进人了。超市里只剩下你一个。几个人哭着喊着让你出来,你却微笑着对他们摆了摆手。你说,走!快些走!
  天畔又响起一个响雷,闪电将你的身体塑得雪白,看上去,像一尊雕像。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戏言成真
下一篇:生死瞬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