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猫面狗

猫面狗

有一个怪物,猫面狗身。最初,人们不知道它是猫还是狗,后来发现它喜欢吃人的排泄物,才觉得它应该是狗,于是叫它猫面狗。它尤其喜欢吃小孩的刚出炉的热气腾腾的蛋黄派的那种,看到哪个小孩一蹲下来,便急急忙忙地跑过去守在旁边,小孩的蛋黄派还没落地,它便一口接了过去,吓得小孩哇哇哇哇地大叫。
  据说猫面狗非常有才,还是高考状元。它的母亲是一只猫,非常漂亮,眼睛像朱自清的《荷塘月色》里的露珠,打扮也很时髦,脖子上的领带特别引人注目,很像好莱坞的明星,曾经让所有的公猫都为她争风吃醋。然而,没有一只猫入她的眼,她嫁给了一只狗,没想到却生下一个猫不像猫狗不像狗的东西,但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她也没有嫌弃。她希望它跟自己一样,成为一只喜欢吃鱼的猫,又因为生于芳草萋萋的阳春三月,于是便给它取名为鱼猫春,不料它又不喜欢吃鱼。
  鱼猫春还有一个嗜好,喜欢舔狼的屁股,尤其是那只叫特狼匍的狼,舔得它舒舒服服的,特狼匍便也偶尔吐点骨头给鱼猫春。
  特狼匍时不时也要对鱼猫春露露它的狼牙,并不时骂道:“你这个狗月的,好好舔,否则,别怪狼牙不客气。”特狼匍骂狗还是很文明的,它在“明”这个字当中,挑了右边的“月”字与“狗”字搭配,把重庆人骂人的口头禅做了个改革,变成了“狗月的”。
  鱼猫春当然不敢跟特狼匍拽,处处讨好特狼匍。有一天,特狼匍说想吃猫肉,鱼猫春居然把它的猫妈一口咬死了,献给了特狼匍。有人指责它,它便堂而皇之振振有词地说道:“春秋时期,易牙可以把它四岁的儿子杀了给姜小白吃,我又为什么不可以把我母亲杀了给特狼匍吃。”
  又有一天,特狼匍对鱼猫春说:“你很出色,很优秀,我一直很看重你,我想让你换一个环境,到一个很幽静很优雅很神奇的地方去。正像一句广告词说的,不是所有的牛奶都是特仑苏,那个地方,也不是谁都能去的,只有我特别喜欢的,才有资格去。”
  鱼猫春眼睛一亮,感激涕零地说:“谢谢狼哥关照!”然后又问,“去哪里?”
  “就是这里,我肚子里。”特狼匍指了指它的肚子说。
  鱼猫春顿时大惊失色,声音颤抖着说道:“你不要吃我。”
  特狼匍哈哈一笑,说:“我不是要吃你,我是要让你住在我的肚子里。”
  “我不想住在你肚子里,你肚子里不好玩。”鱼猫春害怕极了,满身都是鸡皮疙瘩,边说边往后退。
  特狼匍眼睛一瞪,凶相毕露,嚎叫道:“月你的妈!你敢说我肚子里不好玩,我要吃了你!”然后猛地向猫面狗鱼猫春扑了过去。
  特狼匍骂狗的时候,依然很文明,它又在“明”字当中,挑了右边的“月”字和“你的妈”几个字组合在一起,把重庆人骂人的另一个口头禅改了一下,变成了“月你的妈!”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能人
下一篇:云层后的曙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