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生死瞬间

生死瞬间


  “爸,我不读书了,反正也考不上大学。”他低声说。
  父亲看了眼他用自行车驮回家的被褥,没说一句话,只是连连摇头。
  一连好几天,父亲紧绷着那张黑脸,不看他一眼,也不与他说话。他心里知道父亲在生他的气,也就不敢在父亲面前再言语什么。
  每天,他跟着父母下地干活,打药锄草,剪枝上肥,一天忙得不亦乐乎。大学梦对于他而言,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他只是觉得对父母有些愧疚,毕竟父母一直对他期望值很高,期盼他考上大学,好在城里边找工作娶媳妇。
  在黄土地刨钱,撇不下几个火星。他脑子思索着赚钱的门路,正好有个煤矿来村子招工,他想也没想就报了名。
  
  二
  经过一个多月的培训,他开始下井了。在井口,整理检查完毕,他跟在工友们身后下到一百多米的井下。安全帽是每个人最重要的安全装备,既可照明,又可防止掉落的小石头砸破头,得戴好,这是培训时老师讲的。
  他第一次下井,既有点新奇,又感到忐忑不安。越往里走,坑道越狭窄、低矮,有些地方只能弓腰侧身进去。他被分配在运输组,工友们见他是学生娃,不会给他的推车装太多的煤,而别的工友装满还要用铁锹拍两下。
  每天在闷热的井下忙活,对他而言,新奇感已荡然无存,代之而来的是腰酸背疼,吸入煤尘后的极度恶心。看着挥汗如雨的工友们,他不禁感概:为了生计,工友们每天在潮湿阴暗的环境下干活,难道不觉得苦吗?而他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下读书,身在福中不知福,竟然闹活着退学。
  那天中午,他正推着矿车往前走,有人喊道:“快跑,塌方了!”慌乱的工友们潮水般向井口的方向跑去,他稀里糊涂跟着他们跑。他跑着跑着,只听轰的一声,煤尘波浪般扑面而来,瞬间倒塌的石头与土将他与后面跑的人分隔在两个世界。
  
  三
  这场矿难造成3死18伤,望着一具具血肉模糊死去工友的尸体,他泪如泉涌,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一条条活蹦乱跳的生命,说没瞬间就消失了。他决不能步他们的后尘,应发奋学习,考取大学,改变自己的人生命运。
  他重新回到学校,最终考上了心仪的大学,毕业后落脚在南方某座大城市。
  20年后,已是著名作家的他,来到了当年他当矿工的煤矿。此时,煤矿早已关闭,望着残垣断壁、满目疮痍的采煤场,他心潮起伏,思绪万千。当年,他若不走出煤矿,今天将是另外一种结局,早就成为下岗失业人员。树挪死,人挪活,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万不可在一棵树上吊死,死守着铁饭碗,没有学会变通……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雨过郑州
下一篇:王家三兄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