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生死惊魂

生死惊魂

中元节之夜,正是传说中鬼开放流荡的节日。街上无人散步,居民区的窗户大都关得严严实实的。
  夜深人静的时候,窗外突然有了动静。惊醒了睡入梦乡的小静,她爬起来,走向窗口,想看看什么情况。当她目光落在街上时,她惊呆了!只见一群古怪的人,领头的穿着青一半紫一半的旗袍,头两边留有两条辫子,他带动着后面的人舞动身姿,而后面人跟着欢呼呐喊……
  小静吓出一身汗来,忙收回目光。
  当她忍不住再次向窗外望去时,街上没了人影,连嘈杂声也消失了。这让小静纳闷了,也让她更害怕了!“刚才自己看到的应该不是人,而是鬼了。”她心神不定地自言自语道。
  突然又有声音了!
  只见一个巫师正张扬地打着鼓,后面紧跟着一群人肆无忌惮地欢呼着。
  这时,巫师察觉有人偷看,便抬头看向对面栋房。
  小静见状,心怦怦地乱跳。于是,她赶紧躲到窗后。
  巫师收回凌利的目光,他转向后面的人,挥着手伊呀呀地吆呼。
  小静屏住呼吸,偷偷看向窗外,就见那群人正朝自己的这栋楼房跑来……
  她更害怕了!忙去客厅将大门反锁,又把沙发推过来挡住门,接着又推桌子,又推柜子,唯恐挡不住门。
  小静累得瘫坐在地上。
  “咣当……咣当……”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冲撞门的声音。
  小静惊恐地蜷缩在地上。片刻之后,突然安静下来。她稍稍抬起头来,惊恐的眼神发现有扇窗户竟然没关。她连忙起身想去关窗,这时一阵风吹进室内,小静当即晕倒在地上了……
  第二天,小静的闺蜜到小静家,按门铃一直无人开门。再打电话,手机通了却又不接。闺蜜有些纳闷,她担心小静会不会出事了。于是,她拨打了报警电话。
  不多久,两名民警火速赶来,他们撞门而入,只见小静躺在地上,无论怎么叫也叫不醒她。见状,一个民警赶紧抱起小静跑出房,便送往医院。闺蜜同坐上警车去了医院。
  医生诊断,小静已死了,死因不详。
  民警面面相觑。
  闺蜜已是泣不成声!
  当小静的父母赶来时,小静已停放在太平间里。见到死去的女儿,父母悲伤欲绝地嚎啕大哭起来,特别是母亲抓住女儿的手久久不肯放开……
  小静的魂魄被黑白无常鬼差押着走过奈何桥,来到了阎王殿。黑无常让小静跪下,小静勉强跪了下来。
  堂上的阎王爷见小静清秀的样子,这不像死了!他有些疑惑,便定了定神,拍下堂木呦喝道:“堂下何鬼?”
  小静听不明白,便摇头。
  黑无常对小静厉声道:“回话啊!”
  “回什么话?”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静。”
  黑无常替小静回复道:“大人,此女鬼,名叫小静。”
  “小静所犯何罪?”阎王爷问黑白无常。
  “大人,小差见她鬼鬼祟崇地闯进地府,便把她抓来了。”
  “原来如此!堂下小静,你来地府干什么?”阎王爷问向小静。
  “我也不知道!半夜里,我被窗外的声音惊醒了,就好奇地看了几眼。我都吓坏了,怎么可能闯地府呢?大人,我冤枉啊!我就偷看了几眼,这眼神就算闯地府吗?”说完,小静便哭泣起来。
  阎王爷两眼瞪着黑白无常,“你们简直就是胡闹!”说完,转过头来,便问站在旁边的判官,“你查一下,小静的生死簿。”
  判官从怀中拿出生死簿,翻看了许久,才找到小静。生死簿上,她叫何小静。于是,他回复阎王道:“大人,小静的寿命还很长。今日,她命不该绝!”说完,便合上了生死簿。
  阎王爷彻底明白了。于是,他对黑白无常呵斥道:“我险些酿成人间悲剧。瞧瞧你们做的好事!你们一次小的冤假错,可能就是人间的一次大悲剧。以后,你们要吸取教训,不再胡来,否则定将受到重罚!”又对堂下的小静说,“小静,你可以还阳了!”
  小静跪在地上,对阎王爷连连磕头,“谢大人大恩大德!”
  “起来吧!”阎王走下堂来扶起小静。随后,安排黑白无常把小静送出了阴间……
  突然,小静的母亲感觉到女儿冰冷的手开始变得暖起来。接着,她惊诧地看到女儿的眼睛慢慢地睁开了。
  这时,小静腾地坐了起来。她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哭得两眼泪花的父母,便问道:“爸妈,你们怎么在这里呢?”
  这一坐一说话,可把她的父母吓坏了。片刻之后,母亲战战兢兢地问:“小…小静,你是人还是鬼啊,别吓妈!”
  “妈,我是小静。我是人,不是鬼!”
  母亲紧紧地握住女儿的手,她知道这不是梦,便不由地说:“我的女儿还活着!我的女儿还活着!”
  “妈,我感觉有点冷!”
   听到女儿的话,母亲双手抚摸着小静的脸,又摸了摸自己的,感到确实有点凉,便激动地将小静拥抱在怀里痛哭起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职守敬业
下一篇:鬼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