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云层后的曙光

云层后的曙光


  “请注意,倒车,请注意,倒车。”
  匡吉家南边门旁邻居汪山尖家今天早上又进了一车货。货车前侧面站了几个雇佣来的工人,正在等候卸车。
  右门旁的尹夯家不但店里摆满了货物,甚至连门前人行道上也被摆满了紧俏的货品。
  欲壑难填的他们嫌这些地方不够用,又联手把本属于匡吉家的地方也给全部侵占了。他们甚至连个招呼也不用打。
  匡吉瘦弱矮小,老实巴交的一个人。看到这一切心里实在气不过,自己家的门前房侧,自己也想做生意,但自己是个外来户,在这里没有根基。不便翻脸与他们争斗。只能陪着笑脸前去用道理来说话。
  “老汪啊,这里是我家的地方,我也想在这里做个生意谋个生计,你们连个招呼都没打一个,就把我家这里全部侵占了,这不太好吧,能不能把你们的货物挪走啊?”
  “这是我们的地方,我们爱堆多久就堆多久。爱放什么就放什么。”
  汪山尖霸道地用手指着匡吉的鼻尖说道。
  “我有政府颁发给我的文书证明这里是属于我家的地方,你堆放的货物都在我拥有使用权的土地上,为什么不挪走?”
  早有准备的匡吉拿出政府颁发给自己的证明文书给汪山尖看。
  “什么是你家的地方?我说是我家就是我家的。你少给我在这里啰嗦,别拿那张破纸吓唬我。”
  汪山尖恶狠狠的说,眼里露出凶恶的目光。他的自信来自他的亲侄子是这里城管大队的大队长。堂侄子是村里的书记,掌握着这里的一切,
  “既然你们不讲道理,那我就报警了。”
  匡吉说完拿起手机拨打110电话报了警。请求警察出面处理公道。半个小时后,距离事发现场仅仅不到一公里的镇警察驱车赶到。车门打开,下来了三个身穿警服的人。
  “谁打的电话报的警?什么事情?”
  一个中等身材,胖胖的警察带着厚重的男音说道。
  “这里本是属于我的地方,他们两家把我这里无理侵占了,我请求你们主持公道。”
  匡吉看到警察来了,像是得了救星,凑上前去说道。并把手里政府颁发给他的文书证明拿给那个警察看。
  “你拿这个有个吊用?这张破纸与如厕纸会有什么不同?”
  这个胖警察接过匡吉手里的文书证明看了一眼,嘴里发出了一句脏话。然后把那盖有政府公章的文书纸张摔在地上。匡吉赶紧捡起来收好。
  “哎,你这个事情不归我们警察管,既然你有政府颁发给你的文书证明,说这里是你家的地方,那你应该找地方镇政府处理问题。”
  一个年纪大一点的警察走过来,赶紧给解了围。然后他们装模作样的登记一番就开车回去了。
  
  二
  “是老匡吗?我是花都市场的魏安啊,汪山尖与尹夯两家占用了你家的地方,我也看到了,我想给你解解围,这样吧,你给我拿15万元,我让他们两家把货物移走,给你腾出地方让你正常做生意。”
  匡吉听到手机铃响,接通了电话。这魏安是镇里花都市场的负责人,他亲戚在镇政府里当副书记。长的身材修长,驴脸,小眼。看起来有一种阴险奸诈的样子。
  “老魏啊,你看我刚刚买了这个房子不久,欠下的债还没有还清呢,手里哪来的那么多钱啊?”
  “老匡啊,这样吧,那你给我拿12万元,要是实在拿不出来呢,那就给我拿8万元吧,这事情我就给你解决了,我知道,凭你的那点本事,你是斗不过他们的。好汉不吃眼前亏,识时务者是俊杰吗!你好好考虑一下。”
  魏安一番油嘴滑舌,想白手拿钱,不花一点力气弄点钱花花。
  “我现在穷的都要讨饭了,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呢?算了,不要你管这事。”
  匡吉说完啪的挂了电话。
  很快,匡吉到镇政府里把汪尹两家给告了。镇里迅速反应,立即让纪委范同出面处理。
  在司法股长的引导下,匡吉随着范同进了镇纪委的办公室,里面早也坐了几个人,他们在窃窃私语,看到司法股长引着匡吉进来,顿时停了谈话。在场的人还有花都市场的魏安,有村书记汪博宁。
  匡吉环顾四周,强上挂着装饰的匾额里写着:清廉,博爱,公道,文明,公平正义。
  “老匡啊,这次我们找你来,主要是处理解决你状告汪尹两家侵占你土地使用权的事情。你们大家都看看,这事情如何解决?”
  纪委书记范同首先发言道。
  “我说老匡啊,你说他们占了你家土地的使用权,你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那土地是你的啊?”
  村书记汪博宁道。
  “十年前镇上进行农村小城镇建设,农村里不准许村民私自建房,我家的房子老旧了,镇里又不准许农民翻盖旧房,这不我就到镇上买了这里的房子了嘛,当时镇里还给我发了建房手续的,手续上我房子的位置四指都很明确清晰,他们占用的地方都在我家的范围内。你看政府颁发给我的证明上还清楚的写着,此证明具有法律效力。他们把货物堆放在我家的旁边,影响我做生意,这就是证据嘛!”
  匡吉前前后后仔仔细细地说明了事情的原委。
  “你的证明是失效的,是无用的。这事情我们花都市场的魏安找你了吧?我看你还是考虑一下他的建议吧。”
  村书记汪博宁面带微笑说道。
  “我的证据是镇政府颁发给我的,上面也没有失效的日期,咋个能失效了嘛?你这不是瞎说吗?你说这话是不是因为汪山尖是你的二叔啊?”
  匡吉据理力争。反驳汪博宁。
  “我是花都市场的负责人,你那地方是我的,我说了就作数,实际上他们两家占用那个地方,是我的注意,你那地方是我出租给他们两家的。你有什么事情,以后就找我谈,前段时间我找你要12万,8万你说没有,那我现在再少要一点,你就给5万6万就可以了,这总成了吧?”
  坐在一旁的魏安终于说话了。
  “我的地方咋会是你家的呢?你的花都市场在镇原来的老粮食所内,与我家还隔着一条蔷薇大街,你在西边,我在东边。怎么可能是你家的?净瞎说。9年前你们花都市场开业,与我们镇另一家阳光市场为了争夺市场主动权,还不是互相斗智斗勇大干了一场?我们镇的老百姓可都记得很清楚呢,“”
  匡吉争辩道。
  我说你那地方是我的就是我的,不信你就走着瞧,除非你答应我的那个条件,拿钱消灾。”
  魏安依仗自己的亲戚是镇副书记,蛮不讲理的说道。
  “你们都别争了,这个事情我们镇政府会调查处理的,我们要调查的对象人员是花都市场的魏安,村书记汪博宁,还有尹夯与汪山尖,看看他们的意思那土地是不是你家的,你回家等候我们的处理。以后不准许你再乱告状,否则,不要怪我们翻脸,我将动用一切手段与力量把你给办掉。而且你儿子快大学毕业了,如果他将来考公务员,我们也会想办法把他给卡下来的。我的同学就是县法院的院长,如果你选择打官司,我想是没戏的。你该如何做,你自己回家好好想想。“”
  范同用手指着匡吉,语言中带有一丝威胁。
  在强权面前,匡吉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在这样的情况下,匡吉失魂落魄无精打采的回了家。
  性情刚烈的匡吉拒不拿钱消灾。事情也没有得到有效的处理。
  
  三
  一年后的某一天,突然村里的喇叭宣传了国家扫黑除恶的政策。大街上到处都贴满了标语。看样子国家是要决心下大力气整治社会治安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匡吉兴奋地对妻子说:“晓梅,我们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这帮为非作歹的贪官污吏,地痞流氓,他们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了,我这就去县治安局里反映他们敲诈勒索的事情,让他们得到应该有的惩罚。”
  匡吉说完,满怀必胜的信心,快步向县治安局走去,一不小心,被地上的一块破砖头给绊倒了,只听哐当一声,他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跌得头破血流。他用一只手不断的揉着肚子,一只手捂着头慢慢地坐起来,满脸的痛苦。
  他抬头看看天空,天上飘过一些如旧棉絮一样的云彩。太阳从空中照下来,把这些云彩镶成了一个金边。匡吉看着天空这些奇异的金边云,痛苦中的他嘴角泛出了一丝微笑。
  
  
  
  
  2021年10月12日与沭阳家中首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