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去打洋工

去打洋工

刚跨进公司的大门,同事老李冲着老汪喊道:“快来!”
  这是一家摩托车专卖店。
  老汪在此已打工有两三年了。
  此时,才上午八点半钟。
  正是上班时间。
  老李边说,边拿起桌上的一张纸,冲着老汪摇晃了几下,又放了下来。
  身子,也顺势坐了下去。
  老汪笑笑,却未即刻走去,而是向左一拐,走到一处吧台,拿起台上的笔,找到自己的名字,签上,这才转身朝老李走去。
  见老汪走来,老李又拿起那张纸,笑道:“只有你有这个资格!”
  一听这话,老汪更加好奇了,却并未说话,只是堆满笑容,更加加快了步伐。
  这时,身后却传来一声问询声,我没这资格?
  老汪一听,即刻停止了步伐,转过身来,看着那人。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另一名同事老方。
  老李笑笑,又瞟了眼桌上,扭头望着老方,这才笑道:“资格嘛,有……”
  听到这话,老方脸上,即刻堆满了笑容,弹起琵琶步,朝吧台处走去。
  可接下来的一句话,令老方一下子僵在了那里。
  年纪去了嘚!
  怕老方没听懂,老李又找补了一句:“人家只要三十岁以下的。”
  说完,冲着老方呵呵直笑。
  老方愣了会神,似乎这才缓过神来,知道又被老李摆了一刀,恨恨地跺跺脚,咬牙切齿地直挥拳头。
  那样子,似见到了杀父仇人!
  老李却并不以为然,仰靠在椅子背上,哈哈大笑。
  那笑声,仿如鸭公叫声,嘎嘎嘎个不止。
  传入耳内,甚为瘆人。
  可那椅子,却不堪重负,竟发出格吱格吱的颤音来。
  见到这一幕,老汪苦笑一笑,不禁发出一声叹息,这对活宝!
  边抱怨,边又转过身子,继续朝桌子走去。
  来到桌前,老汪伸手拿起桌上的那张纸,抬眼望去。
  原来,这是一则招工广告。
  可当老汪看完,竟瞪大了双目,嘴里忍不住发出啧啧啧的感叹声来。
  这时,签完字的老方转过身来,望着还在那儿得意的老李,恨得牙根痒痒,提脚朝老李冲去,似乎这还不解气,竟举起双臂,攥紧双拳,犹如猛士,踩踏得地板发出“咚咚咚”的闷响声。
  老李见了,却并无半点惧怯,反而更加放肆,连两边的唇角都开始挂起了长线。
  屁股下的椅子,更是发出痛苦的呐喊!
  见已来到老李面前,老方使劲朝老李挥出双拳,似要劈老李的面门,来个满脸开花,方可发泄心中的不愤!
  可当眼角余光瞥见一旁的老汪,木头样戳在那儿,好奇心顿起,一时收起双拳,侧头望着老汪,见老汪正直勾勾地看着那张纸,忍不住唠叨一句,这痴迷?边说,边转身迈步朝老汪走去,手一伸,口中说一句,我看看,一把夺过了那张纸,迫不及待地看了下去。
  老汪却仍如雕塑,矗立在那儿。
  看完,老方也啧啧感叹“个巴妈,土工(指在本国打工)都打不完,还要去打洋工?”
  原来,招工广告里讲的是,某外联公司接新加坡信息,说要在国内招聘二十多名普工,到新加坡某塑料厂去打工,时间为五年。
  其实,说白了,就是劳务输出。
  时间是上世纪的一九九六年。
  经历过的都知道,当时,劳务输出正在逐渐兴起。
  见老方在那里啧啧感叹,对面的老李停止了得意,坐直身子,调侃道:“你也想去?”
  老方这回却没与老李抬杠,只是长叹一声,一把将纸塞回老汪的手里,抬手摸了摸下巴,摇头道:“都半拉老头子了,也别去丢人现眼了。”
  说着,又瞟一眼一旁的老汪,继续道:“唉,便宜小汪了。”
  这年,老汪才三十挂零。
  说完,又习惯性地去摸下巴。
  可下巴上,没有半寸胡茬,犹如广场,水洗样光光溜溜。
  见此,老李冷哼一声,忽地弹起,跳起吼道:“你猪鼻子插大葱,装个么大象?搞得象七老八十的!”
  老方也不甘示弱,猛地窜起,一下子蹦到老李面前,挥舞起双拳,咆哮道:“总比你……”
  说到这儿,似猛地想起,一下子竟顿住了口。
  这几声咆哮,似拉回了老汪的思绪,扫视了一圈,见老李还要发飙,老汪扭头看了眼身后,小声道“老板来了!”
  声音虽小,听在二人耳内,却犹如惊雷,在二人耳内炸响。二人这才紧闭双唇,不满地瞪视对方一眼,这才慢慢转过头去,却见厅堂中尽是摩托,大门洞开,阳光正从大门口泻进,照得满厅亮堂堂,却就是不见一个人影子。
  见此,二人不觉长长地松了口气。
  毕竟都是年过半百的人了,倘被老板逮个正着,虽不会当场发飙,可那张老脸,总也挂不住。
  见老汪还在看那则广告,老方好奇地问:“想去?”
  老汪点了点头,答:“嗯。”
  老李走过来,站在老方面前,猛地挥起拳头,大声道:“抓住!”
  老方一惊,下意识地退后一步,又下意识地抬起手臂,刚想去格挡,却见老李只在那儿挥舞,这才松了口气,缓缓地放下了手臂,双眼却时刻注视着老李。
  老汪感激地点点头,又冲两人笑笑,慢慢折叠起那张纸,小声道:“下班后,去找我哥!”
  说完,大步向换衣间走去!
  二0二二年六月二十日于薇湖水岸
  (原创首发)
去打洋工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大师”的暗示
下一篇:弃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