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贩肉女孩

贩肉女孩

县城为规范集市,在菜市场上新建了一座楼,取名曰:“蔬菜交易大楼”。大楼启用后,原来分散于各处的小摊贩,都集中到大楼内进行交易,让原有散落无序的市场状况大为改观。大楼共分三层,地上两层,地下还有一层,地面的上层专卖各类疏菜、豆制品,下层卖各种肉类,地下的一层,则是水产和禽类。
  平日里最为热闹的当属地面的一层,即卖肉的这层。它分为猪、牛、羊肉区,还有各类腊肉、烤肉、卤肉等加工肉区。建楼时,按市场管理部门的要求,为卖加工肉的砌好了各类摊位,为卖生肉的砌好了案板有近30个,都是用砖砌成,外表用水泥粉饰且贴了白色瓷砖,一眼看去,甚是整洁。
  “交易大楼”投入营运后,地面一层的生意很是兴隆,众多的摊位前,候着些前来买肉的顾客,摊主们高举着砍刀重重地劈下,此起彼落,刀光闪耀,“哐”“哐”地剁骨声不绝于耳。过道里前来买肉的市民们,来来往往川流不息。
  居中的生肉摊上,卖主是一位文静的女孩,二十多岁的年纪,穿着一身兰色的工装,高高的个儿,白皙的皮肤,眉目清丽,神情秀雅。她的摊位前,顾客略比其他摊位多些儿。另有几个摊位上,也有两三位女性卖主,可大多身材壮硕,有些女汉子的气概。不似她这般的楚楚动人。
  这天,我也前往市场买肉,见女孩的摊位前,已有五六人在候着,一位四十出头的妇女也在案前,指着案板上的一块肉说:“晴妹子,帮我从这剁两斤五花肉!”
  晴妹子看了她一眼,嫣然一笑:“好。”右手拿刀,左手在案板的肉上比划好两斤肉的宽度,随后用刀挨着左手指背,熟练地切下一条肉来,将肉弯着放在电子秤上,按了单价按钮,看着秤上显示的内容,笑着说:“王婶,二斤多半两,就按二斤算吧。”
  “行。”王婶高兴地付了钱。拿了肉离开案板,上楼买蔬菜去了。
  见女孩的服务挺好,不似其他摊位有些儿霸道。王婶走后,我也接着买了两斤肉。
  买了肉正离开案板,恰遇王婶从楼上下来,便与她一同走出市场,因适才听王婶称女孩“睛妹子”,知道他与女孩一定熟悉,动了好奇心,问道:“这女孩你认识?”
  “认识。她婆家是我们村的,出嫁后我们就住在一个村了。”
  “啊。”转而我又向她提出我挺好奇的一个问题:“这么清秀纤弱的一个女孩子,怎么会干上卖肉这一行呢?”
  “这事说来话长,晴妹子确实是个老实的好妹子。……”接下来王婶向我讲述了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
  晴妹子姓梁,叫梁小晴。村里人都叫她晴妹子。她父母都是县城的中学教师。父亲是教数学的,母亲是语文老师。她的老公姓王,叫王幼恒,是我们村的,幼恒的父亲是肉食品公司的老职工,几代人一直都干着屠宰这一行,算是世袭的屠夫之家。
  幼恒与小晴是同学,从初中到高中一直同学。高三那年,幼恒年已十九岁,发育的身材槐梧,且性格豪爽,生得剑眉星目,是个俊朗的小伙子。小晴也已十八岁,是个大姑娘了,出落得花儿一样。六年的同学关系,让这对青年男女间萌生出爱恋的情愫。
  高中毕业后两人都没考上大学,不久,王幼恒因为父亲的关系,干上了他家祖传的行业,进了肉食品公司当了屠宰工。晴妹子一直在家里呆着,父母打算等有机会了,给她弄个民办教师的指标先干着,可近年师范毕业的生员充足,民办教师的指标遥遥无期。
  在家待业的晴妹子一直与幼恒保持着恋爱的关系,常约会外出。两年后两人都已二十出头。幼恒有了些经济基础,晴妹子一直待业在家。二人商量着准备结婚,这天上午,幼恒请示了父母,带着礼物来到梁家,向小晴的父母提婚,谁知被梁老师一口回绝,且让他把礼物拿走。面对梁老师一脸的冷峻,幼恒脸面全无,心灰意冷,只好拿了东西,没趣地离开了梁家。
  幼恒走后,晴妹子看着男友被父亲这般对待,很是生气地对父亲说:“爸,你怎能这样呀?我与幼恒从小就在一起,已经六七年了,他一直对我很好,我也离不开他,我们之间是不能分开的。”
  “你们那只是同学关系,这结婚是另外一回事,是一辈子的大事,得慎重考虑。你的工作也一直没有着落。再说,像我们这样的人家,怎么能跟一个屠夫结亲!”
  小晴听了,没料到爸爸竟是这样想的,更是生气,红着脸看着她爸说:“爸,屠夫又怎么啦?低人一等吗?亏你还是个老师,竟说出这样的话来。我跟你说,这辈子我非幼恒不嫁!”
  老梁没想到一向温顺的女儿会说出这话来,气愤之极,指着女儿说:“你,你好胡涂!我可是为你好啊!唉!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冤家来。”说罢气愤地摔门而去。
  傍晚,梁老师下课回来,老伴对他说:“小晴一天没吃饭,从你走后一直睡到现在。”
  “由她去,让她饿聪明些!”这位理科老师气还未消。
  第二天吃过早饭,他们又上课去了。下午回来,见小晴还是睡着,仍是滴水未进。看着一息尚存的女儿,教文科的妈妈急了,对丈夫说:“老梁,不能再这样僵下去了,会出事的!”
  刚愎自用的老梁见状,没想到一向温柔的女儿竟会这般的倔犟。想着,就她这脾性,若是再僵持下去,也不会有好的结果。无奈之下,只好说道:“唉,这孽障,由她去吧。”
  见老梁态度已是转变,不再坚持,母亲告知了小晴,并向小晴问知了幼恒的手机号,用手机将幼恒约至家中。幼恒来到梁家,见女友为了这事,竟将自己折磨成这样,心疼之极,差点流出了眼泪,亲自将岳母堡好的一碗米汤,一口一口喂女友吃下。
  梁母坐在一旁,看着这对恩爱小夫妻间的举动,放心地走开了。
  这之后幼恒的父亲,喜不自胜地为儿子举办了结婚喜宴,风风光光地迎娶了儿媳。梁老师几经斟酌,还是不失风度地应邀参加了亲家的婚宴。
  婚后,小两口过着十分恩爱的日子。凌晨三点,丈夫就得起床,去公司屠宰场屠猪:按照宰杀、放血,充气,去毛,上架开膛,分割的程序,将一头活猪变作了几大块肉和一些内脏,放在车上运至卖场,放置于案板之上。此时天已大亮,早起的顾客已三三两两地来到市场。接着就是按照顾客的不同要求,割肉,称秤、收钱。直至傍晚肉已售完,丈夫才推车回到家中。
  两个月后,小晴天天看着丈夫早起晚归,不辞劳苦地干着这沉重的活儿,心中甚是不忍。这日,她对丈夫说:“幼恒,看着你整天地劳累,我坐在家里啥忙也帮不上,真不是个嗞味。我看,我不能再坐在家里了。你把肉从公司拖来后,我送早饭给你,就留下来帮你卖肉,下午你就回家休息好了。”
  “那咋行啊,我再累,也不能让你一个女的,抛头露面地去卖肉呀?”幼恒立即否决了妻子提议。
  “我咋就抛头露面了,难道要被你金屋藏娇,不得见人?我看有几个摊位上,也有女的在卖肉啊。”
  “可她们都比你壮实有劲啊。要是让你去干了这活,我会遭人骂的。尤其是让你爸看见后。我哪有脸去面对这位老丈人呀?”
  “别管他!是我自愿干的。这整天在家闲着,太不是嗞味了,也太没有意思了。我好好一个人,总得自食其力啊!”
  “不行!再怎么说,也不能让你去!”
  “我一定要去!”
  “一定不能去!”
  “一定要去!”小晴姑娘的语气越来越坚决。
  小两口几经争执,王幼恒还是没能制止住贤妻的良好愿望,为了不让丈夫过于劳累,小晴姑娘终于穿上工装,带上早餐,来到肉案前,经过丈夫数日培训之后,她每日里在案板前操刀切肉,劳作不止,成为一名自食其力的劳动者。
  听完王婶的讲述,我心中竟也不能平静,不由地对这位秀美的肉贩女孩,升腾起一掬由衷的敬意!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 贴膜
下一篇:房子和女孩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