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回家

回家

“爸,过年我可能不能回家了。我们学校号召我们‘就地过年’。”
  “就地过年?可你们那没有疫情呀。再说咱们这也不是……”
  “爸……”
  “好,好,那你在外面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没等老赵把话说完,女儿赵晓敏一叠声“爸”地撒娇,就把老赵到了嘴边的话都堵了回去。
  女儿赵晓敏是老赵夫妻唯一的女儿,在外地的医学院上大学。每年春节,懂事的晓敏都会准时回家陪父母过年!
  【一】
  “什么?晓敏过年不回来了?”
  刚跳完广场舞回来的赵母听到老赵转述女儿的话,立时就急了。长这么大,女儿还是第一次过年不回家。
  “不行,我要给她打电话,现在疫情这么严重,再说她一个女孩子在外面我不放心。”
  “别打了。你不是说了吗?现在疫情还这么严重,就算他们那和我们这儿都没有,那也保不齐路上会碰到……就让她留在当地过年吧。”
  听了老伴儿的话,似乎也有一定的道理,“那我不是白准备了这么多菜吗?”
  “哪能呢?她不吃我吃,浪费不了。”
  哈哈,你呀?老两口相视一笑,赵母脸上的表情也是“有阴转晴”了。
  【二】
  “二嫂子,你们家晓敏过年回来了吧?”
  “她今年……她今年不回来过年了。他们那儿要他们‘就地过年。’”
  “额,不对呀?我们家大勇和你们家晓敏在一个地方,他都回来了。”
  隔壁李婶家的儿子赵大勇和晓敏在同一座城市生活,只是不同的是:晓敏是在那里上学,大勇是在那里打工。虽然外出在同一个城市,但晓敏和大勇属于“道不同不相为谋”,性格不同,平时两人并没有太多的联系。
  赵母尴尬地一笑,“哦,是吗?现在的孩子玩心大,在外面都不愿回家。”
  “呵,可能学校的规定严一些,我们家大勇只是在那打工的。”
  【三】
  “哎,又不知谁要倒霉了?这疫情又上来了。”
  看着电视上的新闻报道,赵母忍不住发出叹息的感慨:这几天,她每天都有关注疫情的新闻。不为别的,她还是担心独自在外过年的女儿。
  “是啊,没完没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呢?最辛苦的还是这些防控的医护人员,他们过年也是不能回家呀。听说,他们里面好多人还都是90后00后的孩子,比咱们晓敏也大不了多少。”临近过年,老赵正穿着围裙在厨房炸“油饼果子”。他一边眼睛紧盯着电视屏幕,一边往围裙上蹭着沾满油的双手。
  “他们而且还要穿那么厚的‘防护服’。听说那衣服穿一次还挺费事的,很多人一天连水都不敢喝,真不容易。哎哎,老头子……”赵母似乎突然发现了什么,连连招手呼喊正在厨房忙碌的老赵。
  “什么事啊?老婆子。人家疫情再严重,我们不是也帮不上忙吗,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老赵从厨房出来,还是低着头用手扣着菜刀上的面团。
  “以前可能没有,但现在说不定有关系。老赵,你快过来看,那个穿防护服的女孩,我看这眼睛那么熟悉呢?你说她像不像咱们家晓敏啊?”虽然屏幕上的女孩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只露着一双眼睛,但对熟悉的人来说?即使一个眼神就足够了。
  “是吗?我瞧瞧。是,是,是我们家晓敏!”老赵也立时变得激动起来。
  “不行,我现在就给晓敏打电话,要她赶快回来。这孩子,这么大的事也不和我们商量。”
  “别,别……。”老赵立马抓住了老伴放在电话上的手。
  “别,她妈,你听我说:孩子现在长大了,她不告诉我们不也是怕我们担心吗?温室里的花总是长不大的,她现在也是到了一个人面对一些事情……“温室里的花朵总开不长的”,我们也总不能照顾她一辈子呀!”言语间,老赵突然变得有些伤感。
  “老赵,你说得对,女儿长大啦。”听了老伴的话,赵母一下子冷静了下来,轻轻点了点头。
  “那好,她不说我们也就装作不知道吧,我就不给她打电话了。老赵,那我出去一下。”
  “出去?她妈,你干什么去,又去跳‘广场舞’啊?政府可是号召我们要‘少聚集’的,我们现在是‘’抗疫的家属‘’,更要支持女儿的工作啊。”
  “呵呵,知道啦,老头子,我出去告诉我的那些老姐妹最近暂时都不要来跳广场舞了。”
  “哈,那敢情好。还是咱们女儿的‘话’好使,我以前劝了你那么多次你都不听。”
  哈哈,“那是,俺女儿的话就是圣旨。”
  【四】
  疫区,瘦弱的小敏正在吃力地试图从车上搬运下一箱“爱心蔬菜”。
  “小妹妹,我来吧。”不容晓敏回答,一个阳光大男孩已经接过她手上的箱子,轻松地从车子上搬了下来。
  “谢谢你啊。”晓敏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轻轻拢了拢额前的秀发。
  “谢我?我还要谢谢你们呢。你们不顾危险,千里迢迢来支援我们……我们真的很感谢你们。”从交谈中,晓敏才知道男孩名叫刘峰,是这里的本地人。不过他也是在外地工作,得知家乡疫区特地从外地赶回来帮忙的。更为奇妙的是,原来,刘峰也是从晓敏现在就读的学校毕业的,论关系,晓敏还要叫一声“学长或者是师兄。”
  “晓敏,每天这么重的活儿你能吃得消吗?”
  “学长,工作累还不是问题,时间久了就习惯了。主要是我特别想家,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过年没回家呢。”说完,晓敏坐在地上,有些沮丧的双手抱着膝盖看着远方。
  “哦,这样啊……晓敏,要不然春节你就来我家过年吧!”刘峰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兴奋地一下子从地上做了起来。
  “你们家?”晓敏的脸一下子就变红了,在烈烈的寒风中显得更加俏皮可爱。
  【五】
  春回大地,桃花开了、垂柳绿了,小燕子也叽叽喳喳如约而至……春风吹散了笼罩人间的阴云。
  和许多曾经支援疫区的同学一样,晓敏也获得了学校特批的假期:可以特批一个月探亲假,回家看望父母。不过,晓敏这次回去的时候是两个人,十指紧紧相扣的两个人……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跟着苍蝇走
下一篇:火新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