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没气了

没气了

老胡出门时,就见车后轮没气了。那么,打,还是不打的呢?他开始犹豫了、纠结和惴惴不安了?不过,最后,他还是决定:不打了!为何?来回,应该是没啥问题的。是的。每次出行前,老胡总是这么自信满满的?
  下楼后,老胡就看见大门口贴着一张煤气的抄表单?哎呀,那字迹和空格实在是太小了,不要说抄数字了,就连那看看、都看不清楚的呀?算了!不管他了。等回来以后再说吧!于是,他还是匆匆地上路了……
  出门之前,他就给老同学发了一条:下去了!许久,没有回复?没事的。随他。反正,只是告知他一声么,以免他担心和找不到自己,以及,突然来访之后,没人?
  骑着、骑着,他就感到浑身冒汗了……是不是天太热?不是。都冰点了。要不就是自己太急呀?也不是。有啥好急的呢?又不是赶飞机喽!哎呀,不要急么!干啥去呢?又不是去充军喽,也不是去赶火车和大轮船的呀?对。就是么。是的。这么一想,他也就不急了,也就慢慢的骑行了:一路上的山水风景、湖光山色和街边布袋、口袋公园等等的呢……于是,他时不时地停下来:拍几张,发给老同学了。这个有啥好处呢?一来给老同学看看:我已到了何处;二来也是为了留下些许春光(其实是冬光了)美景的呀!那么,还有没有啥三来着的呢?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对……一个都还是没有的啦!
  不知不觉,他就骑到了老学校的大门口。这时,突然,手机就响了:
  喂——老同学啊……实在不好意思啊!
  哦……老林啊!怎么啦?
  你在外面呀?
  对的。
  哦……这样吧,我就长话短说了——
  啥,你说吧?
  我,还是没钱呀!再说了,我也借不到啦……实在不好意思啊!跟你说一声吧!对不起啦……
  啪——挂了?
  挂了。
  唉……这是从何说起的呀?借他的5万,也足足有5年之久了吧?若不是小女完婚,老胡都不好意思提出来的呀?老胡脸皮特薄的呀……为此,老婆大人知道之后,骂都骂死了他?他,欲言又止:不会的、不会的,这个老同学不会的!谁知,今天,真的是给自己打脸了?唉……
  借借借、叫你不要借、不要借……可你,就是不听呀?还说,此人可以的!你看看:还可以么?切——我看你几时才能要回来?这年头,跪着讨钱的是黄世仁;借钱不还的是那趾高气扬的杨白劳啊……
  那是、那是,那是。老胡点头哈腰着。有啥办法呢?打掉的牙齿,只能自己统统地咽下去了。唉……老胡除了一声叹息,还是、就是和都是一声叹息的呀?
  您说:老胡,这还能、怎么能抬得起头来做人的呀?!要知今日、何必当初的呢……他把肠子都给悔青了?唉,当初同学会,为何就借给他的呢?真是的呀……知人知面不知心呀?再说了,仕隔三日的呀……是的。现如今可好?对。这不是说三道四的时候呀!那是什么的呢?那是怎么样尽快尽早地讨回来的呀!对。就是这档子事儿呀?
  是的。老胡,越想越气、越气越想,越想越气的呀……突然,手机滴滴又响了:他知道那是微信呀。于是,他在下一个路口、吃红灯时,他还是翻看了:
  胡先生,是不是可以改日再来?银行的理财经理小胡发的。
  哦……对不起啊!我已出来、在路上了。
  哦,那么,10点以后我在行里呀。要不,您还是先去单位办事的吧?对不起啊,胡先生。
  哦……
  哎呀,这叫什么事儿呢?看起来:今天,很不顺的呀!为何?今天来,也是昨天小胡通知他的呀……那么,怎么说变、就变的呢?谁是皇帝呀?再说了,你有事、不行的话,你早说呀?怎么,我都快要到了,你才说?哦……也许,是我看晚、晚看了?
  是的。老胡这个气呀……唉,出师不顺、样样不顺的呀……有啥办法呢?回,那是肯定回不去了!再说了,同老婆大人也都请好假了。那么,怎么办呢?要是今天再不成的话,回去之后呢?那还有啥好果子吃的么?那是、绝对是不可能的呀!是的。好在,他去原单位之前,一定要经过银行的。
  这时,原单位的小同事小佳佳也来信息了:
  胡老师,对不起啊……今早临时接到通知,9点要召开全体大会了。等会议结束了之后,我再立马通知您,好么?
  呀……这一次,老胡真的是无语了——无气了!为何?世人常说:事不过三呀!那么,今天上午,我连去的地方都没有的啦……您说:这叫什么事儿呢?唉……真的是气死我啦?!
  9点15许,当他经过银行时,他还是停下车、斗胆地给小胡打了一通电话了:
  呀,小胡……你的呀?
  唉……对!胡先生,怎么啦?
  哦,那么,我就过来一下啦,可以么?
  哦……可以的吧……
  是的。老胡听出了弦外之音的呀?还好,我还没有老年痴呆的呀!
  于是,老胡立马就锁好车、进去了。
  此时,小胡正在接待一位老阿姨的呀……于是,老胡就静静地立在一旁、等在一边了。
  过了一会儿,另一位老阿姨又来了。做啥?存美金。不一会儿,又是一位老大爷,也是来咨询、购买基金的啦……噢,原来如此啊!
  于是,老胡就一言不发、静静地等候着。为何?是自己不好,提早好多了啊……
  最后,小胡终于都忙完了。
  对不起啊……胡先生!
  没事的!
  来,我先帮您打钱吧?
  好的。
  于是,老胡打了两笔:一笔是半年的租金;另一笔打给小女(完婚的礼金)。随后,再跟着小胡来到了她的理财办公室,于是,这样、那样的……也就很顺利地全都办完了。
  谢谢你呀!小胡。能不能再帮我取个一万现金呢?
  可以。
  于是,小胡迅速、熟练地帮老胡取好了。
  再见——小胡!谢谢你啊……
  没事的。胡先生,对不起啊,叫您久等了。
  没事的。是我不好、来早了。再见——
  等到老胡赶到原单位时,已经是9:45许了。在门口,正巧遇见了在扫地的保安,于是,他就将自己手写的对联:
  复旦敬业家家语
  交大唐山儿女全
  交给他:烦请交给小佳佳就可以了。于是,他就准备返回了。这时,手机又响了:
  喂——胡老师么?
  对!佳佳——怎么啦?
  噢,您不要走呀!等我一会儿、等我一会儿!我马上下来啦……
  不久,小佳佳就奔出来了。手里面,还拿着一包东西啊?
  胡老师,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
  没有。刚刚好!我把对联交给保安啦……
  我知道了。他告诉我啦!哎呀,胡老师,我也没啥送给您的……这个酒,一点点心意啊……
  噢,收下了。好的。多谢!多谢了。进去吧……进去吧!那字呢,实在是拿不出手呀!不过呢,都是原创、首创,且都是独一份的呀……说完,老胡就骑车走了。
  可是,骑着、骑着,就骑不动了……特别是上桥和上坡时了?
  此时,他感到:肚子里就开始咕噜咕噜地叫个不停的呀?眼睛,也开始发花了?还有,手脚也开始不听使唤了?这是……
  于是,他立马就停下来了,从裤袋里摸出一粒糖来(也不知放了多久了/至少有两年了),剥开了、一口就吃下去了。这时,他才缓过劲儿来了。好险呀?于是,再骑了……
  等到他骑车到家、下来一看——后轮,早就压瘪了、没气了?
没气了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直播间
下一篇:发哥的烦恼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