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兄弟在干吗

 兄弟在干吗


  天气尚好,方浪想起张山约定的饭局,一整天都兴奋,做起事来格外卖劲。那家饭馆,已经垂涎良久了,据说环境很是别致,小桥流水有情韵,这种场所一定美女如云,秀色可餐。看着这么优雅的就餐环境,方浪会想起那几个“难兄难弟”来。
  喂,兄弟你在哪里?
  在家里,晚上可别叫我,喝酒、唱歌、打牌我都不会,我陪孩子做作业。
  你就是怕老婆,男子汉躲在家里守着老婆能有啥出息。
  我们这帮同学不想出息了,就指望你这个未来的处长了。
  方浪虽然只是一个小秘书,可是大家都喜欢约他吃饭、喝酒,实际上,很多人是瞄着他服务的领导而来的。一段时间,如果某天没有人约他饭局,会很奇怪。当然,还真有这样的时候,下班时间都过了,他居然没有接到任何饭局电话。一时,方浪不知道在哪吃饭。在办公室闲坐了许久,有些不知所措,回家的路上甚是别扭。
  后来,方浪由秘书变成了副处长。他的饭局自然更多了,而且出差的机会也多。出差的时候,客户会把当地的风味小吃、名胜古迹都让他体验一遍,而且不用他自己掏腰包。看着这么美味的地方小吃,方浪会想起那几个“难兄难弟”来。
  喂,兄弟你在哪里?
  在练太极,晚上可别叫我,应酬、出差我都不喜欢,我陪老婆锻炼身体。
  你只晓得疼老婆,几十岁了还跟度蜜月似的。
  我们这帮哥们指定出息不了了,当不了处长只求当个好家长了。
  时间飞快,方浪到了退二线年纪了。办公室由原先的独自一间,变成了两人共一间。同一办公室的同事,嗓门大,电话煲粥时间长,方浪时常躲在走廊里去接听手机。公家的饭局几乎没有了,出差是一点都没有了。虽然有些落差,不适应,但是只能去理解,调整好心态。看着这么难捱的日子,方浪又想起了那几个“难兄难弟”来。
  喂,兄弟你在干嘛?
  在家里带外孙,晚上可别叫我,对了,你的女儿怎么样了?
  她呀,没考上大学,开网店吧。都怪我原先没时间陪孩子,学习跟不上,到了叛逆期就厌学了。
  所以呀,我早就想跟你说,一定要少应酬,多抽时间陪着孩子。否则,孩子的成长会受影响,过了那个阶段,就来不及了。
  可是,你没有说呀,你应该说的。
  那天,单位组织体检。方浪提前三天就戒了烟酒,在日历上做了提醒标记,怕错过了体检。按要求早上没有进食,早早地到了医院体检中心排队。测血压时,100/160,高血压,血脂高,建议吃清淡的菜;做B超时,医生说有酒精肝、脂肪肝,建议戒酒。看着这么糟糕的体检指标,方浪还是会想起那几个“难兄难弟”来。
  喂,兄弟你在哪里?
  在太极馆,晚上可别叫我,我在带班考级,你还好吧?
  我不好哩,三高,还有酒精肝脂肪肝。
  谁叫你当处长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缺少了锻炼。晚上到我的太极馆来吧。
  你不够哥们,应该早点劝醒我。
  晚上,方浪到了哥们的太极馆,整个大厅,清一色的白色太极服,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哥们在前面教练,面色红润,精神矍铄,身材矫健。方浪的眼光充满羡慕,想起早些年时常挂念兄弟们缺吃少喝,不会享受生活,觉得是对自己的讽刺。
  哥们看到方浪了,在休息的时候,把方浪拉到队列前面,跟队员们介绍,你们看,我的哥们,我30多年前的少年武术班的队友,因为肩负重任不能坚持武术锻炼,如今成这样了,三高还兼带酒精肝脂肪肝,与我相比,反差明显。
  队列前的方浪,极其尴尬,想发作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哥们话锋一转说,方浪是我兄弟,不是什么处长,我很早就提醒过他要坚持锻炼,但是他身不由己。如今,他终于来了,请大家见证,明年的今天,我保证还他一个健康的身体。
  方浪这才幡然醒悟,带头鼓起掌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鬼坡
下一篇:65个电话号码
返回顶部