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阳”过海来找你

“花狸猫,派你们到内地都三年了,为什么那个“后勤队长”还未能被我们收编?”
  电话里传出了海外总部大boss洪亮而又阴冷地问责声。
  电话这头是一个头戴防毒面具,身穿白色大褂的小个子男人,也就是那个花狸猫。他手里抓着手机,低头哈腰地对着手机屏幕表态,在一个月内收编“后勤队长”。
  “后勤队长”何许人也?她其实也就是一个女流之辈。喜欢瑜伽、跑步、骑自行车、爬山,反正只要对身体健康的运动,她都会参加。将近50岁的老大妈了,从背后看还像一个小姑娘,走路带风,同事都喊她背影杀手。
  她不仅喜欢运动,还是个美食达人。从不在街边小摊上吃东西。从她手里制作出来的食品,不仅美观,而且好吃,既能达到视觉的观赏效果,又能起到滋润味蕾的饱肚效果。
  这不,最近又迷上了古典舞蹈。她总是会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下班后的生活非常充实,从不接触陌生人,也不参加不必要的社交活动。有人说她是个老古板,也有人说她是“孤独求败”二世,更有人说她是老黄瓜刷嫩漆——装嫩。
  她每天出门的三件宝:口罩、鸭舌帽、消毒液。
  花狸猫仔细听着手下肥蓝猫介绍着“后勤队长”的信息。
  “听你们这么说这个“后勤队长”比较难搞啊!”花狸猫左手托下巴道。
  “正面估计难功。”手下虎斑猫和花狸猫说。
  “我觉得不能用咱以前的方式对付这个老娘们。”另一个手下花喜鹊说。
  再看花狸猫,他跺着小碎步,双手挠头围着办公桌绕圈。突然他抬高嗓门,冲着手下人气急败坏地大骂道“你们真他M没有用,连个女的都拿不下来,都他M给我G出去。”突然一个尖嘴猴腮的手下流浪狗站起来走到老阳面前说:“咱强攻不行就智取嘛?”
  “快说,别卖关子。”花狸猫不耐烦地说。
  流浪狗随即在花狸猫的耳朵旁嚼起了舌根。花狸猫听着他出的阴招,眼里闪过一道杀伤力极强的目光。
  “好,照你的办法进行布控。争取在一个月内让这个‘后勤队长’入了我们总部的信息库。”
  第一路人马在“后勤队长”常跑步的路线处蹲守。也不知道是有预感还是时间不赶趟,最近几天“后勤队长”没有按原路线跑步,而且跑步的时间也因天气的寒冷情况做出了调整,与他们掌握到的时间正好错开。三天过去了,花狸猫派出去的手下并没有任何进展。
  第二路人马开始到舞蹈室蹲守。这个舞蹈室在四楼,只要步入电梯所有来上课的学员们都会自我消毒,老师每隔5分钟也会进行场所消毒。疫情三年已经形成了这个消杀的好习惯。花狸猫的手下没有机会下手,还是以计划失败告终。
  “对这个‘后勤队长’的工作场所给我进行了一系列摸排。”花狸猫放出了狠话。
  没出半天的时间,花狸猫手下就把“后勤队长”单位的人员,位置摸了个底朝天。没等手下全汇报完,花狸猫便哈哈大笑起来,随口一句“弟兄们带上武器跟我走。”
  躲在暗处的花狸猫一干人马,开始观察出入“后勤队长”办公室的人员。花狸猫指一个黑帽子的男人说:“他虽然貌似戴了口罩,但他的鼻子还在外面裸露着,咱们就从他下手。这次计划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啊!你们给老子听好了,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花狸猫对他的手下重复着这句话。
  你们俩人一组,分成三组,见机行事。
  “发现有酒精的味道,立即撤回,自保要做好”花狸猫安排部署手下。
  这时,黑帽子的男人已经从厕所出来,行走在了返回办公室的路上。
  “我们作案的时间只有30秒,要做到速战速决,出发。”
  花狸猫放话:第一组,靠近黑帽子摸清他身上有无其他灭菌措施;第二组正面向他的眼睛和鼻子投毒;第三组,从背后全身投毒,投毒剂量一定要加倍。
  花狸猫躲在暗处观察着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看着他的手下猛、准、狠地向黑帽子男人投毒成功后,他仰头大笑,拍了拍手,整了整衣服,带着手下便打道回府了。
  三天刚过。花狸猫大清早就召集手下人开会。在他的办公室里,只见他双脚交叉架在办公桌上,眼睛微闭,头靠着椅子后背,嘴里叼着一根雪茄,左手摸着油光油光的三七分,右手指在办公桌上有节奏地敲打着。
  “那边情况怎么样了?”花狸猫开口问道。
  灰喜鹊立即回复“计划很成功,是咱们预定的效果。目前‘后勤队长’办公室那个黑帽子的已经开始发病,但他仍在工作岗位,并且没有做任何的隔离措施。”听到此话的刹那间,花狸猫立刻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拿起桌子上的酒杯,咕咚咕咚喝起来,得意的笑容难以抑制“哈哈正合我意,正合我意,这下我要让他们全军覆没,让咱们海外阳性信息库更强大。”
  花狸猫转身又讲道:内地政府的防范意识再强,总会有不严格执行的人,要不是这些防范意识淡薄的人存在,咱们这次计划也会泡汤,感谢这些让我们实现计划的人吧。主啊!阿蒙!他的手在胸前比划起来。也得感谢那些疲劳工作不懂得歇息的人,要不是这些人的成全,咱们也不会在内地站稳脚,总部也不会把这么大的一块肥肉交给我花狸猫来管理。唯有这个“后勤队长”太让人烧脑。
  “后勤队长”办公室里,她依然是用稀释好的84消毒液进行室内消毒;电脑屏、鼠标、办公桌、杯子、包括手机屏幕都用消毒湿巾进行彻底的消杀。
  黑帽子同事说:“感觉有点儿感冒,想睡觉。”
  “后勤队长”开玩笑地说:“你不是被新冠病毒缠身了吧?”
  “不会吧?我两点一线单位到家,家到单位,也没有乱跑,也没有聚集。”
  “好吧,你说不是就不是吧。”“后勤队长”一边工作一边说。
  一上午办公室里除了敲键盘的声音,倒水的声音和打印文件的声音便再也没有之前嘻嘻哈哈的声音从办公室传出。
  “后勤队长”晚上下班回家后坐在电脑前,开始上网查询前几天《心理咨询师》考试的成绩。她每次点击确定键都很纠结,明知道自己不可能通过,但回想起自己备考那段夜以继日地苦读、苦背、苦练,还有那一箱子方便面,还是狠下心来,按下了最后一个确定键。输入姓名,身份证号,准考证号后,界面跳转的那一瞬间,她闭上了眼睛,心理默数十个数后才慢慢睁开。65.4!上岸了。看着这个分数她感动得自己热泪盈眶,手舞足蹈。
  她拿起手机向爱人报喜。当她要从椅子上起身时,屁股又不自觉地落到了椅子上,她觉得是自己在电脑前坐太久肢体出现了麻木。坐在椅子上的她抬了抬腿,发现自己腿也特别疼,就和针扎一样。这难道是喜极生悲吗?挂断电话,她又试着往起站,发现浑身没劲儿,同时背部开始发困,嗓子也有发痒的情况,用手摸小肚子处时,感觉到了体温的异常。她喃喃自语道:“不会是被那挨千刀的病毒感染了吧?”
  她向“度娘”求救。输入“新冠症状”四个字后,页面立刻弹出与自己症状完全吻合的信息。
  这个女人厉害就厉害在遇事沉着冷静。发现自己被感染,没有去找药,也没有打电话求救亲朋好友,就连刚刚和爱人煲电话也没透露她自己的身体不适。而是很淡定地强忍着疼痛,起身倒了一大杯白开水,边喝边又坐回到了电脑前。进入《江山文学网》的逝水流年社团,评论起了今天社长发的必评散文。
  花狸猫的办公室里,总部大boss来电,祝贺花狸猫团队提前完成年度任务。原因是“后勤队长”的标本已经出现在了海外的数据库里。下一步计划是把这个女人的样本送到月球上做试管培育。内地社会面阴性清零即将实现。电话那头传出毛骨悚然的笑声。
  他们殊不知内地防疫政策已经放松。再过2个月,将会出现全员自带抗体,内地三年的萧条现象将会成为历史,取而代之的是国盛、民安,一派欣欣向荣、生机勃勃的繁荣景象。
漂“阳”过海来找你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绝招儿
下一篇:过年礼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