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散市

散市

难得一个睡懒觉的周末,躺在梦中的我被妻子喊醒。习惯性地摸到床头的手机一看,时间已是早晨七点。
  窗外的北风,挤进铝合金窗户的缝隙,发出呼呼的叫声。一阵寒意,把我的睡意吹得了无踪迹。
  “起吧,吃了早点陪我去赶集。”妻子轻声说道。无法拒绝妻子的温情,尤其难以拒绝妻子的辛劳。我随声应了一句:“遵命!”
  疫情以来,女儿格外忙。医院闭环管理期间,作为ICU室的骨干力量,女儿是不能回家了。女婿又在外地,照看两个外孙、外孙女的重任自然落在妻子肩上。疫情防控放开后,女儿终于值了一个24小时班回到了家。只是女婿打电话告知:爸妈,这周回不了家,您二老辛苦。好在亲家能顶替一下,几星期未见的妻子终于回到了家。见面就是一句话:累死了!
  望着疲惫的妻子,我心里全是自责。是啊,恨自己不能退休。倘若能像妻子一样退休,也可以多少为她分担一下。
  “还发什么呆呀?快吃饭!吃完饭去赶集,麻利点。”妻子举起筷子,轻轻地敲了敲我光秃秃的额头,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熟练地吃完降糖药与心脏保护药,吸里呼噜地吃完饭,拎起垃圾快步下楼。核酸检测点已空无一人,在呼呼的北风中冷静极了。人去棚空,早先的水泄不通已经昙花一现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开车出了小区,街道上冷冷清清。忍不住问了一声坐在副驾上的妻子:“伙计,人呢?”“今天是周六,双休日!天这么冷,北风怒号的,谁出门!再说,疫情爆发节点,满街都是小阳人,谁不躲在家里啊。口罩戴好!过了红绿灯,市场就到了,把车停在路边,陪我一起去地下市场赶集。”妻子的话比退休前多了很多,说话的语气也果断强硬不少。
  也许是过于亏欠她,我只有服从。“唉!生活的艰难与磨练,让小鸟依人的她变得老母鸡一般。到了这个年龄,理解是必不可少的,谁让我常年不在家,家里的所有琐事都由她扛呢。”停下车,我的秃脑袋不停地转动。
  地下市场人迹稀少,妻子的脚步停在了最靠前的一个鱼摊前,戴着口罩的女老板热情地招呼道:“来啦姐,今天想拿点啥?”
  “妹,有鳝鱼吗?”妻子客气地问道。
  “真不巧,姐,刚被放生的人全打包走了,你再看看其它的。”五十左右的女老板显然和妻子很熟。
  “姐,野鲫鱼也不错,给小孩子熬鱼汤正好。”头发稀疏的男老板热情地推荐。
  “行,挑几条大点的吧。”妻子伸出手,在打着氧的鱼盆里边挑选边说,“就6条吧。”
  “四块,姐。”女老板一边称秤一边报价。
  “那么便宜,再来两条。凑够8条吧。”妻子有些惊诧,抬头看着眼前的这对夫妻。
  “好嘞,谢谢姐的照顾。”男老板麻利地捞起两条,放进秤盘。“姐,5块。”妻子转身到了第二个鱼摊,称了几斤鳝鱼。我赶忙用微信,扫码付款。
  走出地下市场,妻子沉默不语。“不买点青菜?来都来了。”我有点困惑。
  “闺女住的小区旁边有个夜猫集,全是自卖头的,青菜齐全,又便宜,赶快开车去那里,兴许还能赶上。”妻子命令说。
  阳光清冷,六级的北风有点猛,刀子一样割着裸露的肤肌,光秃秃的树发出“嗖嗖”的声响。
  “夜猫”集就在马路边,青菜品种真不少,奇怪的是每个卖主的青菜数量并不多,一元一份,在寒风中守着。妻子对这个集市明显很了解,只见她下车后就快步如飞,围着菜摊,快刀斩乱麻,见到自己想买的青菜随手就拿,根本就不讨价还价,一改以往的货比三家。
  守在车里的我正看得入迷。忽然,所有的卖家都开始收拾东西,动作熟练,速度很快。转眼间,卖家转身而去,夜猫集散了。只有一个年龄较大的大爷,弓腰驼背,动作不是太麻利。我看得目瞪口呆,也有些着急。正纳闷间,一辆城市管理执法的车缓缓停在面前。
  只见两个衣着整齐的执法人员,等了半天才下了车,迅速地看了看空荡荡的马路两边。当他们犀利的眼光落到了那位老者的身上时,年轻的城管正想扑过去,却被另一个中年执法人员一把拽住,硬生生地拉到自己身边。两个人转过身来,背对着老者,小声嘀咕着,年轻的执法者不时地点头称是。老者艰难地把没卖完的菜收拾到破三轮车上,一步一步地推着三轮车离开了散集。
  执法者站了七八分钟,中年人转过身,看着远去的老者,摇摇头,跺了跺脚,正了正自己的帽子,一声轻声叹气后,就钻进车里。执法车缓缓地开到小区门前,稍微停了三两分钟后,启动,倒车,掉头,扬长而去。
  妻子拎了好几种塑料袋的青菜,用脚踢了踢车轮胎。我明白她的意思,赶忙下了车,接过她手里的青菜,放进后备箱。
  “冻死了,冻死了!”妻子缩着头,使劲地搓着手。
  “城管的人走了,自卖头不回来继续摆摊做生意了吗?”我有些困惑地问道。
  “不会的,集散了。”妻子淡然地说。
  “为什么?”
  “好像达成了一种默契,城管不撵不赶,自卖头见车就收,双方自觉配合,心照不宣。这年头,大家都不容易。”妻子解释说,“这个散集是疫情出现后成的集,三年啦。卖主大都是郊区的菜农,没有菜贩子。再说啦,城管也是人,也有父母姐妹。翻翻家谱,三代以上谁不是农村人。生活艰难,多些理解与宽容就行。之所以叫散集,就是城管不来,大家快速地买卖;城管一来,大家自觉收摊。”
  风停了,天空蔚蓝,晴空万里,阳光渐渐地温暖起来。
  (作者注:本文系原创首发)
散市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发哥的烦恼
下一篇:将军回故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