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过年礼物

过年礼物

马上就要过年了。
  儿子李柱琢磨要给老爸一个意外惊喜,买一个大礼物。让老爸开开心心过大年。
  李柱在单位给领导开车。往年,一到过年就陪着一二把手回家看望父母,拎着牛羊肉,还有烟酒茶礼品盒。慢慢的他也照样学样,年年买这些礼物看望爸爸妈妈。
  “柱啊,你别买这些东西,吃不了会放坏的。”妈妈心疼儿子怕花钱。
  爸爸看着一大堆东西,瞧着包装盒上红的,黄的,绿的商标,心不在焉又坐在电脑桌前。
  “成天总写这些,有啥意思?”儿子很不理解说着。
  “他愿意就写吧,破电脑鼓动去吧,也不搭啥。”妈妈佯嗔说着。
  李柱爸爸年轻的时候,在单位是秘书,人称一支笔。大小材料都由他来写,就连职工家女儿贺婚词都请他帮助编写。退了休他加入文学会,老婆说,是作家啦!写出东西能上报纸。
  儿子家下了一台旧电脑.他重新装饰起来。白天老婆去儿子家带孙子,累了一天晚上回来,看见家里冷锅冷灶,他坐在电脑前四平八稳写稿子。眼看夫妻间这场大火就要燃烧了,邮递员从楼下喊,李成材下楼取汇款单。“老婆,我得稿费了!”家里的大火熄灭了,老婆不吭声了,不一会儿弄出一桌子好菜。
  电脑越用越出毛病,不是找不行就是发不出去稿,更可气是,今年六月份,小外孙女以605分考入211线,进入政法系专科。李柱爸爸构思一篇1600字小小说,一气呵成。“顺!太顺了!”直打手势,回手按保存键子,‘咔’接下是整篇稿一个字也没了,跟变魔术一样无影无踪。“咋没了呢?”爸爸直拍大腿:“费了九牛二虎之劲,熬了整半宿,全没了,完了!完了!”急得像热锅里的蚂蚁乱转,啪啪直敲键盘:“老婆,我的稿没有了!稿没有了!”爸爸疯狂喊着,两眼都流出了泪。
  老婆嗔念:“这稿子比命还重要?”
  半个多月,李柱爸爸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在屋里踱来踱去,不说一句话。老婆早看出缘由,从衣柜里掏出一摞钱,“换一台好的。”爸爸一听乐得眼角都开花了。
  去电脑公司问价,销售员回答5至7千元。爸爸连连摇摇头:“太贵,太贵了。”“大叔,不贵,这是品牌机,使用年头长。”销售人员又说一番。
  这天,电脑公司走进一位老者,戴着墨镜很礼貌往桌上放一份大众信息报,一转身碰见一位穿礼服戴胸卡的女士,走近一细看是老爸,奇怪地问:“爸,你咋送报纸了?!”老爸低声说:“闺女是这么回事……”闺女一听两眼湿润润说:“爸,咱不干这活,快回家!”爸爸连连点头,嘱咐闺女:送报纸这事,千万不能告诉你妈!看见爸爸走出大厅,又进入下一站,李柱的姐姐鼻子直酸,眼泪一下流出了。
  “姐,我知道了,不用你的钱……”李柱的脸通红,手机直烫手。
  “媳妇,媳妇,快来看,我爸又上刊了,”李柱拿着宁远文学大声喊着。“你看《山里的太阳花》这篇散文被报纸转登了。”李柱边翻边说着。
  “媳妇,以前我总看见爸爸没黑没白看书写稿,有点看不惯,总觉着老爸精神不好,甚至还反对他搞这一套。”李柱放下书又说:“我听说爸爸要出一本作品集。原单位给赞助,书店老板看了书样同意销售。到时候咱们可光荣了”李柱拉着媳妇手乐呵呵说,“但,眼前需要点这个……”李柱神秘用一只手撵了撵。
  “你这个鬼精灵”媳妇狠狠戳了李柱脑门。
  “爸,你在哪啊?”李柱问爸爸。
  “我在外面溜达弯看划冰呢。”
  “我给你买礼物了,快点回来吧!”儿子催爸爸回家。
  “啥礼物,放冰箱里就行了。”爸爸一脸的不悦说着。
  嗖嗖北风吹着,片大雪花飘在身上,爸爸带着薄薄羽毛走进了家门。
  “爸,你看!”李柱急忙把老爸拉到电脑桌前,掀开红布帘,顿时,全屋人都愣住了,一台崭新电脑主机,显示屏,音响箱,键盘四大件摆在桌子上。老妈看着电脑,“柱子,原来你叫我去接大龙下学,是来家给你爸换电脑啊!”
  “这大个,像小电影!”爸爸用手量着。
  “柱子,没少花钱吧?”爸爸握着李柱的手。
  “爸,这就是给您过年的礼物!”李柱大声喊着。
  窗外一个圆圆的大红脸蛋射进来,李柱的爸爸感到特别开心。“老婆,这些年来,我多么渴望有一台新电脑,但又不敢提出来,原因我的中稿率不高,还是儿子懂我的心。”
  全屋人都哈哈笑了。
过年礼物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漂“阳”过海来找你
下一篇:放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