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悠扬的琴音

悠扬的琴音


  月光如水的夜,一阵悠扬悦耳的琴声响起,阵阵琴音带着一丝凄凉悲戚,仿佛美丽的少女轻轻的哭泣声。皎洁的月光之下,一股黑烟从地下缓缓升起,幻化成一位白衣男子的模样,他悄悄地靠近窗前,出神地听着琴音,如痴如醉。
  苏悦是我的表妹,一位美丽脱俗如仙子一般的女孩,只可惜她那双大眼睛黯淡无光。是的!她是位盲人,生下来眼睛就什么也看不见。因为这个缺陷,她弹得一手好琴;也因为这个缺陷,她几乎足不出户,也从没来过我家。可是,这天傍晚,她突然一个人来了。我开门时,被吓了一跳,赶忙扶着她走进屋,坐在沙发上。
  她笑了笑,道:“表姐,你在家真的太好了!”
  她的脸不但泛着笑意,还有一种如获重负的感觉。我纳闷地问道:“小悦,发生什么事了吗?”
  她没说话,脸先红了,神情十分腼腆,道:“表姐,我爱上了一个人。”
  我听了特别高兴,惊喜地问道:“谁呀?快说给表姐听听。”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表姐,我们是通过电话认识的。”
  “啊?通过电话认识的。”我没明白。
  “是的,我们通了一年的电话。”表妹脸上的红晕在荡漾,完全一副坠入爱河的小女人模样,看得我心惊。
  “小悦,”我略想了一想,“如果是这种朋友的话,最好不要见面……”我没有再说下去,表妹是一个十分聪明的少女,她自然明白我的意思。
  表妹微微抬起头,声音有些发颤地说:“表姐,你放心,他知道我的情况的。”
  “他还想和你见面?他的情况如何,身体上有没有缺陷,多大年纪?……”我毫不犹豫地问出了一连串的疑问等着她的回答。
  表妹低下头去,过了半晌,才叹了一口气,道:“表姐,不管他什么样,有什么缺陷,我都不会嫌弃,我爱他,深爱。”
  我有点不快,沉声道:“一面没见就说深爱?小悦,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表妹的脸颊顿时变得苍白,她猛然站起身来,浑身颤抖地说道:“表姐,你看不起我,因为我是瞎子吗?可是我比任何人都看得明白。难道爱就只能朝夕相处?彼此心灵相依的爱恋就不是爱了吗?”
  我陡地一呆,恍然醒悟,自己的言语不当已经伤害了她。我连忙缓和口气说道:“小悦!你误会表姐的意思了,表姐只是怕你受骗。”
  
   二
  表妹的面色很久才缓和了一些,重新坐下来。她双手搅在一起,半晌才说:“我们的爱情是心灵深处感情的交流,是人类最深切、最透彻的感情,是触及灵魂深处的。表姐你不是我,你不会懂的,今天我来是想你帮我。”
  我有点不明白了:“我能帮你什么?”
  “找到他。”表妹坚定的声音,让我皱眉,原来男方并没有要求见面,可是为什么表妹突然要见他?
  “为什么?你们这样用心灵交流不好吗?”我用她的话反问她,她叹了口气说道:“可他突然说他要远行,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让我好好的。”说着,她的眼圈红了,无神的大眼睛中滴落了几滴泪水,让人特别心疼。
  我顿时无语了,在我看来,这人就是想要离开,或是用他的离开换取某种目的,比如说出非走不可的原因,这个原因多半和钱脱不了关系,这是如今社会屡见不鲜的骗局,只有表妹这种单纯的人才能上当。我不想伤害她,婉转地说道:“好吧!你把他的电话号码给我,我去给你查查这个人。”
  她一听,脸上焦虑的神情,立时消退了不少,转瞬间现出一种异样的光彩来。
  拿着电话号,我瞧了一眼,很普通的移动号码。
   当晚,我把表妹留了下来,安排她住进客房。次日,我拿着电话号去了移动公司,求一位朋友帮我查找这位用户的信息,可是令我非常失望的事,朋友告知我这号是个空号。
  我随即打给表妹,让她核对一下号码。
  苏悦很坚定地告诉我,就是这号码没错,她绝对不会弄错。我又看了朋友一眼,朋友冲着我摊摊手说:“系统是不会错的,这号就是空号。”
  我沮丧地回到了家,见表妹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发呆,脸色异常苍白。我走过去,握在了她的手,她手冰的让我大吃一惊。我摇晃了一下她的身体,大声问道:“小悦,你怎么了?”
  她不吭声,我使劲推了她,她有气无力地说道:“别理我,表姐,你别理会我好不好?”
  我有些恼怒忍不住道:“小悦,你说他的电话号码不是空号,你快给他打个电话?”
  苏悦本来一动不动木头人一样地坐着的,但是我的话才一说出口,她的身子,便像是雷殛一样,震动了起来。
  我伸手抓住她的电话刚要拨打,她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姐……我打不通他的电话。”然后浑身颤抖地趴在我的怀里,我只能拍着她的背安慰她,心里把那个骗子骂个狗血淋头。
  
   三
  当晚,苏悦早早就躲进了卧室,我能听见悠扬的琴声从她房间里传出来,只是琴音太悲切,带着绝望的悲伤。我不敢去打扰她,我知道这时候她更愿意一个人静一静。
  因为睡不着,我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理了理我的头发,突然看见镜子里我的身后站着个男人。一袭白衣,有似乎明白了。我想回过头去,可白衣男子把住了我的肩膀,他的手冰凉入骨,眼神中有人难懂的悲痛,就听他沉声说道:“你不是找我吗?我来了。”
  “你?你就是我表妹的心上人?”我大吃一惊,随即说出了他的身份。
  他轻轻点点头说:“是的!所以你不用害怕,我没想伤害你,我只想她过得快乐。”
  “哼!你这是让她过得快乐吗?你听听她的琴音,心都快碎了。”
  “我知道,刚开始我是看她太寂寞了,才出现在她的生活中。我没想到她会爱上我,更没想到我住的地方要迁移了,我没什么亲人,不会有人管我的……”说到这里,他哽咽了。
   我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看着他像雾一样消失了。
  突然,我像想起什么一样,忙打开电视,调到新闻频道,见屏幕底线打出字幕通知:郊区一块不规范坟地将要迁移,二十天后如不执行,坟将作为无主孤坟夷为平地……
   我的心咯噔一下,这事我并没有和表妹说。次日,我悄悄去了西郊坟场,一个坟头坟头地找。在一个最不起眼的地方,我发现了异样,坟头上似乎有一缕青烟,不一会儿那个男子如隔着雾一样站在我面前。他冲着我笑了笑说:“你们姐妹都是好心人,不过我的尸骨不用你操心了,因为我已经找到了归宿。”听他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做无用功,索性回去劝表妹忘记这个人。
  表妹失魂落魄地坐在屋里,像个没有生命力的娃娃。我忍不住叹息,回头时竟然发现白衣男子就站在她的身后,惊叫声被我捂在了口里。我吃惊地看着他一步步走近表妹,正当进入表妹身体时,他看了我一眼,轻声说道:“放心吧!我不是想占用她的身体,只是想给她一双明亮的眼睛。而且,我会消除她的一些记忆,让她忘记我,快乐地生活着。”说着他的身影消失在了表妹的身上……
   表妹无声晕倒了,我吓得失声尖叫,忙把她送去了医院。医生并没有检查出什么毛病,等她醒来了,睁开了双眼,我惊喜地发现她的双眼炯炯有神。她眨眨眼睛问我,她为什么在这里,而我激动地抱住她,久久不愿撒手。
  表妹的眼睛好了!她依旧喜欢弹琴,琴声依然柔美动听,却没了以前的那种韵味。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