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前的那颗红枣树

有一种开过极细小的粉红花,现在还开着,但是更极细小了。她在冷的夜气中闭紧嘴,风却像是一只有力的手,窒息着她的呼吸,掐住她的咽喉,逼迫着她不时地张一张嘴,她并不退缩,莞尔一笑,虽然颜色冻得红惨惨地,瑟缩着不禁打颤。
  年幼的爱田坐在桌旁,映入眼帘的便是窗外的那颗红枣树,但她却只喜欢她的颜色,而不是其经风吹日晒而茁壮成长的枣子,她说:“红灿灿的,真好看,但是我不喜欢这种味道,总感觉差点儿什么。
  一旁儒雅的老者若有所思地说道:“不喜欢也得看着,时间久了,便也成了心中所望。”
  “爷爷,爷爷!这话是什么意思啊?”爱田抓耳挠腮不知其解。这位老者走过来,抚摸着她的头,便开始了一段耐人寻味的前程往事……
  “我依稀记得那年,炮火轰鸣,硝烟弥漫,兄弟们一个个都冲上,挥舞着大刀浴血奋战,一个倒下了,另一个就替上去。顿时鲜血如鹅毛般四处飞溅,滚烫的血涌上口腔,寒风虽刺骨,但正是这滚烫抚慰了这凛冽之寒冷,老王毫不畏惧敌人的枪支弹药,首当其冲跑上前去扑倒敌人,拿起枪支按动时,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他惊恐的用颤抖的双手压住胸口企图抑制从心脏迅速扩大的绝望,胸腔里子弹穿孔而进,鲜红的血液染红了战衣,无能为力,只能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胸中的疼痛开始像四肢不断蔓延,他只觉得全身力气仿佛从头顶被抽走了一般,下意识的手臂颤抖着、缓慢地从口袋拿出了一张约有1/3处已有红色血迹的黑白照片,那上面是自己刚出生不久的女儿,不知是牵挂又或是依恋与不舍,眼前一黑尘土飞扬,嘴角微笑,血迹却无法掩饰,那个笑我永远都难以忘记!老王躺在了地上,我仍与敌人奋力厮杀,但我的脑海中似乎也以为我随他去了,天黑了,我进入了梦乡,白天使我很疲惫。一棵树长到我的坟墓上面,年轻的夜莺在枝头歌唱,他歌唱着我与王刚来参军的种种,他仍在笑,我也听的入迷,睡着了,在梦中我也听得见他的笑声。我们走过了多少崎岖的山路,穿破了多少绿色的军鞋,穿过了多少茂密的森林,多少次露宿林中,山头,燃烧过多少对温暖的篝火,经过荆棘丛生,群山连绵,没有风花雪月的缠绵和剪烛西窗的爱恋,只有战场上奋杀敌人的嘶鸣,雄性的呐喊以及曾忘一生疲惫,仍然含笑的心。”没了,才知道什么叫没了。
  严冬到了,阵阵寒风袭来如一把锋利的剑在夜空里飞舞,吹打着枣树光秃秃的树干,发出尖利的叫声,枝头一只乌鸦蜷缩着脑袋,瑟瑟发抖,院里枯萎的草无精打采地搭拉着脑袋在狂风中站栗着,发出沙沙的响声。
  她在门口远远望着地望着。乌黑的头发中掺杂着几根白发,脸色稍有点黑,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的男人行色匆匆地走进家门。“爸,真的是你!”爱田的瞳孔逐渐放大,两只手用力的拉着男人的袖口。“这几天上头催的紧,比较棘手……你在家里好好学习,别老让你妈老是催你!”说着便目光转移到柜上,拿起馍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嘴上食物的残渣到显得有点滑稽,男人毫不犹豫就收拾衣服去了。“爸,你又要走?都两三天没回家了,快多吃点儿,我给你去拿妈早上做的韭菜馅饼子……”
  跑进厨房的爱田挑了个最大的,心想着父亲一定要多吃点,出来后,房间早已空荡荡,只剩下桌上自己心心念念的水彩颜料,不知是喜还是忧,爱田只好无奈的耸耸肩。不知怎么,今天她总感觉眼皮跳个不停,估计是没有睡好,等母亲回来了之后再给她汇报今天的事儿吧。转眼第二天中午,拥挤的人群挤在校门口似乎在说什么大事,刚放学的爱田好奇的走上前去,有人私语到:“街对面好像有个人出事了。好像还是个警察。”“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什么警察怎么了,是不是我爸又抓到逃犯了,哎,小事儿,这有什么可惊讶的,这不值得各位赞扬,各位,我就先替我父亲谢谢各位的厚爱了,我先走啦,可别忘了天来我家庆功哦!”
  轻快的步伐一路飞奔回家,跨过了人行道,冲过了十字路口店,对于爱田来说,路边的花儿在灿烂地微笑,鸟儿在快乐地欢叫,她的心情啊,像吃了蜜一样甜。唱着歌谣,哼着小曲儿,此刻她的笑容是如此的灿烂。逐渐地,家里的大门由模糊到清晰,映入眼帘的是一群身穿警服的叔叔前面站着自己一向沉着冷静的母亲,可此时她却大喊大叫:“我不相信,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明明前几天都还好好的,爱田昨天还看到他回来吃我做的馍呢,你们骗我的对不对,肯定是他做了什么错事不敢回家,他这人一向就是这样,你们说对吧?”母亲哽咽的哭泣着,满脸通红,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母亲的发丝好像白了几分,爱田手扶在门槛旁,她此刻只能做的就是冲出去。
  她冲出了院子,一路狂奔,怒吼着却又无声,嘶哑着却又不能喊出,只有无情的泪珠打在脸颊上,她告诉自己,要坚强,不能哭,母亲还有自己一个人了,他此刻是那样用力的跑着,跑出了村口,跑到了池塘边,却唯独跑不出自己绝望悲悸的心,泪水不听劝的像决了堤的洪水似的从眼窝里倾泻出来,无声起伏的黑色巨浪,在地平线上发出沉默的力量,就这样从仅仅打湿脚底,盖住脚背,漫过小腿,一步一步地。走向寒冷寂静的深渊。爱田愿封起这段回忆,放过自己。
  原来没了,才知道什么叫没了。
  后来她总会在门口望望,因为有人告诉她:“彼方尚有荣光在。”
  在窗外可以看见院里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爱田的生活作息规律话早已形成习惯,每天都坚持三点一线的作息,自己只有一个目标:成为像他们一样的人。上课时总会积极回答问题,在百思不得其解时便跑去向老师解其惑也。现在的教育资源丰富化,多样化,爱田回到家不仅会线下自己主动学习也会在线上勇于发表自己的一知半解,对于爱田来说,每周能回一次家变心满意足,贫富悬殊,但上帝为她关闭了一扇窗便会打开一扇窗。
  有一天一群人来到爱田家中,给了一大笔钱,母亲百般推辞,有人在其耳旁稍声一语后,母亲才肯把钱收下。
  “妈,他们为什么要给你那么多钱呢?”
  “人要做有灵魂的人,知道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不能到最后才知道什么叫没了你要时刻记住你的责任与担当。”母亲仅仅回答到。
  门前的那棵红枣树,淡黄色的极不显眼的红枣花,流溢出微微的清香,有的已经结成青绿的小果子,还是还没有成熟的枣子。爱田想到无法等到她成熟的那一天,猛然间,眼眶微红。她小心翼翼的摘下一颗,送入嘴里,甜甜的,软软的,似乎连枣核也是软的。
门前的那颗红枣树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 回家
下一篇:狗血剧编不来的故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