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的爷爷,唯一的家

小林是云城一家酒店的主厨,他身材高大,长相俊朗,厨艺精湛,做事认真,这是很多同事对他的评价,不过大家对他除此之外,一无所知。小林对自己的过去闭口不谈,只是因为他不知从何说起,最终徒增伤悲罢了。只有在某些午夜梦回,梦中那个佝偻的身影,才会勾起他对过去点点滴滴的记忆。
唯一的爷爷,唯一的家
小林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农村,从他记事起,陪伴他的只有一个爷爷,两间平房和三间窑洞。他对亲人所有的认知,都来自房间里挂的一副黑白全家福的相框和村里婆婆们饭后的谈资。听说他出生那年,爸爸妈妈分开了。妈妈扔下刚满月的他去了外地,过不多久爸爸患上了精神疾病,奶奶在他一岁的时候突然去世了,这个家就此支离破碎。因为爸爸的病愈发严重,发病之后就会失控对小林施暴,为了年幼的小林的安全着想,爷爷忍痛将爸爸送到了窑上,在那里为他建了一间房,一日三餐从家里的窑背上去。

没有了妈妈,又失去了奶奶,年幼的小林经常哭闹不止,爷爷每天早上赶他醒来之前去隔壁村子为他买一罐新鲜的羊奶,等他吃饱喝足后用背篓背着他下地干活。下地之后,爷爷用田边的野草给他编个大胡子,留他一个人在田野里玩。

六岁的小林上小学了,爷爷将他送到了村子里的小学,每天他会和隔壁的堂哥一起上下学。瘦瘦高高的他一开学就被老师安排到了最后一排,每次考试雷打不动的倒数第一,这与每天一起上下学的第一名的堂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因此每次考试后爷爷必然会被老师请到学校参加他的“批评大会”。但爷爷并未因此对他多有苛责,每天放学后都会陪他一起坐在院子里的小桌上写作业,耐心教他识字,教他算数。

六年级的暑假,爷爷每天下午带着他去空旷的田野里练车,给他把着后座,耐心地教他学骑自行车。小林上初中后离开了爷爷和家,去往镇上的中学。中学离家较远,需要寄宿,爷爷为他买了一辆崭新的自行车。开学那天,他骑上新自行车,爷爷背上铺盖送他去学校。交完各种费用,爷爷带他去新宿舍铺好床铺,把提早买好的洗漱用品摆放在桌子上,笑眯眯地叮嘱他要好好学习,好好和同学相处。他趴在窗台上,看着爷爷一步三回头,泪水渐渐涌上了眼眶,雾气氤氲中爷爷的背影渐行渐远,消失在远处。

十五岁的小林意料之中没有考上高中,最终选择了县城的一所职业技术学校,学习烹饪。来到县城,与从小生活的小村庄不同,对小林来说,这是个更加繁华复杂的世界。开学时上交的一份表上,班上的同学其他都在家庭情况那栏填的是爸爸和妈妈,而他却只有一个爷爷。青春期的他小心翼翼地维持着那份自尊,从不与人谈论家庭情况。

或许为了融入同学,他开始学着抽烟、通宵去网吧打游戏。开学不久,他便由于晚上翻墙出去打游戏被学校通报批评了。学校责令他回家反思一周,当天他便被爷爷带回了家。那是爷爷第一次打他,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他脸颊上,瞬间泛起了红痕。他哭喊着质问爷爷,“为什么他没有妈妈,还有一个疯了的爸爸,爷孙俩只能靠着低保勉强糊口,为什么其他同学都有新的球鞋、都有最新款的智能手机,而他从小到大只能穿着灰不溜秋的运动服和一双泛白的帆布鞋”。他清楚地记得,在他质问的那一刻爷爷眼眶猩红,扬起的手掌微微颤抖。再回学校的那一天起,他突然开始认真学习烹饪课程,积极地参加学校举办的各项技术大赛。在两年的时间里,他厨艺不断精进,获得了很多奖项,成为优秀毕业生,同时他也因此获得了去云城酒店实习的机会。

去实习前他回了一趟家,那时候家里正在盖新房,因为一个月前的一场大暴雨,住了几十年的老旧平房终于不堪重负,布满青苔的屋顶到处都在漏水,院子里的窑洞也因为暴雨坍塌了。一天早上爷爷在给窑上爸爸吊饭时,窑洞上一大块土坍塌下来砸到爷爷背上,爷爷骨折了。小林得到消息赶往医院时,看到病床上瘦弱的爷爷,他突然意识到爷爷真的老了,就如他们家那个老房子一样,摇摇欲坠。房子没了可以盖,那爷爷没了怎么办?他在心里默默地问自己,却得不到回响。新房在村委会的帮助下终于盖好了,两间新房,房顶插着红旗,红彤彤的格外喜庆。临走前爷爷塞给他一个存折,里面的金额使他大吃一惊。爷爷笑着说是给他以后娶媳妇用的,他老了记性不好,万一哪一天不小心就弄丢了,他现在长大了也懂事了,希望他自己好好保管。

进入火车站,他回头时爷爷正朝他笑眯眯地招手,催着他赶紧进站。那一刻,小林在心里暗暗发誓,他一定会好好工作,挣钱养家让爷爷过上好日子。他拿到第一个月实习工资的那一天,打算给爷爷买一部智能手机,这样就可以经常和爷爷视频聊天了。可正想同爷爷分享喜悦,他就接到了村委会的电话,爷爷去世了。

他回家的那一天,远远就看到门前挂上了白布,摆满了花圈。隔壁的堂叔们操持着丧礼,他跪在灵堂前,相框里爷爷一如往常朝他慈祥地笑,他好像灵魂出窍般,眼前一片黑暗,也听不见任何声音了,那个和他相依为命的爷爷也走了,徒留他一人孤独地活着。爷爷的丧礼结束后,爸爸被送到了县城的养老院,门前的红对联也被换成了白对联。

十八岁的小林背起行囊,轻轻地锁上大门。渐行渐远中,他多希望一回头还能看到爷爷笑眯眯地朝他招手,那个他生活了快二十年的家真的散了,他唯一的爷爷也没有了。茫茫人海,所有爱与被爱,都是幸运。他愿意来世还与爷爷相依为命,只要一个爷爷就好……
唯一的爷爷,唯一的家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