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意外

意外

小小把书记手指给砍断了!消息传开,人门谁也难以置信:小小,就凭他那窝囊劲儿?
  小小,十足的废物一个。那天妻子买回一只公鸡,说你去给杀了吧。小小左手提鸡,右手操刀,站在门前,一副英雄相。他把鸡头攥在手里,刀搭上去,手就颤起来,眼不敢看刀只顾拉,那左手心里肉糊糊的东西里就有脉管一蹦一蹦的,他一下子想到了手搁在儿子脖子上的感觉,顿时一个冷颤就连鸡带刀一同扔了。刀掉下砍在脚上,那鸡鲜血直流,却扑拉了几下翅膀,就站到花园栏杆上,脖子一伸叫起鸣来,“喔喔喔”的,声音出奇的响,真是慘不忍睹。他看着自己的两只血手,腿都软了,没头没脑的就往房子里钻......于是,“宰鸡”成了小小的笑柄。
  但这一回却是不同。他在劈着柴跟妻说话:“要赶快烧了呢,柴让虫子钻了。”恰好书记碰上就接了话头说:“什么,彩让虫子钻了?”彩正是小小妻子的名字。彩浪声笑了,说:“你才虫子钻了呢。”“嗨,我这虫子能钻上你么?”书记说着目光紧盯着彩,旁若无人。这时书记已经在柴堆前的凳子上坐下,一只手搭在一截竖起的木柴上,这木柴却正是小小要劈的呢。书记说话在兴头上,根本没在意,是下意识里随便放上去的,就象坐在办公室的沙发里,手往两边扶手上一放那样自然。书记是在小小斧子举起来后,才突然意识到刚才有斧子举起的嗖嗖寒意,怎么就把手随便伸出去了呢?书记回头后是一惊,但没有缩回,潜意识里是:你小子真的敢把斧子砍下来吗!
  书记跟彩打流从来都是这样,仿佛就没有他小小似的,他不插话,也插不上话,其实他不在场才更好,气氛更浓烈呢。那是个夏夜的晚上,小小出门后正要把门碰上,书记用手档住了,要进。那时彩正裸体在大盆里洗澡,用电视里常听到的那种凄厉的声音直喊:“我洗澡哩,别进来,别进来!”书记说:“哎呀怕啥哩,进来了,进来了!”小小想扇个耳光说滚你的蛋,又想耍个大方说你就进去吧书记,但他终未动,因为他一是发现这场戏里根本就没有他的角色,二是记着妻子的叮咛:人家正是“人”哩,忍着点儿。
  小小虽然懦弱,终是不怕虫子的。好端端的木柴劈一下一堆粉末,那白色的虫子掏空了木柴,他恨不得把那恶物劈成肉末。那时小小就把木柴上书记的手指当成了虫子的,这手指保养得又白又嫩,就和虫子一个样,它掏空了他的心!小小曾经有过停住斧子的一闪念,那动作就有了瞬间的迟疑,这是因为他意识到这到底是书记的手指而非真正的虫子,但他很快就坚定了:我真把这斧子砍下去,看你狗日的能不缩?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听来的故事
下一篇:相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